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歷史的彭定康

2016/11/25 — 15:18

昨天訪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步出機場第一句這樣說: ” It's really nice to be back in Hong Kong”。但我相信不少香港人卻想跟他說 “It’ll be REALLY nice to have you back to the Government House!”。

彭定康生於1944年,Oxford歷史系畢業不久加入保守黨研究部,30歲就當上部門主管,再於35歲選上國會,當過幾個內閣職位後,1990年當上負責統籌大選的黨主席,屬保守黨內重量級人馬。

1992年的大選,全地球都以為保守黨死定了,但彭定康卻扭轉大局,保守黨贏了,但彭定康卻意外輸掉自己的國會議席,首相John Major於是委任他當香港最後一任總督,那一年彭定康48歲。

廣告

之前的港督,大多數是外交部之類出身的高級公務員,頭上還有一堆上司,但政治家出身的彭督不同,可直通首相府,於是大有運籌帷幄的空間。

彭定康任內最受注目的,是他的政改方案,1995年那屆的立法局因而變相成為全面直選。直至近年,不少港人以為,這是英國人臨走前留下的「陷阱」,即是用民主來搞亂香港。

廣告

那些人太看得起英國人了,英國人在香港有巨大投資,1997年以後還想繼續在香港搵錢,怎麼可能想搞亂香港?

事實上,當時很多的英商,為了自己在華的利益,十分不滿彭定康因政改而跟北京吵鬧,於是紛紛向London打小報告,但彭定康還是頂著壓力。

讀歷史出身的他,看世事不只看這幾年英資的投資回報,更看後世會怎樣評價大英帝國撤出香港的這段歷史。這跟往後的特首,整個腦只想著5000萬呀、飛機遊艇豪宅呀、又或者家族生意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證明,沒有直選議會的制衡,不用廿年,香港已經變了樣。畢竟,港共除了有權用到盡、有錢賺到篤以外,什麼也不懂,對於英國人那種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器度嘛,丁點沒有打算學。

其實政改以外,彭定康的德政還有很多,公立醫院的服務在他任內就大幅改善了,他就曾經豪言,說沒有人會因為沒有錢而在香港看不了醫生。這種話,今天又有那個特府頭目講得出?

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土地,這就是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