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反黑組警員否認警車內扯示威者頭髮吐口水 稱從來無見過警察打犯

2019/4/8 — 19:01

四名社運人士在 2014 年立法會反對新界東北撥款集會後被捕,報稱在警車被便衣警員毆打,四人向律政司及警務處處長索償合共逾 90 萬元一案,法庭今天傳召第二名當天押解被捕人士的反黑組警員作供。代表梁穎禮及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問警員曾否在警察小巴上掌摑示威者、將他們的撞向車窗、扯他們頭髮、打他們心口及向他們吐口水,警員一一否認,指自己「無做過、亦無見過」,並指自己做反黑組以來,從沒有見過警察打犯,警員使用的「每一次都是合理武力」。

這宗民事索償案今天繼續在區域法院審理,四名原告包括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成員黃永志、社運人士梁穎禮,以及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前助理周振宇。第二名出庭作證的警員為港島總區反三合會行動組探員許銳亮,案發當晚他負責押解被捕的周振宇。

警員指被捕人士要反抗 警車開燈與否無關係

廣告

他接受原告一方、代表周諾恆及黃永志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提問時,指四名原告在內的被捕人士在警車內「嘈」,有責任確保被捕人士安全及不會逃走。他確認當時警察小巴內沒有開燈,但認為有否開燈和被捕人士表現沒有關係,「佢要反抗都要反抗,開唔開燈無關係。」

代表梁穎禮及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其後向許銳亮作出多項涉及警車上發生事情的陳述,例如當被捕人士一上車,警員就拉上車窗簾、警員打了周諾恆一把掌、向他吐口水、把周諾恆的頭撞向車窗等等,許銳亮都以「我不知道」、「我不在場」和「我無見過」回應。

廣告

許銳亮回答問題亦非常小心,例如石書銘問他,周振宇被捕時是否平靜和合作,他回答「可能平靜、可能合作」但石書銘不滿其答案,指出如果周振宇不合作,「你一定有留意」他回應「對」,但許銳亮只表示周振宇無反抗,經過幾翻糾纏,他終於承認周振宇沒有反抗是「可以咁講」。

不清楚警車上的人是否已被拘捕

及後石書銘指出當四人被捕帶上警車前,已有一名示威者被拘捕拉上警車。但許銳亮指那些是被羈留人士,「當係被拘捕」石書銘聞言不滿,認為是否被捕,應該非常清晰,「如果唔係你有什麼權力拘留這些人?」但許銳亮強調「我唔清楚係咪」。

他形容車上情況混亂,但承認當時警車上司機有 9 名警力,足以控制車內5名被捕人士。許銳亮亦指他拘捕的周振宇,在警車內有叫口號。

石書銘其後又問加入警隊14年的許銳亮,有無見過同僚打犯,或者在被捕人士不合作時「打犯」,許銳亮指無見過亦未做過,石書銘再問他警方控制這些不合作的被捕人士所使用的武力是否一定是「合理武力」許銳亮答「每一次(都是)」。

女沙展無追問周諾恆傷勢:只不過係擦損咗

法院其後亦傳召案發時隸屬港島總區重案組女警長盧秀麗作供。她在案發當天負責拘捕周諾恆,亦陪同周坐警車到香港仔警署。她作供時承認,到達警署後在訓示室見到周諾恆面部有傷,有問周諾恆要不要睇醫生,周諾恆說不用。她指周諾恆的傷「唔係滴哂血......只不過係擦損咗」,所以沒有追問他是否要醫治。

她否認案中四名原告有被人掌摑或拳打腳踢,指自己做警察20年來無見過、無聽過有警察打犯,「我唔知你講真定講假」她和許銳亮一樣,指警察所使用的武力,必然是合理的武力。

不過她承認,自己在案發前一日,2014 年 6 月 13 日早上 8:25 分已當更,拘捕反東北示威者時為 14 日約凌晨 3 時許,已當更超過16 小時,而警員本來的當更鐘數為 9 小時 36 分鐘。她承認覺得周諾恆在現場批評警方的說話不公道,並阻礙到警方行動,但不認同石書銘指,警員會覺得這些主持是「搞事」,「又唔可以話係搞事,作為專業警員,我們會專重他們的言論自由。」盧秀麗以「無奈」形容警員要超時面對清場,但不會把不滿發洩在示威者身上,「我們是專業,我們會克制。」

盧秀麗提供的書面供詞為一份陳述書,並不是她親自撰寫或他人筆錄。她指有人給她一份陳述書,她同意內容就簽名,並不知陳述書由誰執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