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車暗角】被指箍周諾恆頸 警員稱只是搭膊頭 否認要求周清洗面部傷痕

2019/4/9 — 19:47

資料圖片:周諾恆被警方帶走(社民連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周諾恆被警方帶走(社民連片段截圖)

包括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社民連成員黃永志、社運人士梁穎禮,以及註冊社工周振宇,指控警方在2014年6月14日反新界東北示威集會後,在警車上將他們拳打腳踢,造成身體受傷及心靈受創,四人向警務處處長及律政司司長索償近 90 萬元,案件今天下午續審。代表周諾恆及黃永誌的大律師林凱依指,偵緝警員許可德一接觸周,就向他施以箍頸,是不合理武力。但警員辯稱那個動作不是箍頸,「是用右手疊住周諾恆的左邊膊頭」,他承認有用力。

由於周諾恆及黃永志另一名代表律師,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需要代表社民連另一位副主席黃浩銘,出席佔中九子案的判決,所以主問的部分由法律團隊另一名大律師林凱依負責。

作供的偵緝警員許可德,現時已升任為偵緝警長,案發當天,他駐守在港島總區刑事總部重案組2B隊。

廣告

警員指周諾恆有逃走機會

許可德憶及2014年6月14日凌晨時,他受上級訓示拘捕鐵馬內示威者,他負責協助拘捕周諾恆。他指自己和周相隔5米時,周望到他,當時周正坐在鐵馬上,一隻腳在外,一隻腳在內,他指周見到他時,雙腳都轉向鐵馬外,他認為周準備逃走。

廣告

法院其後播出影片,顯示周諾恆坐在鐵馬上,面向一大群躺在地上、等待準備待抬走的示威者。其後周落地,站在鐵馬外用咪叫「警察,而家示威者好冷靜,準備面對自己後果,並不是你們所說混亂。」說罷,他返回鐵馬內。

不過許可德表示,他拘捕周諾恆時,覺得周有逃走風險,所以用右手用力踏著周的左膊頭。林凱依向他指出,他向周諾恆箍頸,許可德否認。

他又表示當場向周諾恆表示,「我係警察,而家拉你,唔好走。」不過這句許可德認同是重要的說話,在他的警察記事冊、警察供詞(POL 154表格),和涉及今次民事訴訟的證人供詞,都沒有提及。

三份重要文件都沒提向周諾恆表示拘捕

許可德指,涉及今次民事訴訟的供詞 陳述書由政府律師起草,並由港島總區重案組3B隊主管著他們看過及明白內容後簽署。 證據顯示,許可德是在2016年9月1日,和同隊兩名警員同一天簽署。

他又指,自己不是周諾恆的遞捕人員(Arresting Officer) 所以沒有寫到這句說話。林凱依解釋,如果警員有向周諾恆表示拘捕,周若不從便是拒捕,所以警員一定會記得表達拘捕的時間。其後的證據及文件顯示,同許可德同隊的女警盧秀麗,在警車時向周諾恆表示拘捕及作警誡。

影片其後再向前播,顯示周諾恆返回鐵馬頂部嗌咪,「大家小心衡量係咪要佢抬你」,他甚至大叫「四個啦!」相信是著警方安排四名警員抬走不願離開的示威者。

到大約凌晨3時22分,許可德衝入鐵馬圈內制服周諾恆,他再次否認動作是箍頸,形容是「攬住佢既上半身」,直至他離開呢個鐵馬圈。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做動作,指自己右手「打橫擺咗」,搭在周諾恆的左邊膊頭,期間有用輕微的力,歷時超過10秒。

林凱依向他指出,現場有很多警員,周諾恆是不可能逃跑,又指周諾恆很冷靜,而且是自己步行,表現合作。

聆訊揭警員在廁所要求周諾恆洗淨傷口

許可得不同意,認為周雖然是自己行,但不合作,例如感覺他行得好慢,又不認同周很冷靜,指周諾恆上警車前曾喊了一句口號。

許可得又同意,自己有責任保障被捕者安全,而且他也很留意周的一舉一動。許可德𠄘認,在立法會押送前,周諾恆沒有傷痕;在警車押解途中亦無發現有傷勢。至於在車上有無發現周諾恆有傷勢, 以及抵達警署後在拘留中心,有沒有發現傷痕,許可德都指「無留意」。 至於為何再發現周樂恆有傷,卻沒有帶他就醫, 許可德和昨天作供的女警長盧秀麗說法一致,指周諾恆說不用看醫生,「佢話唔駛我就無追問」。

林凱依其後向許可德指出,周諾恆在警車被打、掌摑、吐口水、扯頭髮,令面上有傷痕。他被帶到訓示室後,被警員帶去洗手間,有警員給周諾恆一支香煙,要求周諾恆洗乾淨塊面,否則「唔駛旨意走」。 作為看管周諾恆的警員,許可德一概否認。

聆訊明天會進入第七日。值得一提的是,至今共有 4 名警員作供,他們加入警隊的年份都不同,但 4 人中已有 3 名警員,在 2014 年後已晉升為警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