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譯介】美國政治分析家提倡:杯葛普通話!

2018/12/17 — 16:54

圖片來源:Anders Corr Facebook

圖片來源:Anders Corr Facebook

撮要:美國政治風險分析家 Anders Corr 博士在《政治風險》期刊(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論證:「杯葛現代漢語:普通話乃中國共產黨擴張媒介」。Corr 博士強調普通話及簡體字乃係中共的權力工具,每當民主政府和國際組織將民主國家的語言譯成簡體字,中共就受益。民主政府允許中國資助的孔子學院在其土地上教共產普通話及簡體字,就等於支持中國擴大其專制制度。成個二十世紀中共(和之前的國民黨)都用普通話/國語建設國家。由於國共兩黨都想擴大中國影響和領土,所以臭味相投,意圖消滅所謂方言,例如香港粵語、台灣閩南話,及少數民族語言,如藏文、回文。作者又列舉各民族反抗外來語言文化同化的例子,包括歐洲諸國抗拉丁文、芬蘭抗俄文、冰島抗丹麥文、孟加拉抗烏爾都語等等。譯者按:語言不單表達身份,而且建構身份(Bucholtz and Hall, 2005:35; David Evans, 2014)。在殖民過程中,殖民地主往往將其語言強加諸受殖者,禁止本土人講自己的母語(Mohammad Khosravi Shakib 2011)。香港乃粵語最後一站;香港同台灣係正體字的最後重鎮。香港人必須竭力保衛香港粵語同正體字。

正文:

中國乃係歷史上最危險的國家

廣告

本年八月,聯合國報稱,中國將一百萬回民困入新疆集中營。中國支持世界各地的反民主政體和恐怖組織。中國解放軍正向四方擴大領土:東海日本和南韓;南中國海,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尼和越南的部分地區;喜馬拉雅山脈的印度和不丹領土。自一三年以來,習近平主席大增軍費,大肆宣傳中國民族主義,壓制少數民族和維權人士,取消任期限制,擴大國家監察的地理範圍和個人深度。

(按:作者 Corr 只反對現代漢語(包括普通話及簡體字),並非所有漢語都反對,反對普通話皆因普通話及簡體字由中共(中國共產黨)包裝推廣。 其實,作者主動支持所有其他漢族語言,包括粵語、台語、上海話等;非漢族語言,如藏語、維吾爾語、蒙古語等更不消說,這些語言在中國境內都受普通話排擠。 作者所不滿者,乃係中共用普通話及簡體字為工具,在國內以及全球擴充勢力。以下為 Corr 文中專談語言問題選段:)

廣告

普通話及簡體字乃係中共的權力工具

現代漢語自一九四九年中共竊國以來,不斷擴大中共在少數民族語言民族中的權力和影響,例如在新疆、西藏。因此,普通話及簡體字乃係中共的權力工具,每當民主政府和國際組織將民主國家的語言(例如西班牙文、印度文和英文)譯成中國簡體字,中共就受益。我們不分中共普通話和台灣國語,中共所謂「一個中國」就得到背書,違反民主台灣的意願。民主政府允許中國資助的孔子學院在其土地上教共產普通話及簡體字,就等於支持中國擴大其專制制度。中國正積極摧毀藏文、維吾爾文和其他非普通話語言,美國及其民主盟友不應畀機會中共資助的普通話教師接觸西方大學生。

芬蘭反俄文

十九世紀初,芬蘭面對類似極權威脅,即俄羅斯化。一九零一年芬蘭為保自家文化國族,杯葛抵俄羅斯語言,加強獨立地位,抵制俄羅斯的吞併企圖,二戰後俄羅斯的確吞併東歐大部分地區。

杯葛普通話,有助相對容易滲透的民主文化抵制中共

歐洲建國者改革之後,亦多實行類似語言抵制,或採取有意識迴避策略,杯葛教會拉丁文:-冰島人十七世紀開始對抗丹麥文;孟加拉人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後期對抗烏爾都語;南非人一九七六年開始對抗南非荷蘭文。 當地本土文化用這些語言運動是,反抗外來文化同化。如今,不受歡迎的中共影響蔓延全球,杯葛普通話,有助相對容易滲透的民主文化抵制中共。

民主國家尊重少數民族和,捍衛少數民族權利。民主國家雖然允許大多數人統治,但通過權利法案,或承認普遍人權,確保少數族群在憲法中權利。例如,日本、美國和菲律賓擁有豐富語言歷史,包容許多種漢族語言使用者,以及正體和簡體字。例如,菲律賓大多數漢族語言使用者講福建語,寫正體字,與普通話不同。

國共臭味相投

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八七年,台灣國民黨政府高舉國語,壓制當地語言,台灣閩南話。由於國民黨與中國大陸的共產敵人都想擴大中國影響力和領土,所以臭味相投,一樣偏愛北京話(普通話/國語)。

台灣國語漸代台灣閩南話

一九四五年以來,台灣國語逐漸取代台灣閩南話。雖然現代民主台灣為爭取少數族群選票,停止壓制閩南語,並保留對南中國海的主權要求,但增加使用國語/普通話的趨勢,有利中共消滅台灣本土文化和脆弱的新生民主,吞併這個實然獨立的國家為自家領土。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台獨份子試圖區隔中國普通話和台灣國語,在教育體系中用台灣國語取代普通話,可惜失敗。台人如欲提高台灣自外於大陸的機會,應該再接再厲。

香港粵語受普通話威脅

香港人亦擔心中國將普通話強加於大部份講香港粵語的市民。某中國大陸教授最近斷言廣東話「只是一種方言」,倡議普通話應為香港官方語言,引發爭論。中共一看到機會,就可能會用普通話取代香港粵語。近期香港教育及其他社會政經領域的語言使用政策不斷變化,普通話正逐步取代廣東話。按:經香港教育局多年來威迫利誘,香港現已有七成小學,三成中學普教中。

成個二十世紀中共(和之前的國民黨)都用普通話建設國家

現代中國民族主義創始人孫中山先生領一九一一辛亥革命。 孫中山主張民主,但同時係奉行社會達爾文主義,聯俄容共,建構大中華思想,最初藉以驅除滿奴,其後用來同白人帝國主義鬥爭。 國民黨和共產黨深受孫中山民族主義影響,冷待非國語/普通話的漢族語言和中國多元文化,將權力集中在北京,釀成今日不斷擴充的中國民族主義。

多元文化雙語

西方左翼的多元文化雙語主張應留畀台灣國語、閩南話和菲律賓大家樂等等。 我們幫世上瀕危語言,以及民主國家而今所用的主要國際語言。我們應學英文、西班牙文、印度文、葡萄牙文、孟加拉文、日文、旁遮普文、德文、爪哇文、泰盧固語文同法文。 支持越南民主改革的應得機會用越南話發言。 甚至北京受迫害的維權律師用發言,都應受尊重。 認識支持台灣國語,緊急鞏固台灣民主獨立運動。

 

原刊於《本土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