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權業已過大,辱警何須立法

2017/2/23 — 17:38

撐警晚會,超過三萬人出席,據聞,其中一項,為商討「辱警罪」立法。然而,從過往案例看出警權已過大,根本無需立法,而如果真的立法,後果不堪設想。

現時已有多條法例可供警察對付不喜歡者。例如非法集結內寫明的「令人合理地擔心」,非常主觀,現不止用於黑幫,示威者也不能倖免。該條例白紙黑字寫明「三人或以上」才構成該等罪行。警察過往曾有一宗經典案例,就是長毛「一個人集會」被捕。「一個人」如何「集會」?簡直超出條例和常人理解能力。但在眾目睽睽,傳媒拍攝下,警察做了。對立法會議員也敢濫權,吾等基層小市民,實難以想像。

另一條惡法,為「保護」兒童條例(編按:適用於 18 歲以下未成年人仕)。請回憶粉筆少女案件,當日警方把她押上法庭「理由」,為其家長「不能照顧」。公堂之上,法官最大,即使當天其監護人強調有足夠能力照顧,但法官就是把她先送往女童院。

廣告

是的,最終她因得到李柱銘大律師仗義,爭取到為其保釋,但沒有可能每個人也能得到這種級數的大律師義助。如果正常價錢請他出手,隨時過千萬律師費,不要說基層,即使中產,傾家蕩產也未必請得起。

政府的資源無窮無盡,小市民要打官司,只能找法援,兩方實力懸殊到極點,當然,有些 Duty Lawyer 非常厲害,可以替小市民洗脫嫌疑,但排期審訊上訴各樣,隨時一兩年才能完事,期間惶惶不可終日,應該已足夠嚇被告至出現情緒問題。

廣告

香港監禁率,十萬人中,才有 143 人,即千分一左右,九成九以上的人從未被判坐牢,大部分人沒有受過這種壓力,即使佔領爆發後,警隊滿意度跌至最低點,也達五成,因為大部分人一生未曾和警察交過手,甚至查身分證也沒有試過。

最後,如何足以「構成」侮辱,和「令人合理地擔心」,一樣可以很主觀。不要說「黑警」,吾等小市民,以「差佬」形容警察也很平常,但這兩個字,足以令全香港大部分警察覺得出言不遜。今天單單非法集結和保護兒童條例,已經可以令警察濫權,如立「辱警」,不堪設想。至於其他常濫用條例如不誠實使用電腦等亦可入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