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會抗爭與暴力革命的取捨

2016/2/18 — 8:26

大年初一至初二,旺角街頭發生連場警民游擊戰。

大年初一至初二,旺角街頭發生連場警民游擊戰。

大年初一、二,旺角爆發警民嚴重武力衝突後,梁振英既未經調查便第一時間將事件定性為「暴亂」,更拒絕學者聯署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真相,即使未有足夠證據證明衝突事件是689的政治陰謀,但事發後689和土共以至中共內部的對港強硬派無限上綱,指斥「本土分離主義勢力」有預謀策動事件,還由黨媒和共官饒戈平炮製輿論,為《基本法》23條立法鳴鑼開道,卻昭昭在目,毋庸否定。

說事件沒有不為人知的內情,如果不是政治幼稚無知,就是私心作祟,意圖政治上各取所需,為自己推崇的主張和意識形態服務而已。當然,還有一些曾經為虎作倀、替中共政治報效的知識分子良心有愧,以及鋤強扶弱的正義市民,對被打壓的年輕人有着阿塞爾(Louis Althusser)所謂的「幻想的債」(Imaginary Debt),也不問情由,高舉道德主義旗幟,義無反顧地支持一場不符事實的所謂「魚蛋革命」。

不管甚麼政治立場,沒有人可以否認物必先腐而後蟲生。沒有689政權專制獨裁的暴政,不但蔑視民意,更濫權枉法,縱容黑警長期暴力對待普羅市民,根本就不會迫使示威者和普羅市民以牙還牙,武力還擊警察的挑釁和施暴。事實上,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旺角事變當晚,午夜前小販攞賣的問題早已解決,如果警隊全面撤退,即使本民前臨時宣佈遊行,也不可能搞出甚麼事端來;而觸發警察受襲開槍的原因,正是一名交警無緣無故毒打和拖行一名市民觸發群眾憤怒還擊所致。因此,689拒絕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真相,正好說明當權者蓄意隱瞞事實,以達致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廣告

有說這場風暴早晚都會出現,理論上沒有錯,因為社會歷史的必然性,每每通過偶然性表現出來。如果社會深層次矛盾不是通過今次旺角事件爆發出來,早晚亦會在其他社會衝突事件上顯現。更可以斷言,以梁振英不單無意解決矛盾,反要刻意激化矛盾的作風,例如選擇性濫捕濫告政治敵對人物和普羅市民,以及橫逆民意,強行通過一系列損害社會整體利益和大眾市民權益的政策,更大規模的武力抗爭勢必出現,無可避免。

問題顯而易見,如果暴力是社會絕大多數人反對的共識,暴力的根源正是梁振英的暴政。不管是建制抑或非建制的政治力量,只要仍然相信理性溝通商議才是徹底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的辦法,不除去梁振英這條禍根,一切也是徒然。

廣告

革命走入議會是本末倒置

相信「革命」才是香港未來出路的年輕人,當然不會認同上述說法。迷信「關鍵少數」可以改變一切的信徒,何以不繼續「革命」,在同期出現性質類同的屯門良景邨和青衣長發街市事件上,鼓動群眾參與,持續鬥爭,促發社會整體「革命」的爆發,反而所有自詡「革命建國」、「城邦自治」的政治組織,都全力聚焦在本月28日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上?

議會抗爭走到盡頭才需要暴力革命,矢志革命的人不在街頭抗爭,卻幻想走入議會可以鼓吹革命,論述上固然很難自圓其說,實際上也是本末倒置,令革命的支持者失望。

要看清政治現實,敵人的取向往往更能說明一切。去年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港澳小組組長張德江已明令建制派必須完成兩大政治硬任務,即通過政改和贏取區會、立會兩場選舉。今次新界東補選是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由中聯辦統率的建制派志在必得,路人皆見。除非你相信輸掉議會更有利革命,認為修改議事規則封殺議會鬥爭可令更多所謂「港豬」覺醒,否則只要是以香港福祉為念和大局為重,投票如何取捨,至為明顯,不必多贅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