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讎深恨重難弭息,「風物長宜放眼量」!

2019/10/10 — 14:4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逆權抗暴運動至今無疑是「愈演愈烈」,抗爭群眾堵路、放火、衝擊政府機構、破壞港鐵設施、搗毀個別商鋪和拋擲汽油彈的片段,以及防暴隊員凶悍的毆打和速龍成員的殘忍施暴場面,經已是夜幕下在香港不同地區慣見的街景風貌了。這樣的血淋淋火爆場景並非只是銀幕上的電影橋段細節,卻是香港人在社區環境中經常耳聞的悲劇和目睹的慘況。 況且,由於警方已毫不諱言的表示因著「策略需要」而安插「喬裝人士」滲透在抗爭群眾之中,相信「有所行動」所引致的暴戾情況更為複雜和詭異。 到底所謂「刑毀」和「暴亂」是否都是勇武抗爭者的肆意作為,還是夾雜著警方「喬裝人士」趁機製造的恐怖事端,實在難以有確切證據區分了。 

無論如何,在特區政府頒布《反蒙面法》後,「止暴制亂」的效果明顯不彰,反而更激化抗爭者的反抗意識,甚至助長拚命豁出去的情緒。 歸根究柢,仇恨和怨憤已深深埋在抗爭者和鎮壓者心中,報復式的心態往往衍生失去理智的行為表現。 筆者當然理解,無論對於抗爭者還是鎮壓者來說,深仇大恨的情緒不會那麼容易消減平伏,甚至有人指出這樣嚴重社會對峙和撕裂禍害,將會延及未來世代! 鎮壓的警員變成殺紅了眼的魔獸,勇武抗爭者被逼至死角頑抗,讎深恨重的怒火很難一下子弭息,不過,筆者還是引用毛澤東的詩句:「風物長宜放眼量」,對勇武抗爭者進言說說。

筆者是和理非一名,從「反送中、抗惡法」運動開始便一直參與其中,雖然沒有站在前線,卻參加過多次遊行請願,領略過催淚氣的辛辣感覺,至今仍然堅信必須繼續抗爭,絕不能鬆懈,也同時持守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原則。 為此,向勇武弟兄姊妹進一言並不表示宣揚投降或軟弱意識的「散水」行動,卻是貫徹「Be water!」的現場抗爭策略,認為適當的暫時退潮只不過是洪水般洶湧的蓄勢以待,以及伺機倒海翻江而已!

廣告

在理念和心態上而言,不少人早已指出抗爭運動是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 筆者以為,所謂「政治解決」其實表示「抗爭」雖然是必然和必須的「過程」,說到底最終的處理並非靠著「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你死我亡」對撼和以壓制手段令對方就範,卻是透過商討、協議,以至彼此妥協,甚或互相退讓而達致以軟著陸手法理順困難和擺平爭議。  筆者不是政治人物,並無「政治智慧」,但是總希望抗爭者在「抗爭過程」的同時,作政治上的考量,而必要時在心態上更要適應和予以配合。

就算從抗爭策略上考慮,有所調整以應對時局演變也是必須和必然的。 時至今天,被拒捕和被檢控的抗爭者已近二千五百人,雖然和理非和勇武者已漸次形成抗爭共同體,但是每次上百名弟兄姊妹的不斷送頭,不僅削弱和耗損抗爭力量,也或多或少影響軍心和鬥志。 筆者特別對於年輕抗爭者的犧牲深感傷痛。 從務實角度看,就算抗爭者沒有「政治智慧」,也必須有「抗爭智慧」,因為抗爭戰線既然在街頭巷尾,也在資訊網絡,在文宣輿論以至在國際舞台上,前線勇武抗爭者必須學曉靈活乖巧的戰略,可收可放,進退有度,勇猛而不躁動,避免落入魔警掌中,儘量保留實力。

廣告

從長遠抗爭來說,「風物長宜放眼量」的心態更為重要。 筆者當然明白年輕抗爭者對於過去「民主抗爭」運動的「三十年一事無成」甚有意見以至極度反感。 可是,筆者還是深信歷史上的任何抗爭運動,都是一點一滴的力量凝聚,甚或經過一代一代的經驗累積,抗爭歷史的一株樹必然歷盡經年以至跨世代的風雨磨洗,才能取得成果。 因此,香港當前的「逆權抗暴」運動必須承接過去的「民主抗爭」運動而繼續發展和演進下去,當然並會不止於和滿足於「五大訴求」,卻是必然走上追求「民主普選」的漫長抗爭道路!

最後,筆者以為,抗爭者堅持強烈勇猛鬥爭意識的同時,切勿被仇恨情緒所蒙蔽,因為洩一時之憤而帶著仇怨恨意抗爭行事,往往容易陷入迷失之中而偏離正道。 身為基督徒的筆者借用雅各書 (1:20) 的一句話作結:「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