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譴責暴力,各種暴力

2019/8/1 — 12:28

728

728

有人說,暴力已經是我們社會的風土病。也有人說,「譴責暴力」有如教堂的鐘聲,定時敲響,聲徹雲霄,但敲鐘者行禮如儀,四周的人聽而不聞,經已麻木。

大家都會說,「我們譴責暴力,各種的暴力。」但很少人會告訴我們,他或她所譴責的「各種暴力」究竟是什麼暴力?既聲稱要譴責各種暴力,就應該告訴我們,所認識的究竟有哪些暴力?

譴責各種暴力,對有些人來說,可能不過是政治正確的立場,有如必須和平理性,開放自己、與人對話,聆聽他者一樣,大家都會掛在口上,但卻有口無心,內涵極為空洞。真要「譴責各種暴力」,至少就應該認識到暴力可以以下列幾種形式存在:

廣告

一、立法的制度暴力:踐踏公義的暴力,剝奪市民一人一票普選的政治權利,使得沒有認受性的政府可以繼續合法地執政;

二、政府的狂妄暴力:強權傲慢的暴力,不尊重人民,持續漠視清晰合理,且有廣泛民意基礎的訴求;

廣告

三、執法的過度武力暴力:超越法律和道德所容許的武力,執法者(警隊)在自身安全沒有受到任何真正的威脅情況下,以法律之名,對和平示威者或低力度抗爭者施以過度的武力;

四、司法的過重判刑暴力:超越法律和道德所容許的判刑,司法者(法院)以法律之名,對無權無勢的和平示威者或低力度抗爭者施以過重的刑法;

五、黑社會(法外)暴力:藐視法律,擅用「私刑」的暴力;

六、公民(抗爭)暴力:以暴抗暴的暴力,除自衛和必要的低力度公民抗爭外,抗爭者藉抗爭之名,捨和平理性,以勇武抗暴對他人財務或身體的肆意破壞或不必要傷害。

同樣的,我們都會說,「暴力不能解決問題,暴力只會助長更多、甚至更大的暴力。」然而,我們是否真正認識到不斷滋生暴力的暴力,對社會造成不等同破壞的不同暴力呢?政府和權貴是否有心有力根除滋生暴力的源頭呢?

在各種暴力中,最容易受譴責的是無權無勢的公民抗爭暴力。然而,有良知的學者、有仁心的牧者,以及愈來愈多和理非市民,他們在不認同暴力之餘,卻願意全力全意地保護受譴責的年輕人,因為看見,勇武抗爭者展現了極為可貴的人性,他們深深被「齊上齊落、齊進齊退、一個不缺、守護相助」的精神所感動。他們知道,如果要譴責所謂的公民抗爭暴力,必須更嚴厲地譴責滋生抗爭暴力的各種摧毀性暴力;要解決抗爭暴力,必須正視社會不公義的法律,有權使盡的狂妄政府,以及不惜不斷使用過度武力的執法者。

於是,他們一個個走上街、站出來、說人話,決心不讓人性為暴力所吞噬,拒絕被政權謊言指為是默默的支持者,不容許社會中更大的惡和摧毀性的暴力,藉譴責抗爭暴力而遁形。

「譴責暴力,各種暴力。」是的,大衛王聽了先知拿單的報告後,不也即刻嚴厲譴責嗎?

大衛就非常惱怒那人,對拿單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做這事的人該死!」拿單對大衛說:「你就是那人!」(《撒母耳記下》12: 5, 7a)

「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路加福音》8: 8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