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梁穎禮:曾勸警別打人反被打 遭手踭批太陽穴

2019/4/3 — 15:10

四名社運人士於 2014 年參與反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期間,被捕後於警車內懷疑遭警察打傷,向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索償逾 90 萬案,今天繼續聆訊。四名原告中、唯一因為當天示威行動而被檢控,成為「東北十三子」之一的梁穎禮,今天在法庭上講述自己在警車上被毆打經過,他指自己原本勸警察不要打人,但結果反警察打後尾枕及額頭,用後勾拳打他臉部,又打心口、扯頭髮,以及用手踭「批」他的「魂精」(即太陽穴),令他頭部撞向車窗。

案件今天在區域法院續審,梁穎禮延續昨天接受代表他的大律師石書銘,就呈堂影片的補充主問。影片顯示他在示威期間和數名其他示威者一起翻越鐵馬,隨即有便衣警員及軍裝警員擁向這些示威者,並把他們壓向立法會示威區外一條柱邊。

片段所見,一名戴眼鏡便衣男子向梁穎禮說話,要求跟他走,梁穎禮指「我不清楚,你是什麼意思?」梁又指這男子是第二名向他表示要跟他們走的人,男子身上沒有「職員證」(按:委任證),但從對方的態度和語氣,相信他是警務人員。

廣告

其後,影片所見在另一名示威者周諾恆在警員用手臂從後箍頸制服時,梁穎禮亦被三名便衣人員制服。警員指向另一方向,示意那邊很多人,他不能走。最終梁穎禮仍被警察抬走,他表示警員在警車前把他放下,然後著他自己走上警察小巴。

梁穎禮繼續憶述,他獨自走上警察小巴,隨即行到車尾,叫警察不要打車尾的人,但結果自己亦被打,「我勸兩個警察唔好打人,兩個警察把我推向車中間再打,我耷低個頭,兩隻手放後尾。」他憶及警察叫他不要望,期間打他的後尾枕及額頭,用後勾拳打他臉部,又打他心口、扯頭髮,以及用手踭「批」他的「魂精」(即太陽穴),令他頭部撞向車窗。

廣告

此前周諾恆作證時,亦指曾目睹有人被警察打頭,令頭部撞向車窗。

梁穎禮:警員打到攰就停

代表警務處處長的大律師周凱靈問梁穎禮是否記得被打了多久,以及開車後有否被打,梁穎禮指自己「太驚、太慌張,記唔到喺幾耐。」他又指打他的多過一個人,但因為長期耷低頭,最多只望警員的腳部。而開車後自己亦有間斷被毆打,感覺警員「打到佢哋攰就停」。

周凱靈之後向梁穎禮指出,其實他在上車後無被毆打,梁穎禮即時答道:「千祈唔好咁樣講,我係有連續被打。」

梁穎禮是四名原告中,唯一一人事後被檢控,在高院原審時被判120小時社會服務令,但後來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13星期,再經終審法院推翻刑期即時釋放。他承認參加示威行動,亦有參與其後的衝擊立法會行動,但無用竹支撬門,只是拍打立法會玻璃門及吶喊。

警方在警署向他表示以非法集會罪名拘捕他,但他最後被控「妨礙執行職務的立法會人員」罪,梁穎禮指自己當時擔心,「唔知會唔會畀人打多鑊,所以佢要我(簽乜)都簽。」

梁穎禮完成作供,輪到最後一名作證的原告周振宇。他指周諾恆因為用咪時間較多,相信他是主持,但他相信任何人若有分享,可隨時向群眾發表,「都可以揸咪講。」他在觀看自己被帶上警察小巴前,小巴是「車頂有燈開咗、車廂內有少少燈、窗廉是開的。」

下午他會繼續作供,詳述自己被毆過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