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席何價

2018/11/23 — 12:40

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及立法會議員田北辰 11 月 22 日現身陳凱欣的街站宣傳。(圖片來源:陳凱欣 Facebook)

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及立法會議員田北辰 11 月 22 日現身陳凱欣的街站宣傳。(圖片來源:陳凱欣 Facebook)

【文:中產平民】

究竟一個立法會議席值多少錢?是不是簡單的數學,每年一百萬?如果只值一百萬的話,你又會願意用多少錢替一名聲稱獨立的候選人宣傳?立法會議席的價值從來不在於金錢,而在於更大的利益。

為了捧紅一直聲稱獨立的陳凱欣,九龍社團聯會和背後的組織花上了巨額金錢創造健康大使這個名銜,並在紅隧口掛上巨型廣告牌。然後不但召集了建制派仝人撐場,在造勢晚會更見到唐英年、陳智思這些高一層次的面孔出現,連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也走到街上派發宣傳單張。近日在九龍各區更出現一份名為《龍週》的地區報,走法律罅大篇幅宣傳陳凱欣;李卓人的選舉義工中亦發現了懷疑來自《大公報》的臥底;最強的鎅票機器亦在今次選舉出現。為了一位毫無政績、毫無經驗,被認為只會在九龍西選一屆,下屆讓位給西九新動力或者工聯會的陳凱欣,值得以上的投入嗎?相信在中聯辦的計算當中,為的不是每年 100 萬這個小數目,而是背後更大的陰謀。

廣告

為何當初要 DQ 六位立法會議員,不就是為了可以補選嗎?在六名議員被 DQ 和重選的空檔期,建制派已經作好了熱身,成功修改議事規則。再上次補選鄭泳舜出乎意料之外在九龍西成功贏出,假如在今次補選陳凱欣再取一席,建制派便可以成功控制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兩部分,之後便是廿三條重臨的時候。在補選之前,自由黨已經急不及待提出有關 23 條無約束力的動議,假如陳凱欣成功贏出到時政府提出的不會再是無約束力的動議,而是 23 條的法案。你可能會問,為何政府不在 DQ 六名立法會議員後立即提出 23 條,就是因為政府害怕民意的反彈,會令立 23 條泡湯,也影響補選的結果。自由黨選擇撤回關於 23 條的無約束力議案,真的是因為中美貿易戰嗎?恐怕是擔心有關議案會引來更大的迴響,影響陳凱欣的選情。

但上次 23 條提出的時候,有 50 萬人上街,是不是香港市民同心合力就可以否決這條惡法?但在 2018 年的今天,誰人有能力號召 50 萬人上街?2003 年香港受到沙士和經濟衰退的雙重打擊,市民對政府的怨氣達到頂點,而那年的香港還有人相信和平抗爭是有出路。但今天的年輕人已經放棄了和平抗爭的選項,中年人並未感到生計受影響也不會願意上街。即使有幾十萬人上街,當年令 23 條撤回的關鍵人物田北俊也不再是行政會議和立法會議員,換上的是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你認為張宇人會重視民意,在關鍵時刻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身份反對 23 條嗎?他連最低工資也只願意付出每小時 20 蚊,難道他會願意放棄更貴重的個人利益嗎?就算香港有一百萬人上街,無恥的建制派也會聲稱有 600 萬人沒有出來,因為他們都真心支持 23 條。

廣告

中聯辦越出力宣傳陳凱欣就越證明這個議席的重要性。在上次補選九龍西成功打破缺口,今次就是乘勝追擊的最好時候。為了贏,中聯辦和建制派幾乎用盡了所有方法。當你以為勝負面影響某人的薪酬的時候,你便上了中聯辦的當。對他們來說一幅字畫也價值千萬,誰又會緊張區區一百萬這小數目。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編按:2018 年立法會九龍西地方選區補選候選人包括伍廸希、曾麗文、李卓人、馮檢基及陳凱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