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已成為香港社會的威脅

2019/7/31 — 16:08

【文:陳小熊(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被特區政府動員出來保家衛港。)】

7 月 21 日元朗血腥襲擊事件後,警察以外的紀律部隊,以至多個政府部門的公務員紛紛表態,要求政府正面回應市民「五大訴求」,同時表達對警隊在元朗事件中執法不力的憤慨。甚至被稱為政府骨幹的行政主任(EO)及政務主任(AO)亦加入匿名聯署,實屬罕見。7 月 26 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召開記者會,內容毫無突破。不過相對於特首林鄭月娥的回應,張建宗算是講了幾句「人話」。他表示尊重公務員對《逃犯條例》風波及元朗襲擊事件的關注。此外,他引述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指警方的處理手法與市民期望有落差,並表示願意向受傷市民致歉。張的道歉,隨即引來警方的抗議。網上流傳一系列警察委任證背面及肩徽的照片,批評張建宗不能代表警隊。當中包括一名展示「三粒花」肩徽的總督察更表示「支持白衫中華兒女」。令人震驚的是,這些並非個別警員的聲音,警察員佐級協會亦立即發出公開信,嚴厲譴責張建宗,並要求其「退位讓賢」。然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並沒就警隊的紀律問作出回應,這不單默許有關警員的違規行為,更發出警隊已脅持香港政府的警號。

7 月 21 日元朗襲擊事件盧偉聰仍未就記者及市民的提問公開交代。為何元朗警區沒有因應區議員提供的情報作出相應部署?為何警員在接獲大批市民求助時,要花上 39 分鐘才能到達現場?為何警員深夜在南邊圍村調查時沒有當場拘捕集體持械的白衣人士?元朗襲擊事件全城恐慌,不少市民都在懷疑警隊縱容及包庇兇徒。難道香港政府仍要高度讚揚當天警隊的表現?警員高調的匿名抗議,有大律師提出有關做法違反《警察通例》第 6 章第 22 條「警務人員不可發出匿名信件,此舉可被視為有損警隊良好秩序及紀律的行為。」另外,防暴警員在近月執勤時配戴委任證,拒絕按《警察通例》第 20 章 14(2) 條的要求向市民出示委任證。面對警員集體及有系統的知法犯法,盧偉聰沒有整頓警隊。甚至警隊向張建宗發難,盧偉聰同樣坐視不理。香港市民不禁要問,現在有誰可制約警察的權力?目前到底誰在管治香港?

廣告

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政治危機,激發不斷升溫的警民衝突。對於警方過度做用武力、選擇性執法、以至袖手讓兇徒襲擊市民,成立調查委員會的聲音與日俱增。除了廣大市民、教會團體、大律師公會等,素來被視為建制陣營的商界,包括香港總商會、國際商會香港分會及中華廠商聯合會,均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解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政治困局。不少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士認為此舉會影響警隊士氣,故政府要考慮警隊的感受。一些市民亦曾因政府推卸政治責任而同情警隊。元朗襲擊事件後,已令市民認為警隊不再是政治問題的磨心,他們已反過來脅持政府。若盧偉聰不立即代表警隊的失當行為向公眾道歉並對涉事警員展開內部調查,警隊將會成為香港法治的威脅。目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除了是要化解政治危機外,更是要重建政府的內部管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