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權的恐怖

2015/8/13 — 11:33

作者按:【利申︰支持依法辦事】

警權的恐怖,除了七警、延伸、濫捕、偽證、干擾監警會 …… 還在於鑽法律空子自創刑罰之權。

法治原則下,警察權力限於拘捕、調查、搜證,檢控權在律政司,判罪量刑權在法庭;櫂力分際不得混淆、不容僭越。此所以,香港絕不可能出現甚麼「行政處罰」、「行政羈留」。

廣告

在某些專欄作家、膠樽學者吶喊助威下,Solarpeak 下的警察,悄然將四十八小時拘留調查的權力,「善用」為實質監禁示威者的刑罰權;Uber 事件反映的,則是借「保釋金」為名而行的「變相罰款權」。

「非法載客取酬」的最高刑罰,就再犯而言,是罰款一萬及監禁六個月;「無第三保駕車」則是罰款一萬、監禁十二個月加停牌。明顯地,兩罪均是罰則較輕、以簡易程序處理的交通傳票罪行,絕無可能需要被告人拿出二十萬元作保釋。

廣告

誠然,沒有法例規定保釋金不可超過最高刑罰,而保釋金一般釐訂標準,除視乎案情外,被告潛逃可能也是考慮因素;但如此與案件性質和被告背景不相稱的保釋條款,根本已經超越確保被告準時報到歸柙的需要,而是具「壓迫」性質的變相「罰款」。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