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會無路 之二】轉激吸票抑或溫和保本?民主派如常議政有用嗎?

2019/3/13 — 16:55

近年針對民主派在議會的表現,其中一個主要的批評是民主派往往「唔夠激」,在政府和建制派步步進迫之際,總體仍保持溫和理性議政的方向,傾向和建制派保持溝通,和政府「舖舖清」審議法例和撥款,這情況在林鄭月娥上場後更顯著,用梁頌恆的說法,民主派這種在議會的生存狀態,是和政府一同「製造民主的虛構假象」,前文提及的「焦土」論,亦經常針對民主派這種議會定位。

但另一邊廂,亦有民主派支持者不滿,民主派被激進勢力牽著走,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曾撰文,質疑民主派無視「淺黃」選民,「我們不是逢中必反。我們會有關係要好的建制派支持者親友,而且願意與他們在時事議題上維持溝通。我們對於議會各種拉布或衝擊行動都偏向有點保留 … 我們不贊成任何牽涉武力的行動。我們反對一些排外、焦土的極右民粹主義 …」,他批評民主派在敗選後過度重視「本土」、「深黃」,最終可能令溫和「淺黃」離民主派而去。

轉激抑或保本,民主派內部亦有不同看法。

廣告

尹兆堅:本一定要保

「本一定要保,中間個堆人係最多。」被視為民主派中的保守派,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認為溫和淺黃票,是民主派必須保的「本」,「否則益曬葉劉田北辰呢啲扮開明扮公道。」

廣告

他認為所謂全面轉「激」和政府開戰,是將「任何嘢都推到極端」,「例如陳茂波財政預算案突然間所有措施都利民,大家都同意,咁係咪要反對?林鄭突然轉死性話高爾夫球場起樓,我係咪要反對?唔可以咁講。」

歸根究底,他不同意「為反而反」,因為這可能和市民利益有衝突,「所有票都必然要投反對,先係同政府博奕?我覺得唔係,多數民主派主持者其實係期望我哋是其是、非其非,呢個唔係應該係一般正常人有嘅思維?」

被質疑和政府、建制派「行埋」的,還有民主派另一大黨公民黨。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前年年底結婚設宴,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建制派「班長」廖長江等都有到賀,亦招致外界批評。楊岳橋強調講道理、理性溝通一直都是公民黨的風格,「你要我哋好激,我哋從來都唔係嗰啲人,我都唔可以做啲 out of character 嘅嘢,我特登做嗰啲嘢,又會唔會被視為嘩眾取寵?我唔知。」

他的取態和尹兆堅類似,就是視乎議題決定是否和政府溝通,楊岳橋舉例,黨友譚文豪過去一直爭取,讓不足 24 周流產的胎兒火葬,而不是當成醫療廢物送去堆填區,最終政府同意今年在和合石,讓這些「小 BB」火化撒灰,「我都盡量希望去講道理,有個官嚟同譚文豪講小 BB,我唔會唔同你傾,呢個會唔會有啲吹毛求疵?」他亦強調在一些關鍵議題上,公民黨從來都無妥協。

尹兆堅

尹兆堅

朱凱廸:舖舖清一定係錯

但在民主派中被視為激進份子,曾動用議事規則要求傳媒離場來拉布引發爭議的朱凱廸,對於所謂「舖舖清」、「是其是非其非」就相當有保留,「咁係消耗政治實力多過儲到嘢,儲到嘅就係是其是非其非六個字,但人哋又唔當你係 friend,唔係俾個官你做,咁有咩意思?」

他明言「舖舖清」的策略「一定係錯」,因為政府要通過法例和撥款,根本不需要靠民主派支持,「政治上你就係做緊樣多餘嘅嘢。」

但朱凱廸亦明言,面對政府「一啖沙糖一啖屎」,在民生議題上寬鬆,但政治打壓絕不含糊,國歌法、一地兩檢絕不退讓的操盤方式,民主派內傾向溫和甚至保守的議員,特別是功能組別,處境會很尷尬,「如果我投反對票我就死,就輸功能組別,可能係嘅,我都唔識答,可能真係會輸,輸咗亦都好麻煩」,這種麻煩,源於即使是民主派支持者,對於激進還是保守,本身都有截然不同的傾向,「你要一個保守社會入面嘅保守精英,接受唔係是其是非其非,接受呢種好似蠻不講理嘅反對派角色,令佢哋好尷尬。」

這種激進與溫和的拉扯,本身是民主黨出身,又是區議員的區諾軒深切體會,他對於所謂「淺黃票」,有另一種的分析,「(民主派)係咪拎到淺黃選票,我係有懷疑」;區諾軒認為,坊間所指的「淺黃」,其實不是民主派堅實支持者,而是精英階級,「呢批人係不問立場只問精英,佢哋嗰陣第一就投余若薇,第二就投葉劉淑儀,佢哋會睇邊個能夠代表精英階層。」而當前所謂的「淺黃票」流失,是因為在現時的政治氣候下,能吸納這些精英票的候選人,不會再如過去的 45 條關注組甚至陳方安生,投向民主派陣營,例如王維基和曾俊華。

作為一個「區佬」,他亦對於「街坊」偏向「溫和」,主導了某些民主派走向的說法有疑惑,「我覺得單純以街坊想法去保守投票,係有啲賴咗街坊,鄺葆賢都係區議員。」區諾軒指以他的理解,街坊對於他的底線要求只有一個,「唯一意見就係你搞咩都好,你唔好無咗個位,佢覺得投票投一個民主派入去(議會)做嘢係好辛苦,一投完之後無咗個位,佢會覺得辜負佢嘅好意。」

朱凱廸

朱凱廸

區諾軒:議會設計造就百貨應百客

但區諾軒亦認同,即使撇除保守就可以重獲「淺黃」票,鞏固「街坊」票的想法,民主派支持者經過過去十多年發展,確實已經在光譜兩極愈走愈遠,主因是在於議會的設計:直選議席比例代表制,加上功能組別議席,自然會出現「百貨應百客」的情況,這一點朱凱廸亦認同,「因為有好多同樣類型嘅政治貨品,你要有客投票俾你,又要令啲客同你一齊變化向前走,呢一種係好難維持嘅平衡。」

既要照顧不同的支持者,包括功能組別的業界利益,又要在民主議題上企硬,這個平衡很容易被打破,或者成為攻擊的理由,例如去年財政預算案,會計界梁繼昌、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衞生服務界李國麟三名專業議政議員投贊成票,民主黨和教育界葉建源投棄權票,這投票取向就在近日長者綜援提高申請門檻爭議中被秋後算帳,已淡出政壇的人民力量前主席袁彌明分享相關新聞時就批評,「最賤嗰幾個泛民投贊成,請林鄭去黨慶既民主黨投棄權,掛住睇電視嗰個關鍵一席都係缺席」。

「我哋一向都係公眾利益行先,」上屆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表示,類似這些對功能組別的批評由來以久,若放大功能組別議員在個別議題的取態來攻擊整個民主派,是無法解決的問題,「大家成日期望我哋一致,只有個個聽阿爺話嗰啲(建制派)先會一致。」

他認為真正的關鍵,是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在關鍵原則議題上「歸隊」,但現在有部份部見,過份放大他們在部份涉及業界利益議題的差別,「而家的確有一種 highlight 個 difference,而唔係 highlight 個一樣,好多人集中去找不同。」

莫乃光認為,經過接連 DQ,北京和港府對議會的打壓愈來愈強,民主派在功能組別保存實力更重要,「如果你唔攬住我哋而家呢 6、7 票(專業議政 6 票及醫學界陳沛然),更加無望(保住)三分之一(否決權),唔通我哋呢啲俾曬盧偉國(建制派工程界議員),俾佢哋霸曬個社會會好啲?」

區諾軒

區諾軒

投票各有取態 致命傷缺乏解說

「只要佢係民主議案投支持票,其他民生議案點都好,應該作出適當區隔,我會體諒佢為咗保存自己,繼續能夠霸佔呢個位置,而作出迎合業界嘅投票。」曾參選功能組別的區諾軒,認同功能組別在個別議題「走票」,是現有制度設計下為保存實力無法避免的結果。

但相比起民主派投票取態不一,他認為無事先向公眾解說清楚,才是真正的致命傷,其中一個原因,是民主派現在「四大板塊」(即民主黨、公民黨、專業議政及議會陣線)的運作方式,讓外界感覺不一致,亦缺乏隊形,「我感覺而家四大板塊政治,係俾大家藉口,去投自己鍾意投嘅票,做鍾意嘅行動」,區諾軒認為,四大板塊各自運作,令民主派缺乏事先共識和一致的解說。

區諾軒認為要解決這困局,民主派唯有在投票前協商,並提早向公眾解釋各自不同的取態和原因,「大家要有個運動視野,知道有人脫隊,係政策選舉,為咗我嘅政治品牌,大家有客群分工,如果事先講定,就少好多不必要批評」。

尹兆堅就將區諾軒的提議,演繹為「分工、合作」,「我覺得而家民主派沒有不分工合作嘅理由,各自演繹自己嘅路線,老實地表達自己嘅睇法,然後互不攻擊。」

兩場單對單補選,先後敗於建制派,令民主派不得不思考如何回應陣營碎片化,選民基礎流失的生死存亡問題,應該保本保住基本盤,還是轉向激進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亦不見得可以達成共識,最終走向似乎都是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