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涉案七警開始作供 陳偉豪:記憶中無人打過人 坐政府車落簾防拍照離法庭

2019/4/4 — 22:15

資料圖片:黃永志 2014 年 6 月反新界東北撥款被警方帶走,作供警員陳偉豪當日負責拘捕黃永志(社民連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黃永志 2014 年 6 月反新界東北撥款被警方帶走,作供警員陳偉豪當日負責拘捕黃永志(社民連片段截圖)

2014年6月反新界東北撥款的示威者懷疑在被捕後,在警車上被毆打,4 名社運人士向警務處及律政司索償合共約 90 萬元一案,共有 7 名警員將會作供,他們都是有份在當天執行拘捕行動,亦被指在警車上毆打最少 4 名社運人士。「七警」中第一名警員先作供,負責拘捕社民連成員黃永志的偵緝警員陳偉豪指,在警車上沒有聽到有警員講粗口、打人、訓示被捕人士要耷低頭,還指對被捕人士「望咩我無所謂」。警員作供完畢後,乘坐一架拉上窗廉的七人車離開,而該七人房車為政府車輛,獲法例豁免在行車時可物料遮擋車窗。

涉及毆打指控的偵緝警員,編號 DPC 5101,2005年加入警隊,去年3 月晉升為偵緝警長,案發時駐守港島總區重案組 2B 隊。他接受代表黃永志及周諾恆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主問時指,自己在案發時已入職 9 年,過往亦曾在大型群眾集會中進行拘捕,有一定經驗。

處理案件三名不同職級警員 全已升職

廣告

他憶及在6月13日當天,其上司港島總區重案組 2B 隊主管、督察周學賢向他和隊員訓示,當天在立法會集會負責到現場協助維持集會進行,如有特別事情,可能有其他指示。他亦指上司給予他手提錄影機,並收到進一步指示,如果有違法行為,可以拍攝相關情況。

到 14 日,另一名上司、總督察胡家欣向他作出另一項訓示,指現場有示威人士在立法會保安作出勸喻示威者離開時,用咪蓋過立法會保安的聲浪,已構成妨礙立法會人員罪,需要拘捕這些人士。

廣告

其後,駱應淦引用部份警員拍攝的片段,問陳偉豪當時氣氛,陳形容當警員抬走部份坐在地上的示威人士時,「示威人士情緒都是高漲,不過是比較受控制。」其後影片顯示黃永志及周諾恆跨越鐵馬,走向正在被警方抬走的人群堆,警員亦一舉衝入原本由鐵馬圍封的示威區,並把周諾恆、黃永志及梁穎禮等團團圍住。

陳偉豪指,相信同僚是等候胡家欣總督察指示才拉人,「......前面警員喺個缺口位衝入去,之後拉人......」而他當時已銷定黃永志為目標,「我眼中得黃永志。」

駱應淦之後問他,黃永志走向大量警察一方,似乎想和被抬走示威者在一起,無逃走意圖。陳偉豪回應指,「你話佢有無講逃走,我唔敢講......我會覺得佢有逃走係其中一個可能性。」

指自己無手一路拍攝 一路拉人

他其後把黃永志帶上警車,送到香港仔警署。駱應淦問他,會否覺得在警車上又無記者、又無紀錄,一旦被捕人士指控被警員毆打,對警員較為不利,陳偉豪回應指,「好多時(被捕人士)會話畀警察虐待、毆打,如果佢咁講,我控制唔到佢。」不過最終他都承認,這期間是較易受批評,「機會係比一般多,但無得一概而論。」

陳偉豪的身上有錄影機,但他指攝錄機在背包,「我真係無手仲一路拍攝、一路拘捕。」又指即使在處理其他類型案件時,同事也鮮有攝錄。

駱應淦之後提出大量指控,詢問他是否承認曾發生,陳偉豪都一概否認,例如問他有沒捉住黃永志手同膊頭時,他只承認有捉手,至於膊頭,他就指「離開時好似有做過,但我不肯定。」另外又問陳偉豪「黃永志同你講過唔會走?」他只表示「我唔肯定」。但他承認拘捕黃永志時沒有向對方說因何罪作拘捕,只講了「(在人群時)我係拉你,出去再講。」但從社民連拍攝到當天片段,見到黃永志表現非常平靜、陳偉豪亦有拍其膊頭。

陳偉豪之後作供時表示,記得警車無開燈,但不肯定部份窗廉拉上,駱應淦問他是否有女警拉上窗廉,他說不肯定車上有女同僚,所以不同意有女警拉窗廉。他又否認有叫被捕人士「耷低頭」,指「佢望咩我無所謂」。又指坐在黃永志前面的就是他自己,所以否認黃永志被人打。

指周諾恆不肯帶安全帶 雙方有「拗撬」 

陳偉豪又否認警車閂門後,被捕人士就被打,「完全唔同意,亦都見唔到」他唯一承認是由於周諾恆不肯帶安全帶,所以發生「拗撬」,「大家都有大聲講嘢......係比較大聲,但粗言穢語我係聽唔到。」駱應淦又問他有無講過「唔好咁多事、醒定啲」更不同意黃永志曾被打,「我記憶之中無人打過人。」他亦不同意自己有要求過黃永志關掉手機,又或問他有無案底。

駱應淦主問完畢後,到代表梁穎禮及周振宇的大律師石書銘覆問。石書銘問車上還有其他警員,是來自警隊哪個部門,陳偉豪指除自己是港島總區重案組 2B 隊外,其餘約 4 名警員相信是來自港島總區反三合會行動組。

石書銘其後問陳偉豪事後有沒有和同僚討論14日凌晨清場行動的細節,陳偉豪非常小心,先是表示「返到寫字樓都無乜討論」,但其後改口:「有講返,睇下討論啲乜」,到最後承認「言談間都有講過發生咩事」。雙方就此拉据數分鐘,石書銘其後稱,「警員,你咁驚做咩,做咩咁小心?」陳偉豪解釋,傾談是「係有啲嘢傾一傾,唔一定有個結果出到來。」但討論是應有結論。

不承認「討論」警車發生事情 石書銘:你咁驚做乜?

石書銘接著想問陳偉豪何時再返工,以及傾談警車內發生的事,陳偉豪指拘捕黃永志當天下午已要返工,處理一宗涉及立法會停車場內,有人堵塞不讓人離開的案件,需要當更 8 至 9 小時。石書銘再問他 15、16、17日有沒有返工,他全答「唔記得」,要翻查紀錄。

黃永志被帶上警車時,車上沒有開燈,石書銘問陳偉豪原因,他答:「我唔清楚」,指主要「視乎車長有無開燈」;又指沒有收到指示把周諾恆、黃永志及梁穎禮放在同一部警察小巴,他認為只是巧合。陳偉豪又回應代表警務處處長的大律師周凱靈的簡短提問,指自己在拘捕黃永志當天,已把拘捕過程寫在自己的「警察記事冊」中,另外在黃永志等人被帶返警署後,在警署一樓為四名原告作筆錄,即落口供。

陳偉豪作供完畢後,在周凱靈法律團隊陪同下,在灣仔政府大樓地庫登上一部 MV 2367 的七人車離開,七人車側車窗全拉上窗廉。據運輸署登記,該車牌屬「登記號碼已預留政府使用」。

上司曾涉沒有出示委任證拉人

案件下周一續審。

值得一提是陳偉豪的上司周學賢,在反新界東北撥款時在立法會示威區內拘捕一名襲擊他的示威者,期間沒有出示委任證,直到雙方糾纏,有第三名示威者被周學賢拉跌後,他才出示自己的委任證,整個過程被網民拍下,周學賢現時為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D2隊主管總督察。

至於另一名當天有給他訓示的時任總督察胡家欣,現為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司(行動),去年曾為連串巴士被放置針支的案件,向傳媒作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