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隊的「暴徒次文化」是如何養成的?

2019/10/29 — 20:23

個多星期前發表的那份施政報告,第 2 段第一句便說「香港一直以來是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然後就把過去幾個月造成的千多人受傷、二千多人被捕、暴力及「私了」等問題,全部歸咎於示威者。事實上,這一種指鹿為馬的做法,是特區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的一貫作風。如果香港政府真的這麼關心香港社會是否仍然是一個安全城市,應該首先認真面對造成安全危機的最主要因素,其實就是政府及警察本身。

最明顯及近期的例子,就是上個星期警察的水炮車以帶有不知名化學物質的藍色水柱射向尖沙咀的清真寺及其前邊少數人的事件,也應該清楚交代醫護界周末晚上集會所提出的種種警察暴力傷害問題!

由二月開始,政府便依恃體制扭曲造成的優勢,強行推動《逃犯條例》修訂,政府的施政暴力行政暴力令市民大為反感,林鄭在過程中的語言暴力及那些傲慢咀臉本身就是極為惡劣的無形暴力。

廣告

駱應淦大律師說得十分正確,「必須緊記,是政府要硬闖。在社會未有共識時(甚至是社會強烈反對之下),強行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是那些掌權者的頑固,播下了暴力的種子」。駱大律師已經說得比較含蓄,只要留意事態發展,當知打開「暴力」這個潘多拉箱子的其實就是特首及警察。

6 月 12 日晚上,筆者已經在臉書上指出政府及警察才是真正的暴徒。(6 月 12 日〈今天立法會外那些年輕人〉、6 月 17 日〈我唔收貨!請你收皮!政府才是暴徒!〉)當時有藍絲及建制盲目挑機反對我這個講法,但四個多月後的今天,我深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會這樣看。看看中大民調 51.5% 被訪者給警察零分便說明了一切。

廣告

作為當天的現場觀察者,筆者所見的是大批青年人因為不滿特首在 6 月 9 日百萬人上街之後仍依原定安排讓立法會二讀相關草案條例,當日早上趁立法會開會前包圍立法會表達不滿。他們絕大部份其實都沒有面對暴力的準備,也根本談不上打算使用暴力,很多都只是想去湊個數。當前線示威人士發現立法會門外那一些警員都全副武裝,又知道在演藝學院附近已經有幾百名全套防暴裝置的警員在候命的時候,才發覺有需要作出準備,於是向政總及立法會周圍的人士要求提供物資。而當場的那些青年人,就把身上的雨傘膠袋等等,全部都交給前線的示威者作準備,令他們自己可以說變得完全沒有保護措施。他們絕大部份都沒有預計到,會面對下午來自警察那一種無區別全方位的攻擊。這就是暴力的序幕,過去幾個月的暴力事件不斷升級,揭開這個序幕的正是政府,往後令暴力不斷惡化的也是政府及警察。

上星期以水炮車攻擊清真寺一幕,最能說明得到縱容的警察的那一種暴徒心態。反正無需承擔任何後果,又不怕要面對調查,武器又在他們手上,所以根本不需要理會是否符合警例及相關守則。清真寺門外,當時只有少數明顯不是示威者的人士,有部份更是舉着牌叫人不要衝擊清真寺,但主事的警察就是這樣也看不順眼。停車、瞄準、射完再算。所謂「射錯」,或者一哥的所謂「當時別無選擇」,全部都是文過飾非。警隊的暴徒心態就是這樣得到培育!

中大校長段崇智那封公開信,所講的句子有那一句不是道理?措辭還不夠小心審慎嗎?但四個警察協會所發的那封公開信,甚至攻擊段校長的學術地位。這一種把片言隻語無限引伸,然後又以主觀的惡意塞向別人的口,再以全方位攻擊及謾罵式的暴力語言來作回應,顯然就是一種典型的文革鬥爭作風,反映的也是一種文革式的暴徒心態。

這一種暴力及暴徒心態如何育成?就是特首之前那一句「無論什麼情況下,都全力支持警隊」,又說「不會出賣警隊」。雖然今天已經調整了說法,美其名說「支持警隊不等於支持每一個警務人員的行為」,但說來說去,仍是對廣泛存在而且證據確鑿的警察暴力行為視而不見,甚至對警隊幾個月下來以違紀違法的態度來所謂維持治安,繼續予以縱容。

施政報告第 3 段說「社會各界都共同譴責暴徒的極端行為,支持政府嚴厲執法,遏止暴力。」這又是另一個特首擘大雙眼說虛話的例子。事實上,香港人對於來自政權的暴力及執法者的暴力,更是深惡痛絕,必須繼續嚴厲譴責。警隊的暴徒心態及暴力次文化的擴散蔓延,才是香港社會安全的最最嚴重威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