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黑勢力的誕生 — 準法西斯正盯著你

2017/7/7 — 16:03

【文:秘書長譚駿賢】

今年七一,狼英去,林鄭來;主流民主派由批評林鄭為「CY 2.0」,變成今天大談「俾啲時間佢」的大和解前奏。好的,減少內耗,少點鬥爭,似乎是今天的主旋律 -- 由港人在特首「選舉」中普遍支持「hea王」曾俊華可見一班。

沒錯,社會主調吹「和風」,正好鏡像式反映部分港人對過去數年民眾鬥爭的厭倦。梁振英甫上任,即有報章報道指,他在飯局中明言「建制派跟泛民主派是敵我矛盾」。往後數年,就是,「愛字頭」、「黑社會」涉嫌介入各種社會「反運動」的歷史。

廣告

我不是說,任何由梁振英或官方動員的組織或社團都是法西斯。我想說的是,這些「反運動」組織,基本上已具備法西斯雛型,並已開始建立起相當的群眾基礎,而這股準法西斯力量,打從梁振英上任特首後不久已見端倪。

2013年8月,梁振英欲延續其「一枝筆、一本簿、一張櫈」的形象工程,到天水圍「落區接觸市民」,結果現場來了大批口罩男,除恭迎梁特外,更明目張膽在警員面前毆打示威者!據傳媒報道,襲擊現場由有鄉事背景的江湖猛人指揮行動;後來主打維穩的「愛字頭」衞星組織「遍地開花」,充當爛頭卒到處追擊民主派人士;及至雨傘運動期間,金鐘、旺角及銅鑼灣等「佔領區」被疑似黑幫份子清場及襲擊參與群眾,幕幕畫面,大家都歷歷在目、耳熟能詳。

廣告

你以為梁特落台後,警黑勢力會收歛嗎?今年七一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訪港期間,這股「黑與愛」的力量再度活躍︰社民連的示威道具未到現場,已被埋伏的疑似黑幫份子破壞,更有成員被跟踪、被毆打;6月30日晚,有示威者欲到銅鑼灣及灣仔一帶遊行,表達對大白象工程的不滿及悼念因工傷亡的工人,結果那些道具甫下車,即被疑似社團人士肆意破壞;同日,民族黨「被禁止」集會,早早到場的大媽大叔找不到追擊對象,就轉移目標,無故向現場的外國記者、外國人以粗言穢語指駡。

和諧社會,願望雖好,但單憑林鄭一廂情願,恐怕事與願違。先撇開北京想見的和諧與林鄭想像的是否一致,林鄭之難,更在於她面對的是梁振英五年下來,香港的政治版圖及民眾面貌已大幅變形。一種「準法西斯」的民眾意識,已植根於部分港人中間。

歐洲法西斯主義成形之時,正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兩次大戰間混亂狀態之勢。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經濟自由主義主導的秩序,使民眾社會生活極度不安,最終更促使爆發列寧及羅莎盧森堡所指的帝國主義戰爭。一戰結束,歐洲主要參戰國家都成頹垣敗瓦:經濟衰敗、貧富懸殊;左翼鬥爭,此起彼落;政治不穩,社會失序。如此種種,正是造成法西斯興起的大背景。

對秩序的渴望,也造就了人們對威權式政治人物的寄託及崇拜。正如上世紀身處法西斯意大利的左翼理論家葛蘭西指出,法西斯重點在於滲透進社會各組織、制度及生活領域,並將之進行改造,使民眾自願地去接受一種不民主的統治體制,並使之成為接受領袖式威權統治的霸權(hegemony)。這種具有民眾基礎、崇拜威權、蔑視異見者不順從權利(right of non-conformity)的政治,就是一種準法西斯的政治,一種鄙夷民主自由及法治人權的政治。

有評論以惡棍流氓形容這幫人,更有指他們是準軍事(paramilitary)、準警察(parapolice),並有組織、有針對性地攻擊政權眼中的異見份子。我認為,這幫人值得我們警惕,不單在於其青面獠牙、惡形惡相,而是他們實際上得到相當的支持,例如本應是黑幫惡棍死敵的警隊,過去幾年給市民感覺就是對這幫人「手鬆」,對他們的共同對手 — 政權異見者 — 卻死咬不放。

隨著習近平訪港結束離開,香港似乎也回復「正常」。林鄭新政府似乎也有良好願望,冀可修補社會撕裂。不過,過去數年間,準法西斯團體種籽已埋下,他們效忠的對象不是林鄭,不是特區政府;他們亦不會輕易讓社會「大和解」,除非和解的條件是消滅所有異議聲音。民主派或支持民主的民眾,也不能沉迷於追逐社會和諧而將民主運動停擺下來,因為,一雙準法西斯之眼正盯著你。

 

以下時序表由工黨製作,按圖可放大:

參考文章︰

許寶強:法西斯(不)是什麼?

許寶強:為何需要認真討論法西斯?

許寶強:為何民眾會支持法西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