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遊牧民的世界史》兼論漢族政權的迷思(二)

2017/12/22 — 11:02

小時候讀中史,所學的自然是斷代史,以幾個大一統的政權為核心去理解時代,最後變成理解朝代。除了元和清的「外族」政權,其他都是正宗中國朝代。而元是個短命鬼,清之所以能延續二百多年,因為他們同化/漢化了。

如今書讀多了點,就知道以上與現實差距甚遠。中史課造成的許多偏差,無疑是某種民族主義的結果。於清末民初之際,許多革命家和知識份子為了「回應時代」,都轉向民族主義,認為只有建立或宣傳民族主義,中國人才能集結成強大的力量,內抗滿清帝制、外禦列強掠奪。情形有如今日香港不少人認為要建立香港本土意識、身份認同、民族主義,然後才有足夠的思想和理念去對抗香港及中共極權。而所有的民族主義,都需要故事、神話,於是中國歷史就是一面上好的鏡像去講述這樣一個神話。在反抗滿清時,革命黨更強調漢族所受的壓迫,所以注重自古以來的漢族純種政權的傳續。孫中山早期曾經認為只要能推翻滿清,建立漢族共和國,大可以將滿清帝國的大量土地作為籌碼,換取外國支持革命。滿州(東北三省)、蒙古、西藏、新疆全都可以不要。不過後來他發現此種主張與已成形的中國民族主義不符,會失去大量民族主義者的支持,所以改而主張「中華民族、五族共和」。而說穿了,所謂的五族共和,主要還是由漢族中心本位的漢族中國人支持。

廣告

在這種背景下,自然生出許多民族主義神話。留意,要建立的其實不獨是「中華民族」這個新發明,亦是「漢」這個隱身在中國民族背後的文化、種族身份。回看香港中學的中史科,基本上完全沒有教授西藏、新彊、蒙古、東北三省的歷史。這幾個地區和民族,只有在被漢、唐、元、清征服和統治的幾朝,才被當成是中史的一部份。其中漢族中心、中原政權中心的視野是顯然而見的。這種史觀號稱是中華民族歷史,建立了中華民族的外框,實際填充的內容卻是漢族中心主義。到最後,中華民族及其共和國,不過是大漢沙文主義的代稱而已。

首先我們得理解,漢族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個複合體,在漢以前根本就沒有漢族的概念。商周兩代的中原,部落林立,沒有一統的政治、文化實體。各邦諸侯都有相對的自主勢力,有自己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商、周作為共主,只是最有權威和勢力的邦國。用今日的說法中原地區沒有統一的國家機器,也沒有辦法生產出統一的民族。春秋時代,邦國的政治和軍事目標,也不是要統一天下,而是作為最有勢力的諸侯,代理周天子穩定國際局勢。此所以秦的一統天下,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就是整個中國是可以統一的,被同一個國家機器所統治,從此才有逐鹿中原的戲碼。秦統一六國,然後就開動國家機器將原來各各不同的諸侯國打造成統一的國家。國家不單是軍事的統一,還有政治、經濟、行政、文化各方面。秦歷十四年而亡,卻為這個國家打好了基礎。到了劉邦統一天下,經歷吳楚七國之亂,真正的大一統國家機器才出現。漢族並不是構成中國的主體,而是被漢這個皇朝所創造的民族。在漢一代,中國的「傳統經典」才被確立,遍及全國的行政制度才出現,語言文化才開始趨同。要說這樣一個政權為純漢族政權,雖然一定對,但也有點攪笑。因為正正是這個政權創造了漢族。漢族在此前一點也不純,其純乃是漢皇朝經營的結果。

廣告

漢朝亡後,中國也沒有順理成章一直成為漢族政權而存在。正如《遊牧民的世界史》中指出,三國結束由司馬氏建立西晉,卻只維持了五十二年就進入五胡亂華的大混亂時代。連中國皇朝史也慣將之納入為魏晉南北朝。在漢族中心、中原中心的史觀而言,魏晉南北朝是個間場,但這一間足足間了369年。就漢族史觀而言,管叫北方做外族統治。但作者則認為自五胡亂華以來的北方政權,應該稱為拓跋國家。拓跋來源於鮮卑,這些國家結合了漢族和遊牧民族的特色,是東漢末以來遊牧民族和漢人交流的結果。這些國家的領袖大多兼有漢和外族血統,理解漢文化和國家制度,也掌握遊牧民的生活方式,更重要是擅長遊牧民的作戰方式。他們的舞台不限於中原北面,而是整個歐亞大草原。

北朝的政權固然是拓跋國家,至成功統一中原的隋、唐,也一樣是同樣的國家結構。統治集團中全都具有拓跋血統。簡單而言,隋唐也就是成功統一中原的拓跋政權,與秦漢所建立的漢族已相去甚遠。唐代編修南北朝歷史時,雖然刻意強調自己的漢族身份與前朝對立,在文化、政治、社會、血緣上,卻是毫無根據的。然而也是唐代這種歷史書寫,再度確立了漢族政權的定位。

甚至唐代的興盛和武功的卓絕,也與其拓跋背景脫不了關係。唐就是半個遊牧國家,所以對中亞草原的政治和軍事有深刻理解,固能成功周旋於當時的國際形勢而得利。

既然隋唐都不是漢族政權,之後能稱為漢族政權的就只剩下宋和明兩代。總結而言,所謂的漢族政權就只有漢、宋、明三代。如此的中國歷史可能會令不少民族主義者震怒,但卻是事實。漢族政權這個東西,事實上就是如此脆弱。

當然另一條民族主義者的救命草,應該是「漢化」,認為所有非漢族的統治者,能成功的條件就是在文化、政治上接受漢族的一套。這很可惜也是一個滿阿Q的講法。不過那是另一個題目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