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催淚香港》

2019/10/13 — 19:3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東邪西讀】

一本香港人的雜誌,應該說是書誌。今期Breakazine以反送中運動為題,寫出香港人數月來陣痛與傷痕。感激香港還有文字工作者,呼吸沉重,帶著良心,為時代記錄,在亂局中吶喊,在混沌中疏理,謀求思考出路。

「眼」的象徵

廣告

喜歡第一部分以「眼」為題,這場運動確實離不開「眼」,不論是特首的目中無人,警方的殺紅了眼,一再傷及無辜者的眼睛,Big Brother的監控之眼,還是處於收成期的一眾的利益之眼,均使大部分港人「看不過眼」。而看不過眼正正是我們覺得一些事件的出現與一些人反應有違人性。

這讓我想到佛教的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肉眼,讓我們能看見物質世界。在很多經典中,心與眼同論。道家說:眼者心之機,意指眼是心的開關,而孟子亦提及觀察人,先要觀察眼睛。我們亦常說,眼是人的靈魂之窗。眾生的心不同,眼也不同。難怪我常覺得林鄭有雙鼠目。

廣告

另外,我們亦常說「逃不過我們的法眼」。法眼,指能夠觀察真理,沒有障礙與疑惑的智慧之眼。的而且確,香港的城市繁華的表象與虛幻給鑿破後,一些人的昭彰惡行與居心叵測,都逃不過我們的法眼,我們直面香港本來的真實面貌與脆弱。

許寶強老師為我們的看不過眼作出解答,一切無非關乎我們想活得像個人,而政權卻屢屢把我們「非人化」(dehumanise)。只重閘機與經濟,只關乎權力操作而忽視蒼生,又認為青年人「no stake」,難怪大家如此看不過眼。

好好哀悼

第二及第三部分,記錄了不少運動參選者的經歷,讓人沉重與心痛,但我相信,對受訪者來說,有機會讓經歷見光,也是一定程度的情緒排解與紓緩。書中提醒我們,如壓抑創傷,人是可以由極度無力,變成暴烈憤怒,由power-under轉化為power-over,這正是以暴易暴的危險,受虐者有可能成為施虐者,如無底深潭。

Olga Botcharova 提出,應先哀悼,來回應暴力循環,容讓自己哭泣與撫摸傷口來排解。社會縱然創傷,卻打開缺口讓人瞭解制度之惡。例如若議會真正發揮作用之時,大部分人無須犧牲自己、走上街頭,可用文明手段處理衝突,因此我們更明白制度的暴力與議會的重要。社會創傷,認清現實,或許是必經階段,雖然痛苦但比活在虛假中,來得真實與勇敢。

訪問中,社工憂心,若運動消散,社會後遺症不堪設想,傷痛可能無從終結。心理學家則認為,這是香港的一個大規模的集體創傷,而且持續出現。當創傷事件不斷浮現腦海,令人緊張,可能已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當文明被瓦解,人則以原始的暴力方式去發洩。價值觀崩塌、家庭撕裂、自殺潮...... 沒有先進地方的體系會經歷這麼長時間的創傷而仍未修復。整個社會有否充足的資源、心理準備,迎來更多的後遺?也許,持續的齊上齊落,才是最大的考驗,因為遺忘從來都是最大的敵人。

新的眼光

走過傷痛,書誌最後一部分叫人重新肯定自己、肯定行動、肯定香港人,畢竟,我們從來沒有想到我們已走到那麼遠,世上沒有畢其功於一役。由眾籌登報的效率、亮燈人鏈的驚艷,到罷課的蔓延,都完完全全是顛覆性的超乎想像,應走出一戰定成敗的思維方式。係。香港人真係可以好黐線呀!

「催淚之城」的「催淚」,在於香港滿城催淚彈的惡味,在於無數港人的犧牲,在於我們面對制度崩壞的無力,在於我們面對踐踏的傷感,在於我們面對暴力的恐懼,在於我們面對前景的憂慮,在於我們面對不義的憤怒,但也在於人性的美好與史無前例的團結,造就了更有厚度的身份認同與更堅實的命運共同體。

沒有身後身。沒有回頭路。哪怕要摸索。哪怕會出錯。只能一直向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