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反黑警否認「撳低」張超雄助理 稱只是「一齊踎低」

2019/4/11 — 14:58

警員陳培堅

警員陳培堅

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社民連成員黃永志、社運人士梁穎禮及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助理周振宇,在 14 年 6 月反新界東北示威被捕後,報稱在警車上被警員毆打,4人向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索償共約90萬元,案件今早在區域法院第 8 天聆訊。反黑組探員陳培堅否認在車上毆打周振宇,又指在立法會示威區制服周振宇時,不是「撳低」他,而是「控制他的手和膊頭,大家一齊踎低咗。」代表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亦透露索償一方案情,指周振宇在警車內有被搜出註冊社工證,被警員指「好人好者為何群埋黑社會?你知唔知他們有紋身?」

作供的偵緝警員陳培堅,案發時任職港島總區反三合會行動組第一隊,負責拘捕周振宇。他上庭時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暫委法官李紹豪要求他宣誓,他答了一句「Yes Sir」。

代表周諾恆及黃永志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其後問他當把周振宇帶上警車時,車內是否沒有開燈?陳培堅在庭上供稱:「車箱一直好暗,唔係完全漆黑,車頭玻璃有光線入到來。」

廣告

再有警員的庭上證供與陳述書有出入

駱應淦隨即向他指出,在他的證人陳述書,對車內情況的描寫是,「......車箱當時黑暗,看不見各人的面貌,他們不時大叫口號。」他又指車內有被捕人士不合作,拒絕坐下,自己只在短時間內回望該名被捕人士,「不確定有幾多名警員控制他」代表梁穎禮及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問他,有無見到人用武力?他答「見到隔離(警員)有控制佢隻手」,至於用什麼方式,他指自己不能確認,只表示「見到佢隻手舉起咗、即刻畀人撳低咗。」

廣告

石書銘其後問他有無見到同僚面部有受傷,他表示看不見。石書銘其後向他指出索償一方的案情,即周諾恆一上車後被警員毆打、襲擊位置包括心口等等,陳培堅都表示「不同意」。

陳培堅後來又問及拘捕周振宇過程,石書銘指陳在立法會示威區內撳低周振宇,陳培堅否認,「唔可以話撳低佢」,他解釋當時是「控制他的手和膊頭,大家一齊踎低咗。」石書銘追問他這個行為是怎樣形容?陳培堅兩度表示「我係控制」、「我咪話控制佢」。陳培堅認同,押解周振宇上警車期間,周振宇「無掙札、無反抗」但他堅稱周振宇上警車後有嗌口號,他用雙手將周振宇「撳低」。

反黑警員指周震宇站起 發出無意義聲音

他又指周振宇在警車時不合作,站起並叫喊。陳培堅形容周的叫聲是「無意義的句子」,只是發出聲響。陳培堅指自己這時即時叫他「坐返低!坐返低!」

石書銘向他指出索償一方案情,包括陳培堅有在車內毆打周振宇,在周振宇下車時替他拿背囊後,要求周振宇講「THANK YOU SIR」,陳培堅一概否認。

另外警務處一方亦在早上聆訊時,傳召時任港島總區重案組 2B 隊高級警員何敬棠作供。何敬棠指自己接受上司、總督察胡家欣訓示時,知悉他們要拘捕在示威區鐵馬圈內人士,而他自己則被指派為唯一拘捕梁穎禮的警員。

他指自己走到梁穎禮身旁時,有人拉住梁穎禮,他亦拉住梁穎禮,「其實佢(指梁穎禮)亦都想離開,我協助佢咁啦,佢都想離開。」何敬棠又指期間有表明警察身份,「我表明身份,我係警察,你出咗人群先啦。」何敬棠指梁穎禮當時表示自己都想離開,「但我都離開唔到」。

高級警員跌委任證 錯過案發小巴

最終梁穎禮被軍裝警員抬走,何敬棠指自己有向軍裝同事表示「呢個係拉嘅!」但他承認無從得知軍裝警員是否聽到。由於被捕人士是否獲悉自己被捕屬案中關鍵,石書銘問何敬棠,既然他是唯一遞捕人員(Arresting Officer),應該無軍裝警員、或警車內其他便衣警員,向梁穎禮宣佈他已被拘捕,何敬棠答「我唔知」。

梁穎禮被軍裝警員抬走,圖片來源:社民連片段截圖

梁穎禮被軍裝警員抬走,圖片來源:社民連片段截圖

至於他自己則是在梁穎禮去到香港仔警署,才向他宣佈拘捕。 原因是他在拘捕梁穎禮期間,感到不適,所以離開了人群。

他在人群外時,發覺委任證不見了,所以沒有尾隨梁穎禮上警車,「睇吓沿路或最擠迫的地方會唔會有( 我的委任證),後來有位女同事幫我攞返。」這時他再到警車上車位置,但發現載有梁穎禮的警車已經開出,他唯有乘坐下一班警車到香港仔警署。

本案所有證人已作供完畢,法官將案件押後到復活節公眾假期後,即本月23日下午結案陳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