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建築的特首

2017/3/24 — 14:14

曾俊華

曾俊華

有不少的人仍然認為,在整個競選過程之中,曾俊華所代表的,是不少香港人十分眷戀的、回歸前的香港。的確,在我們的記憶當中,當時的香港,似乎一切都較美好。

事實上,1997年出生的年輕人,今年已經是20出頭的成年人。換句話說,他們並沒有親身經歷過殖民時代的香港。然而,他們可以感受到的是,香港回歸後的社會狀態,的確有每況愈下的趨勢。因此,他們可以推斷出,殖民時代的社會,應該比起當下的香港更理想。

近年香港社會不斷討論的「本土」、「主體性」,或多或少都有這種「眷戀」情緒的成分。而曾俊華的競選活動,就巧妙地吸收和運用了這些情緒,令人覺得他可以帶領香港,回到昔日美好的年代。

廣告

然而,這種論述其實帶有一定的危險性。這種對過去的「眷戀」,是一個內向的過程。它不斷嘗試追溯一個所謂的「原點」,卻對於這個「原點」在當下的可行性不置可否,亦對其是否真正存在過莫不關心。因此,曾俊華的競選,難免有一點抽象。他的毎個活動能令人感動,卻又令人擔心這些抽象的情緒,未必能夠令他贏得特首選舉。

曾俊華真正的能力,在於他的幻想力和創造力。曾俊華早年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所讀的是該校有名的建築系。雖然他在競選過程中,曾經被人攻擊過讀建築而缺乏政治經驗。批評者看錯的是,建築系的訓練,完完全全是集中於學生排解難題的能力。建築系的畢業生,擅長以有限的資源,在有限的框架之內創作。最有創造力的,是去啟發其他人的能力,而非凡事自己做的一言堂。今時今日的香港社會,需要的這種富有啟發作用的能量。

廣告

「無知井裡蛙,徒望添身價。空得意目光如麻,誰料金屋變敗瓦。」歌詞中的浪子,其實是指香港。香港並不需要甚麼「抓緊發展機遇」。香港的路,從來都是香港人自己行出來的。過兩日曾俊華就算名落孫山,香港人也無須悲哀。他啟發我們的能量,將會長留我們心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