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張超雄前助理一上警車就被打 「一開車門就唔打」

2019/4/3 — 18:20

包括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社民連成員黃永志、社運人士梁穎禮,以及註冊社工周振宇,在 2014 年 6 月 13 日參加在立法會外示威區的反新界東北集會後,被警方拘捕,四人指控警員在警車內毆打及襲擊他們,向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索償近 90 萬元。原告一方今天下午傳召最後一名受襲者周振宇作供,他指自己是第一個登上警察小巴,車門一關上,就有警員打他;到警員再開門讓其他被捕人士上車時就停手,他被打位置包括心口、背脊及面部。周振宇在庭上清楚數出被警員用拳頭打心口附近,「每次約五拳、大概四次。」

周振宇在庭外向《立場新聞》表示,由於現時工作「離開政界太遠」,不欲上鏡;在開審當天他亦沒有站在其他三名原告一起,讓傳媒拍照。周振宇在案發時為張超雄的議員助理,一直做到 2016 年 3 月離職。他憶及事發當天他有掛上張超雄議員辦事處的職員證,以議員助理身份,留在示威區的鐵馬範圍內,幫忙看管物資及傳遞訊息。

代表警務處處長的大律師周凱靈一度問他當時是否工作中,以及有否因為被捕後而加班,周振宇指在答這問題前,沒有想過向議員辦事處索償,亦認為因為是警察打他令他受傷,所以向警方索償。

廣告

被捕時有表明議助身份 掛有職員證

他作供時續指,因為警員接近他身邊時,自己正使用電話,沒有留意其他三名原告黃永志、周諾恆及梁穎禮如何離開被鐵馬包圍的示威區。而自己被捕時有表明議員助理身份。

廣告

周振宇憶及,自己很早就被送上警察小巴,而一上車他和另一名被捕人士已被打。他指上車時警察小巴原本有燈,但他上車後燈就熄了,自己就被打,後來「有人叫開門,一開門就唔打。」他指開門是為讓其他被捕人士上車。

周凱靈其後問他在警車上聽到甚麼,周振宇問主審法官李紹豪可否照講,法官聞言即說:「批准。」

周振宇指聽到警員講:「X你老母、仆街、冚家剷」又問被捕人士是否黑社會。他表示由上警車到車程,沒有聽到有人嗌口號,而他聽到有人被打時,自己亦有時被打。

周凱靈問他有無嘗試企起身,以及是因為他站起來,警員才按下他、脫下他的背囊以及鎖上手扣。周振宇不同意,只同意自己是上車後被鎖上手扣。他又清楚指出在車上,看見周諾恆被人扯頭髮,並被警員以直拳打中太陽穴,當時周諾恆是坐在位上,而打人的警員則是站在車中。

清楚看見周諾恆被警員直拳打太陽穴

周振宇指他事後心口、背脊及面部都感到痛楚,是被警員用拳頭打心口附近,「每次約五拳、大概四次」周凱靈問他即被打約 20下,他同意。

周振宇翌日早上獲准保釋,後來他在律師建議下見精神科醫生關家力,其他三名原告亦有接受關家力的治療及診斷。他指自己在事後「見到警察都驚同怯」,會令他回想被毆事件,而做議員助理難免會和警察接觸,所以他一度離職,其後才復職。

四名原告中,周振宇索償額最高,超過 28 萬元,包括因為事件引致離職的 6 個月薪金逾 7 萬元。

原告一方已傳召四名出庭作供,尚餘四人為精神科醫學報告的精神科醫生關家力,會在下周一出庭。答辯人一方明天會傳召拘捕原告的偵緝警員作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