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譴責陳肇始

2019/11/2 — 18:07

陳肇始,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陳肇始,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文:一名前線醫生】

作為一位前線醫生,當眼見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不斷就着催淚彈及水炮車顏色水劑安全問題,作出令人匪夷所思陳述的時候,本人實在不得不公開譴責陳肇始。作為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卻拒絕守護市民健康,甚至試圖誤導市民,令香港市民需要蒙受額外的健康風險。

陳肇始表示水炮車的顏色水劑是無毒,就算有人被射中而出現皮膚問題也只是各人的皮膚反應不一樣,但最後又補充一句除了用清水沖洗,亦建議可尋求醫護人員意見。究竟這些顏色水劑是否安全,很簡單,只需要警隊公布顏色水劑實際化學成份,並由政府化驗室作出公正化驗就可以。但為何所謂的顏色水劑安全只是由綠色和平公布,而並非由食物及衛生局及警務處向全香港市民公布它的成份呢?要是顏色水劑百分百安全,為何綠色和平驗出水炮車顏色水含黏合劑,但是警方拒答是否含有毒化合物,只懂得不斷重申顏色水是安全,但從來不肯開誠布公,向公眾披露顏色水劑的實際成份?

廣告

陳肇始,雖然你並不是醫生,但作為曾經在港大任教的教職員,相信你曾經聽過什麼叫做實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就是醫學上所有的決定都應該有根有據、有證有據啊!如果只是靠陳肇始聲稱顏色水劑安全,充其量只是在實證醫學用最低層次的專家意見(Expert opinion),何況你也不是毒理學專家。一日警務處不肯公開顏色水劑的成份,一日陳肇始也不能妄下判斷,聲稱顏色水劑安全,否則本人極度質疑陳肇始為何當年可以擔任護理學系教授、香港大學護理學院院長、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助理院長。一名連實證醫學也不知為何的大學教職員,有資格擔任護理學系教授嗎?

除此以外,如果水炮車中的顏色水劑如此安全,為何陳肇始又會呼籲受影響市民尋求醫護人員意見?既然顏色水劑百分百安全,尋求醫護人員意見豈不是十級無聊?而且,醫護人員不清楚水炮顏色水劑的成份,請問怎樣能夠向病人提供適切治療?陳肇始請問閣下作出以上言論的時候,可有思考過前文後理?為何閣下的言論怎樣聽下去也是狗屁不通?而且如果受水炮劑顏色水劑噴射後,皮膚出現問題,不是水炮劑顏色水劑影響,而是市民皮膚有問題;請問是否所有病人有病,都是病人的錯,是因為病人器官反應不一樣,所以才會出現疾病?千錯萬錯,都不是警察的錯;被警察毆打導致腦出血是因為病人頭顱反應不一樣;被警員用警棍毆打導致手腳骨折是示威者骨骼反應不一樣;被警員用胡椒噴霧噴射眼睛後出現不適,也是病人眼睛反應不一樣;女記者和救護員被警察用布袋彈射爆眼也是她們眼睛反應不一樣;總之病人出現身體不適都是病人自己攞嚟,請問陳肇始認同以上言論嗎?

廣告

在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會議中,陳肇始回應表示,處理受催淚彈污染的物件和其他污染物一樣,都可以透過清水沖洗,又說食安中心有檢視相關情況,但化驗後都無法得知污染物是否來自催淚彈,當被社福界邵家臻邀請一起進食家中懷疑受催淚彈污染的梨,陳肇始沒有回應。如果受催淚彈污染的食物如此安全,作為食物及衛生局局長,為何不肯接受邵家臻的邀請,進食懷疑受催淚彈污染的水果?你不是說只需要用清水沖洗就可以嗎?立法會絕對有足夠清水讓你將水果徹底清洗,如果你有膽接受邵家臻的邀請,不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催淚彈污染的水果夠安全嗎?既然你不願意這樣做,豈不是代表你根本對受催淚彈污染食物沒有信心,但又呼籲市民可以繼續食用,將市民至於危險的狀況既?

陳肇始,你知道警方的暴力行為怎樣影響醫護人員和病人嗎?由於警隊使用過分武力對付示威者,直接增加了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量,也令其他病人受嚴重影響。例如有示威者被警方毆打導致骨折,需要進行緊急手術,其他病人手術便有機會需要延誤,醫護人員也需要更多時間應付突如其來的工作量。陳肇始,你有認真研究過以上問題嗎?你有向警務處反映他們的暴力行為怎樣影響無辜小市民和前線醫護人員嗎?還是你選擇和林鄭月娥一樣,只懂得做一部錄音機,不斷冷血地全力支持警隊,讓無辜小市民和前線醫護人員受害?陳肇始,作為食物及衛生局局長,你不懂得食物安全,也不懂得處理香港人的健康問題,只懂得作出毫無事實根據、沒有實證支持的言論,你憑什麼繼續擔任食物及衛生局局長?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前線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