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變相戒嚴,終極攬炒

2019/8/28 — 14:43

中環銀行區(資料圖片,原圖來源:政府新聞處)

中環銀行區(資料圖片,原圖來源:政府新聞處)

昨天(27 日)有傳媒指,政府考慮動用《緊急法》止暴制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見記者時便說,政府會考慮任何可行手段恢復社會秩序,相信國際會體諒,不擔心會影響香港的經貿地位。恰巧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同日在一個場合揚言,希望能實行基本法第 18 條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引入相關的全國性法律,將干犯罪行的人移送內地法院審訊。換言之,為了恢復所謂秩序,迎接十一,政府可以移花接木,重推送中條例,還加上緊急立法,變相戒嚴,剝奪市民表達意見及和平集會等權利。

一旦緊急立法,批評林鄭都有可能被指損害公眾利益,隨時受罰,言論自由再無保證。以言入罪的先例一開,國際社會還會當香港是有別於中國、實施一國兩制並有高度自治、值得給予各種優惠待遇的特區嗎?

本港及外國投資者、評論員,甚至普通市民,只要發表有損中港經濟的意見,或不配合國家政策而調動/運用資金,隨時要負上危害國家安全/穩定的罪名而坐牢。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政治風險揮之不去,加上國際政經環境和地緣政治跟六、七十年代截然不同,別以為六七年港英制亂後香港再上路的歷史會簡單重複。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已令不少廠商轉去越南、印度這些國家,香港背靠中國的地理/文化優勢只會減少,而不會增加。林鄭面對管治危機,只做門面功夫,對社會深層次矛盾視而不見,不是解決根本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之人。在這時再加大力度,打擊異己,推行變相戒嚴的措施,只會令國際投資者僅餘的信心也消失。

廣告

即使他朝宣布「戒嚴」告一段落,她/他們也不會再有意欲留在香港長期發展。良禽擇木而棲,各種不利政經因素加起來,《緊急法》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國際大企業和金融機構長痛不如短痛,把資金和技術調到其他地方,乃明智之舉。邱騰華又憑甚麼保證國際會體諒,香港一沉不起的情況不會出現(中國正面對經濟下行嚴峻的挑戰,別奢望靠大灣區打救,香港淪落為中國的普通城市,只會令中港損失慘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得以保持,對國家的貢獻不會因撤資潮及資產泡沬爆破而大幅萎縮?

更弊傢伙的是,林鄭的鐵腕政策不一定奏效,隨時弄巧成拙,賠上自己不特止,更連累香港永不翻身。

廣告

筆者在〈無大台的社會抗爭〉中指,示威者中間有可能形成一種「滴血為盟」的戰友關係,一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由於不少戰友在抗爭中已付上血的代價,她/他們更加沒可能半途而廢,令戰友白白犧牲。林鄭要強硬對付示威者,鬥爭不斷升級,去到血債血償的地步,到時連那些原本不太關事的市民也給扯進來,因為,她/他們無法接受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把年輕人趕盡殺絕。過去兩個多月,事態似乎往這個方向發展。緊急法一立,即使初期政府只是禁止市民蒙面示威,但抗爭者的策略會迅速調整和進化,最終迫使當權者施行網禁、報禁……對抗大搜捕行動,示威者不會坐而待斃,雙方衝突很有機會釀成重大傷亡。世界各地人民都關心香港人,同情香港人,不會坐視不理。特朗普即使最初旨在抽水,去到香港人大規模被清除/迫害的地步亦不能袖手,不採取嚴厲的制栽手段對付中國,比《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更辣的招陸續有來。

此外,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中共官商二代有很多資產存放在外國,他們本身亦有可能成為「人質」,萬一中美因香港問題決裂,難道只是平民百姓遭殃?林鄭和西環集團,江派或習近平,真的要賭得那樣大,連自己親友的利益也押上?以《緊急法》止暴制亂,除了令當權者重新感受到 everything under control,到底想香港的未來變成怎樣?

短短兩、三個月,香港人由反修例,被迫去到反緊急法,但和六七暴動遍地菠蘿不同,當下的社會抗爭,示威者並沒有傷害平民(當然不排除政府會派人矯裝搞一場大龍鳳,以便有藉口堵著外國政府之口),更未聞有搶掠和殺人的勾當。除了抗爭期間路面情況混亂,鄰近警署的地區飽受催淚煙侵擾外,平日市民的生活如常,並無惶惶不可終日,而令一般人感到生命受威脅者,其實是失控濫用武力的警隊,以及進行無差別襲擊的白衣狂徒。

如果香港人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權利沒有被扼殺,政府和警暴的苦主又不是那麼多,反送中的抗爭能量是不會如此強大和源源不絕。政府自恃武力強大,以拳頭代替尋病源和開藥方,說甚麼止暴制亂,令社會回復平靜/秩序,發展經濟,其實只是叫年輕人認命,乖乖回去做這個發達城市的奴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