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阿嘉仁波切的故事

2015/3/20 — 14:28

書店開倉忙了一陣,又回復正常的讀書狀態。

在書架中挑了阿嘉仁波切的自傳「逆風順水」重讀,去年巳讀了一遍,今次重看一節是十世班禪突然圓寂,中共中央搞了一場「選舉」,按照大清乾隆「金瓶掣籤」,尋訪轉世靈童的經過,而最終為何導致地位崇高的阿嘉仁波切決定出走,離開大陸。

廣告

與達賴不同,班禪與阿嘉仁波切本來都算是建制派,在達賴出走後,兩人成為統戰對象,阿嘉仁波切在1998年2月出走,當時出任佛教協會副會長、全國政協常委、青海省政協副主席及青聯副主席,前半生是共產黨合作夥伴,為何在四十八歲時突然放棄更高權位,選擇流亡。一切從班禪圓寂説起。班禪在89年出席扎什倫布寺內扎西南捷大殿開光典禮後忽然圓寂,據書中所述,當時班禪正構思成立「藏傳佛教委員會」,管理西藏佛教及寺院事務,在開光大典上也公開批評共產黨對西藏宗教文化破壞,西藏地區犯上「左」的錯誤。數天後班禪在睡夢中圓寂,引起了不少高僧的懷疑。

95年5月達賴喇嘛宣布了班禪的十一世轉世靈童,北京反應強烈,指責達賴否定中央政府在班禪轉世問題的最高權威。但其實在藏傳佛教中,班禪達賴均是宗喀巴弟子,按藏族歷史文化傳統,其中一位圓寂,就由另一位承擔尋訪轉世靈童責任。起初中央統戰部也認為在尋訪過程中徵求十四世達賴喇嘛意見,直至八九年達賴獲和平獎,才展開猛烈批判達賴喇嘛。

廣告

對藏傳佛教而言,靈童轉世是嚴肅、認真頭等大事,因為已脫離輪迴之苦的菩薩,為普渡眾生而再選擇到無明苦海。阿嘉仁波切指共產黨絕大部分人不尊重這傳統,認為是落伍、不科學。共產黨與西藏寺院及僧侶的關係,是「不信在管理信」。

為了反制「達賴集團勾結反華勢力、干擾尋訪靈童」,共產黨同年決定在拉薩大昭寺內舉行「金瓶掣籖」選出靈童,漏夜在半戒嚴狀態下完成,當時阿嘉仁波切已懷疑是一場戲,但仍然未至於決定出走。最令他震驚是由拉薩回北京的專機上,宗教局長葉小文毫不掩飾向他透露了整個「金瓶掣籖」造假過程,原來所謂掣籖是將三位靈童候選人名字貼在木韱牌上,放入黃色袋子,再放入金瓶中抽,而共產黨早巳內定誰當靈童,這位篤定當選者,其黃色袋內放了棉花,木籖入袋後自然比其他兩枝籖「突」了出來,一摸就分辦得到。阿嘉仁波切震驚之處是為何局長向他說出這個造假過程,如此赤裸裸毫不掩飾在這位高僧前踐踏其宗教信仰。

這位中央決定的十一世班禪不獲藏區僧侶承認,中央決定為他「灌漿」鞏固,要求阿嘉仁波切當這位靈童的「經師」,及為他舉辦十一世班禪坐床紀念活動,去到這一刻,仁波切立下決心出走了。

整本自傳令人看得心驚膽戰,一個半生建制派高僧,在共產黨手上變成敵人的過程,真實而細緻。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