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內部文化及重拾社運焦點

2019/7/1 — 17:10

資料圖片:612 警察清場,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資料圖片:612 警察清場,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筆者未曾當過警察,但在廉署這個紀律部隊內工作過幾年,也駐過負責調查警察貪污案件的 A 組,與熟悉警隊文化的前輩交流過。希望在此分享一下我作為旁觀者對警隊文化的一些觀察與看法,希望有助參與社運的人士作出更好的計劃及行動。

紀律部隊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工作,主因有二:他們的工作牽涉對公眾行使公權力,所以需要培養紀律以免濫用權力;及他們的工作涉及一定的危險性,所以需要紀律來減低每位紀律人員的危險。

紀律的簡單定義為「下屬絕對服從上司」,當中包括法律,管理層訂下的常規,以及上司就每個獨立個案的決定。由於紀律部隊的工作牽涉法律責任及安全後果這些原則性很重的事,管理層依靠不斷累積及檢討經驗及案例完善決策機制,再慢慢將之內化成一種文化。

廣告

這解釋了為何紀律部隊的文化都具有強烈的服從性及團結性,而這更進一步反映在其晉升制度內。能獲晉升機會的隊員必然是在嚴格遵守內部紀律,按既定原則做決定,獲下屬擁戴這些框架內最能做出成績的人。

以上種種,做成紀律部隊內上命下行的操作。下屬嚴格遵守上司的指令既能保護自身安全,也能免於問責。這種「上司永遠是對的」思維慢慢會潛移默化地建立一種 self righteous、「自我認同」的文化。這種文化在平時是沒有問題,甚至是必須的。

廣告

這種文化筆者有切身體會。當年廉署搜查八大報館,筆者親身參與。這件事引起社會極大風波,廉署承受極大壓力。但廉署內部非常一致地認同管理層的決定,原因是內部認為關鍵證人是因為生命可能受威脅故此才進入證人保護計劃,而其指證的人是巨企高層,可調用龐大資源保護自己。所以證人面對非常實在的威脅。在人命安全與新聞自由之間比較,廉署選擇了站在保護人命安全一邊。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紀律部隊領導引用的理據,內部如何視之為正道,冠冕堂皇。即使離開多年,筆者當年在這個背景這個文化底下,依然認為當年上司這個決定是合理的,即使這與主流社會意見嚴重相抵。

這證明,紀律部隊這種「自我認同」的文化在處理日常事情絕對合理,但一旦要用來處理敏感、政治,甚至是群眾事件,將會引起何樣的風波。

所以在這樣的背景底下,當權者認為警方可依靠自我調查,自我檢討,自我調整的機制來解決警民矛盾,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套用曾偉雄的金句:「你們沒有錯!」 他們已經衍生出一種 siege mentality,內部高度團結一致。

更甚是,社會根本不可能沒有警隊。即使有一天社會真的變天,換了當權者換了領導,我們還是必須保留大部份的前線警務人員,維持每日的治安。這種圍城行動必會引起其他社會人士的「援兵心態」,反而令警隊管理層轉趨低調,讓其他社會人士扛起承受壓力以及出頭的擔子。這在昨日的撐警集會可見一斑。社運對警隊施加的壓力馬上被抵銷於無形。

社運越是針對前線警員,越是針對整個警隊,警隊及其周邊的援兵同仇敵愾的心態越強烈。而可悲的是,這些援兵往往是當權者權力穩定的直接或間接得益者。

如何讓當權者正視急速惡化的警民關係,同時抽出警隊內的濫權份子,將會是社運的另一個巨大任務。

但筆者的結論是,針對前線警員以及整個警隊的行為絕對難以成功。但紀律部隊人員都明白 “the buck stops here”,似乎大家應該將焦點落在警隊管理層以及當權者身上成功機會更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