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會無路 之一】民主派議會路線不能不變?如何變?

2019/3/12 — 17:28

2014 年雨傘運動無功而還,人大「8 . 31」決定為真普選落閘,香港的民主運動頓失方向,傳統民主派被視為戰犯,此後冒起的自決、本土以至港獨路線在北京和特區政府的打壓下七零八落,幾近絕跡議會,民主運動低潮持續至今,守衛「兩制」的各式各樣社會運動,如反對一地兩檢,也未能掀起波瀾。直到去年由宣誓風波引發的兩場補選,民主派接連在與建制派單對單的對決中,於九龍西連敗兩仗,姚松炎不敵鄭泳舜或許可以歸因策略和初選的內耗,但李卓人加上馮檢基的票數仍不及建制派陳凱欣,問題已經不能迴避:在建制派日漸強大的同時,民主派選票已大幅度流失。

「我大膽啲講(未來選舉)會愈來愈差,第一個問題係點解要投票,第二個問題係點解要投俾我,佢(民主派)今日連第一個問題都未答到。」-梁頌恆

「我相信李卓人敗選後好多人有諗,呢個思考過程係漫長而痛苦,要代入離我哋而去嘅選民思維,從最批判你嘅人眼光去睇你,don' t blame anybody,失去選票係你嘅問題。」-楊岳橋

廣告

「而家必須承認係民主運動低潮,一切都係守勢,但我哋點樣同市民說明,選我哋能夠保存民主運動力量,做好我哋嘅責任,呢個係我哋要向市民交嘅功課。」-區諾軒

無論是溫和、激進民主派,以至已經被排除於議會外的本土派,眾口一辭同意民主派議會路線不能不改變,但問題是怎樣變?事實上又變得了嗎?

廣告

《立場新聞》訪問了民主派兩大政黨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曾經是民主黨成員的區諾軒、因自決主張可能無法再參選的朱凱廸,功能組別議員、前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以及已經被排除在議員之外的梁頌恆,嘗試梳理他們對民主派議會前路的看法。《立場》亦曾接觸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唯鄭婉拒受訪。

*   *   *

有關民主派在議會的定位反思,可以追溯到 2009 年五區總辭,爭取真普選,但民主黨、民協、街工等反對,此後民主派總辭三不五時會被提起,慢慢演化為撤出議會、全面焦土等主張,特別是六名反對派議員被 DQ,自決、本土派參選道路近乎被堵死,議事規則一改再改後,不少人斷言議會已經被廢,留在議會只會淪為政治花瓶。

雖說無人能全面代表「本土」甚至「焦土」,但當年發起五區總辭的黃毓民,在這議題上當有一定代表性。剛過去的九龍西補選,身為前議員的黃毓民公開向支持者提出「三不一沒有」,即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和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沒有不總辭的理由,「如果不辭,等於賣港」。

焦土、總辭、撤出議會等提議,已經成為仍然能留在議會的民主派,不容迴避回應的問題。

楊岳橋:簡單就係如何回應議會失效

「簡單就係如何回應議會失效。」在 2016 年補選中擊敗周浩鼎,楊岳橋曾經被視為民主派新希望,這位公民黨黨魁,將「撤出議會」、「總辭」、「焦土」等聲音,演繹為市民對民主派在議會表現的失望。

「當然如果你寄望議會達致大公義、大改變,係大政治層面有所作為,個答案係會令人失望。」承認議會在大層面失效的同時,楊岳橋對民主派留在議會的作用,有另一種思考,「但無大政治,有無小政治?無 politics 有無 policy?」

他所指的小政治,例如在長者綜援爭議中政府跪低,例如民主派多年來爭取改善動物權利,林鄭月娥今年在施政報告提及動物福利,例如民主派追擊下迫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到立法會交代,「我唔會天真地覺得,你睇吓,呢個代表個議會係有效,唔係,但以上種種難道又係完全廢?難道喺沒有民主派嘅議會能夠發生?未必掛?」

楊岳橋

楊岳橋

尹兆堅:不充份討論 焦土總辭愚不可及

對於這個問題,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更堅決,「焦土、撤出議會,總辭,我就覺得呢啲講法,喺唔充份討論下係愚不可及。」

他同意在議事規則修改後,民主派的空間更窄,議會本身設計已經對民主派極不利,但這些因素都不足以全面否定議會的重要性,以至民主派議員的作用,「最近例子例如長者綜援,如果唔係泛民不斷追殺,起到槓桿作用,你估建制派會點?民主派嘅票數同實力,係槓桿到某啲不滿力量令政府跪低。」

民主派拒絕「焦土」理所當然,但他們強調自己留在議會的「作用」,很可能是「捉錯用神」,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今年一月的文章《何謂焦土:焦土派是要焦誰的土?》就指,民主派搞錯了坊間的「焦土」,一者焦土不是一個明確派別,二者「焦土派感到憤怒的是,這班泛民主派屢次出賣自己的支持者,然而卻從來不用受到懲罰以及互相包庇」、「與其說焦土說是一種策略,倒不如說是一種情緒反動」,更明言「焦土派要焦的不是香港的土,而是泛民的土」。

這明確點明,無論是否用「焦土」來概括,至少部份拒絕投票甚至「投對家」的人,不滿的主要對象並非議會,而是民主派本身,無論民主派如何強調議會僅餘的作用,恐怕都徒勞無功。

尹兆堅

尹兆堅

梁頌恆:何不誠實面對選民?

曾經短暫躋身議會,目前自言在可見將來都無法再參與選舉的梁頌恆,為民主派提出了一個解套的方法,他形容為「誠實面對選民」。

「我會話今日個議會係無用架啦,我無呃你,但我入去我希望拎到資源返嚟,派俾地區工作者又好政治犯又好,去支援抗爭朋友又好,咁可能打動到我。」

他認為民主派現在面對的困境,在於當議會權力不斷被壓縮,淪為橡皮圖章的當下,民主派仍然沿用舊說法來爭取支持,「例如話要守住庫房,實際上你做唔到,咁就繼續吹第二樣,就好似選舉入面碌卡碌大咗,找唔到數,卡數卡愈滾愈大。」

梁頌恆認為,在剛去的補選,李卓人作為民主派的代理人,某程度上是為民主派過去「碌卡」找數,若民主派真心希望重新吸引市民投票,首先要誠實面對選民,「好誠實地講,我哋真係做唔到某一啲大家嘅想像,呢個係事實個形勢真係唔同咗。」

他批評若民主派繼續以在議會中「有為」作定位,只會淪為政權的裝飾品,「大家扮緊一個民主社會,好三權分立」,這定位不改變,民主派未來選情只會更嚴峻。梁頌恆強調他的提議充滿善意,但這個不放棄議會,同時向選民承認,放棄在議會帶來實質改變的希望,民主派又是否同意?

「呢個講法,係否定咗反對陣營,即使係高壓統治下,改變政治嘅可能性。」尹兆堅的前黨友,去年 3 月補選作為 Plan B 出選,在港島擊敗新民黨陳家佩的區諾軒表示,他認同梁頌恆部份看法,包括議會目前的局限,「我同佢嘅分歧就係我無將議政睇得咁一潭死水。」

梁頌恆

梁頌恆

但若假設梁頌恆這套說法,真的能打動本土派,民主派又是否可以考慮?反之將議會「虛無化」,又是否會令民主派流失基本盤?楊岳橋認為,這不是「基本盤」與否的問題,而是根本政治理念的分歧,「係咪 2020 年民主派唔可以拎 36 席呢?當然而家睇係好渺茫,呢樣野係咪完全唔可以係個構思入面?」

要民主派全面採納梁頌恆的建議恐怕不實際,但尹兆堅並不抗拒,泛本土派以這面貌參選,「絕對歡迎佢哋有啲咁嘅人出嚟拎返佢哋啲票」。

尹兆堅認為,雖然本土派要參選關卡重重,但以代理人等方式應該還有空間,「我唔能夠充分代表你,你無動力投俾我,與其繼續失望射落海,不如有個人代表你,起碼整個陣營多咗人多咗力量,去保住血脈繼續喺民間做嘢。」他期望經時間沉澱,雙方可以慢慢梳理過去積累的不滿和情緒,未來會有更大合作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