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棍與粉筆之間

2015/1/2 — 12:14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這句名言,在今天看來,更具特別意義。今天是2015年一月一日,香港這塊小地方,經歷過2014年的風風雨雨,79天的雨傘運動,一群學生和市民,為自由,為民主,被抹黑、恐嚇、拳打、腳踢、拘捕、扣押、控告。

我們熱愛的小城,出現了前所未見的撕裂;我們建立起來的良好警民關係,也因對峙的政治局面、劍拔弩張的狀態,造成武力衝突,引起流血事件,已再難修復。

廣告

警察們的警棍,已不再是用來對付強盜和罪犯。和平示威的學生和市民,也成為警棍下的受害者。警棍,就是代表著當權者的權力,就像村上春樹所說代表政府的那堵高牆,像「轟炸機、戰車、火箭與白磷彈」一樣,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被壓碎、燒焦、射殺」。

再看看一位十四歲女孩在牆上畫花的遭遇。 她,只有一枝粉筆,默默的在牆上繪花,表達愛自由、爭取民主、反抗不義的情操。卻被十四位警察圍困、威嚇、拘捕和扣押,若非市民團結起來的吶喊和支援,小女孩被折磨的苦難還會繼續下去。

廣告

想深一層,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一枝粉筆,這枝粉筆,在繪花,在寫字。畫出一朵朵自由的花,寫出一篇篇民主的訴求。這枝粉筆,要面對的是一條警棍。也許我們都是咎由自取,自願捨棄處於安穩的課室內,明知是脆弱無比的,也甘於面對警棍無情的毆打。

警棍是體制的一部份,本該保護我們,但現在它卻極速變異,開始對付我們,因為那是一個邪惡的體制,是一個「冷血、有效,系統化殘殺人」的體制。

我們可以選擇站在體制一邊,享受那有特權庇蔭的高牆內生活,是非黑白靠邊站,避過警棍的無情毆打。還是繼續反抗不義,縱使受苦,也為自由、為理想而活?

東施效顰,我會學習村上春樹,這樣說:

「在堅硬的警棍和脆弱的粉筆之間,我永遠會選擇站在粉筆那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