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楊繼繩的《墓碑》

2017/11/30 — 18:23

《墓碑》封面

《墓碑》封面

【文:江易飛】

花了近乎一年的時間,總算是讀完了楊繼繩的墓碑。當中記錄了58年至62年,中國大地上的一場大饑荒。在這數年之間,全中國死了超過三千萬人,少出生了約四千萬,在總體七千萬人命損失以外,經濟,農業,環境均受到嚴重破壞與摧殘,並為之後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線。

全套書分為上下兩卷,上卷詳細記述了不同省份於大饑荒年間的災情,在超過六百頁的上卷中,差不多沒有一頁找不到一個死字,教人讀得相當沉重…總體來說,各個省份所發生的事情有一個模式,就是在三面紅旗之下,五風肆虐。共產風使政權直接貫穿到整個社會每一個個體之中,個人失去了管控自己的自由,官員,即使是公共食堂中的一個廚工,也可以掌握農民生殺之權。浮誇風令官員為迎合上意,誇大估計農產量、鋼產量,大放高產衛星,而高產量引來高徵購指標。

廣告

為了迎合上意,大搞深耕密植,土法鍊鋼,大興水利,官員瞎指揮,強迫命令一發再發,導致嚴重的勞動力浪費,生產量不升反跌,結果不足以應付高徵購指標。官員又將矛頭指向已面臨饑餓的農民,認為他們仍有存糧,大搞反瞞產私分,過程中充滿了暴力血腥。

在農民在生死邊緣掙扎期間,執掌權柄的官員,大搞特殊化,私自開伙搞小灶是常見之事。在饑荒年間,一般農民死傷無數,官員及與其相關者則肚滿腸肥…

廣告

下卷則詳細分析大饑荒的成因,先破除自然災害之說,以詳細的氣候紀錄,指出天災年年有,三年是常年的事實。再破除蘇聯破壞之說,以歷史文件證實蘇聯撤援僅限於軍事方面,未有影響民生。

書中詳細點出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演變,總路線是回應反冒進的產物,實質是介定誰左誰右這個尤關生死之問題的鬥爭工具,大躍進則是總路線的具體呈現,強調唯物論的共產黨大搞唯心論,拋出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口號,全面冒進。人民公社則是以大同論的烏托邦思想為基礎,強調一大二公,強迫所有農民加入公社,讓政權全面控制個人生活,讓官員掌握人民生殺予奪之權。可以說,三面紅旗為上卷所述的共產風,浮誇風,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及特殊化風,提供了發展肆虐的條件。

在饑荒期間,絕大部份的高層官員,基於不同的理由,包括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以至趙紫陽等之後被視為清明的官員,均附和毛澤東的三面紅旗,僅有少數如彭德懷敢冒天下之大不諱,批評三面紅旗。結果毛澤東於人稱神仙會的盧山會議中變臉,將彭大將軍打成修正主義反革命集團,其他一眾官員則將毛澤東奉為神明,認為要信任毛澤東到迷信的地步,結果在文革期間,他們一一死在自己捧起來的神明之手。

盧山之變後,修正大饑荒偏左路線的發展一下子轉勢為強烈打擊右傾修正主意,結果原本有可能於59年剎停的大饑荒,愈演愈烈至62年,直至後稱七千人大會的五級中央工作會議才將錯誤的路線修正,卻又再引發三反,整風整社,四清等所謂社會主義革命補課的社會運動,把大饑荒的責任由中央官員轉移至地方幹部,把他們打成壞份子,日本及國民黨特務,以及變質份子,讓他們揹上黑鑊。以上的多個運動,亦為文化大革命之先聲,正式展開了之後毛劉之爭。其中的關鍵就在於,劉少奇對毛澤東說,「餓死了這麼多人,歷史是要記上你我的,人相食,是要上書的。」

掩卷之際,萬般慨嘆,不能謂自己讀通了這段歷史,但總算是加深了一點理解。有人說這些東西是花崗岩,在下會說歷史是沉積岩,在一頁一頁的沉積之間,將人類社會的發展記述下來。研讀歷史,正正就是要在沉積之中,了解發展的軌跡,吸取其中的教訓,透視未來的走向…

今年的閱讀計劃總算對得起自己,也為即將開始閱讀楊老另一鉅著,記述文化大革命的天地翻覆作了預備…

 

PS 建議有意閱讀這部書的各位購買原書,不要看網上版本,在下於好讀書網看過網上版,其中有不少修改與增刪,未必出於原作者之手,敬請小心。

作者自我簡介:以研讀花崗岩和沉積岩為嗜好的一個呆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