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8/12 - 9:44

警權,一場恐怖的社會實驗

大家都有聽說過一句:權力令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令人絕對腐化。猛然醒覺其實現在香港的景況,正正代表着一種最原始最直接最無約束的權力,如果交給社會上一小撮人,有什麼的後果。

香港現在進行的,其實是一場非常恐怖的社會實驗。

香港並非一個民主政府,也不是國家實體沒有主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這個概念可算得上是中國人發明出來,政治概念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政府管治的實際正當性,我們現在知道只能來自於警察,以及中央政府駐港解放軍的武力。政府的管治在理論和實際上也並無人民由民主選舉授權。當政府管治和政策方針不能代表市民,並以強硬手腕推動具爭議的政策,市民根本無法在體制上有任何實質的反對權力,便會形成不同程度的反抗和鬥爭。人們的反對聲音若不能理順,終必不能用強硬手段壓制禁聲。

廣告

政府這一種修改規則的權力並無任何約束,而沒有約束的後果非常嚴重。只需看一看警察執行職務時,無約束無區別無後果的執法方式,以報復和不用負責的心理認為只要市民上街示威發生動亂時,任何程度和方式的武力都完全合情合理,那怕將對方打成傷殘,甚至「好」一點,直接打死也毫無問題。今天晚上居然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生打成永久傷殘,永遠失明。更甚的是,還居然有膽縱容黑社會傷害市民,元朗傷人事件到今晚已未有追究責任。

這一種最低級最原始的權力沒有制約時都能這樣,更不能想像獨裁政體那種系統化的權力沒有制約,會有多恐怖。

所以說,解放軍出不出動其實已經是過氣的討論,政府宣不宣布報戒嚴也非常過時。解放軍大可以混入警方組織,鄉親團體可以從內地招兵買馬,警察對於各種暴行視而不見又火上加油,親建制傳媒和各種民間組織不斷喧染和製造民意。這基本上已經是對市民說其實現在已經實施戒嚴。不動一兵一卒,便可以收到出動解放軍的作用。所以有時看內地人的各種缺乏人性和社會意識的舉動,都覺得有什麼的規則就有什麼的玩家,內地政府其實應該見怪不怪才是。

以人民互鬥,將人民雙方迫至底線,到時人民會如何反噬政府,無人能想像其恐怖和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