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員佐級協會誤解了法治及人權

2019/6/26 — 15:03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警察員佐級協會影片截圖)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警察員佐級協會影片截圖)

有關警隊員佐級協會在醫院執法權責上對 82 位特首選委(編按:包括醫學界、衛生服務界及法律界)聯署回信

1. 「使用資料原則中,防止及偵察罪案的目的是獲條例豁免規限。」

豁免取用資料,不代表可採取任何手段,包括在醫院內作出妨擾行為。以權限豁免之名去正當化偵察手段,是偷換概念。在有關人權的爭議中,任何可能侵犯人權的手段,都必須受相稱性原則規範。

廣告

2. 「根據香港法例,當發現罪犯,警察便須使用一切必需的辦法,以執行逮捕。而索取病人資料,正是辦法之一。」

私隱專員已明言,警察必須且有責任解釋為何其偵察辦法是「必需」。索取病人資料亦必須向醫院提供足夠資訊,醫院有權審視情況是否合乎規定。警察權力在法例上仍會受到各方制衡,警察不是法律。

廣告

3. 「保障個人私隱與追緝刑事犯罪者之間應有輕重先後之分……若所有罪犯以保護私隱為由不向警方提供資料,香港豈不成為罪犯天堂。」

任何疑犯未定罪前,都必須受公平審訊保障,而他們亦有緘默權不向警方提供資料。普通法下的無罪推定原則,更是保障香港市民在未定罪前不會受到罪犯對待。罪犯天堂四字,顯示了表達者對法治的無知。

4. 「常人很難理解為何罪犯因害怕被捕而不敢去醫院求醫,責任竟是在於警方的努力執法。」

必須重申,任何人未被定罪前均不是罪犯;他們都是香港市民。姑勿論他們曾否干犯罪行,警方的搜捕行動本身就會對常人有阻嚇作用,常人很難理解為何執法人員的角色功能,警隊代表竟然毫無自知之明。

5. 「罪犯不敢求醫,又竟會對公眾健康構成危險?難道在他們眼中的公眾都是罪犯,或是所有罪犯都患有高度傳染病?」

最後重申,任何人未被定罪前均不是罪犯;即使某人曾干犯罪行,在人權法保護下他仍有獲得醫療服務的權利。造成任何人不敢求醫的舉動,都有涉嫌侵犯人權之嫌。當一般人因畏懼被誤當疑犯,而延遲甚至拒絕求醫,在公共衛生層面自然產生公眾健康問題。原因跟罪犯及傳染病無關;純粹只是出於警方行動為市民求醫添上不成比例的代價。

6.「他們指責警方在醫院拘捕罪犯,這是不負責任地妄顧公眾安全。」

各選委不是指責警方在醫院拘捕罪犯的行為,是指責警方在醫院隨意搜証以致違反私隱權及程序公義的行為。任何理智的常人,也會相信醫護人員願意為公眾安全負責,在有需要時他們自然會尋求警方協助。

7. 「聲明促請警務人員不應滋擾醫護人員或妨礙救護工作,並在調查案件的過程中,顧及傷病者安全……這是很嚴重的指控……請提交証據……若然只是子虛烏有……請發出聲明人士還公眾一個交代,並向香港三萬名警察致歉。」

按基本語理邏輯,一份聲明促請任何人不應作任何行為,可以是出於假設性的要求,不代表是一種指控亦沒有必要提交証據。正如警方懇請醫管局撤銷醫院警崗服務,不代表指控醫管局撤銷服務,或有証據顯示醫管局撤銷服務。

8. 「為何他們要求警察不對醫院病人執法?這不是政治立場還會是甚麼呢?」

警察不應對病人執法是出於道德良知;因為生命及健康遠比偵查罪案重要。若考慮緩急輕重,查案可等治療結束;但生命健康失去了則連查案也受影響。這是常人也明白的倫理邏輯,與政治立場無尤。

 

筆者是教育界選委、港大人權法碩士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