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的朋友,你為大sir搏命,值嗎?

2019/7/15 — 22:22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文:一個現職公務員】

因為逃犯條例,過去個多月警民衝突越趨嚴重,筆者是公務員,希望給警隊的朋友,尤其前線和最近要執勤的朋友些少意見。

如果你還沒有注意的話,示威者不但沒有因為你們行動升級而懼怕,而且開始出現圍剿及直接攻擊你們。高層制訂的「作戰」計劃,實際效果就是將你們推出去讓市民洩憤,去達到政治目的。市民本來不滿的,是林鄭、李家超和鄭若驊聯手推出的逃犯條例,你們甘心做他們的擋箭牌嗎?

廣告

自七月初你們開始與市民埋身肉搏,執勤的風險已經越來越大。你們的員佐級協會也留意到這個趨勢。在旺角、上水、沙田執勤與金鐘不同,你們分不出誰是市民誰是示威者,草木皆兵。如果你不幸落單被示威者圍剿受傷甚至終身殘障、死亡,以及因為行動過火日後被控等等,只有自己承受後果。不要以為我誇大:如果有一天有示威者在示威中身亡,你隨時被控謀殺或誤殺,之後所有落單的警員必會成為目標。記著,你休班的時候沒有武器在手。

好了,你為坐冷氣房的大sir搏命有回報嗎?他們一定有回報。但你會不會升得快些?不一定。筆者的職級大約等同總督察,屬中層。據筆者的觀察,有權力決定升職的高層並不了解同事的真正表現,決定誰升職不是看表現,因為不同種類的工作很難互相比較。你說你對示威者辛苦,黃賭毒O記商業罪案調查科說他們的工作難做。最後,大致上還是以年資、馬房,甚至一些可笑的標準,例如某某好勤力留到好夜(即使蠢和效率低)更為重要。如果你跟上司關係欠佳,你搏命他也不會推薦你。相反如果你同老頂friend底,他不應推你出去死。

廣告

若果立了功?當然好。但今次與2014年不同:那時你入到幾個領袖,都算立了功,但今次的人全是沒名沒姓,跟捉個店舖盗竊的少年無分別,唔計。不過,如果你執勤過火被起底投訴又有片的話,即使最後「投訴不成立」,在這場風暴過後,要考慮升遷時,他們就會將你的「功勞」忘記得一乾二淨,覺得你個底「花咗」改為推薦聽話乾淨的同事。為什麼?因為處理日常工作已經夠煩,同事被投訴一次帶來十倍的工作量,而且往往會驚動更高層,何苦?立到功的只會是「部署」的高層而已。

如果你執勤時太憤怒打傷示威者的話,高層會不會攬你?很難說,但別有期望。話撐你的人可以用程序反口;到出事嘅時候佢調走咗你無利用價值何苦撐你?再者,你以為今天撐你們的林鄭還有多少日子?新特首上場,會不會犧牲你們建立威信?肯定會,因為市民會受落。

所以筆者不會幻想高層會睇住,只會自求多福。如果上司給了蠢的指示,必會製造證據方便出事時與他攬炒,這是在政府保護自己的方法。但你們可以嗎?大sir唔會叫你死命咁打,出事的話佢實甩身,但你們很難甩身,於是往往要自己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如果你有永久傷殘,你只會被廢棄。

「示威者真係犯法呀」!或者有,但你們比筆者更清楚,要靠證據告一個人刑事罪是多麼困難:即使你明知個犯有犯法,律政司也總說不夠證據。你拉得越多,捱更抵夜落口供寫報告,結果只會煑無米粥,而且現在的示威者懂得什麼都不說,片又這麼多。

又或者,你話上頭落咗order無得唔跟。怎樣可以Hea做不用教吧。

「我啲師兄弟畀人打」!你當然憎恨打你師兄弟的示威者,但為什麼你不憎恨推你們出去死的高層?這次市民的目標本是逃犯條例!高層下令開槍才會令市民的憤怒轉到你們身上!你們的工會,為什麼不為你們向高層發聲,要求政府用政治方法解決問題?

在我看來,你們前線人員是在「有辱無榮」的環境,與市民的狀態一樣,政府就在玩政治要兩邊互打。再下去情況只有更惡劣,雙方都會重傷。但出路不是沒有。你們人多,只要你們師兄弟齊心,迫幾個工會要求政府不要再將你們當政治工具,效果來得要比在街頭跟市民肉搏來得簡單。為什麼不想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