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世代過去(耶利米書 25:1-14,32:1-33:26,29:1-23)

2019/8/16 — 17:18

如果一個使命花你數十年時光也不成功,還值得堅持下去嗎?這得要看如何解讀自己的使命。

耶利米書 25 章開首的宣講可以說是先知的小型工作報告:二十三年的宣講一事無成,南國猶大的執政和掌權者仍然沒有悔改。此時耶利米傳達了對猶大國的審判:猶大將會淪陷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之手。宣講之時尼布甲尼撒剛剛登基,卻已和眾先知一樣被奉為耶和華 — 而不是巴比倫神的 — 僕人。上帝且要使用耶利米宣講的神喻越發明顯的指出上帝的宏大計劃並不只是一邦一國,而是整個以色列所認識的世界都有改變,是故在呼召耶利米之時上帝已經召他為「列國的先知」(1:5)。可是,縱使耶利米的宣講是針對執政掌權一代,但要面對的心硬和叛逆並不只是一代人的問題。單單把一個班子除去,只是約西亞改革 2.0,已經無力挽救猶大國。同樣,今日香港的問題有些人歸咎是世代之爭,是「收成期」的一代向年青人的壓榨。試問就算那一代消失了,在這香港人面對的局面,是否一個太單薄的答案?誠然猶大執政一輩人的叛逆是上帝所嬲怒(正如香港人也不難指出「收成期」一代的問題),但就算沒有亡國被擄這代也終會過去,叛逆的問題卻不見得會消失。世代之爭之說問題在於「新一代必然比舊世代好」的潛台詞,「後物質」的世代一定不會犯「收成期」一代的錯。宏觀地看歷史就知道並沒有根據,否則就不會有耶穌引用著耶利米的話去潔淨聖殿吧!

過了十八年後(32:1),巴比倫的軍隊兵臨城下,上帝卻要向耶利米作一個玩笑般的舉動,要他在人人「賣樓著草」之時買一塊親屬的田地。經文沒有記載耶利米的即時反應,卻在一切手續都結束後回應以一個無以為繼的禱告:極盡讚美之詞卻仍然沒有開解當前的困頓。其實不難明白七十年的審判不單是對掌權一代,也是對耶利米這代的審判。雖然經文沒有言明,耶利米年幼受召加上三十多年的宣講,少計也是中年人,七十年不會是他能夠看到的日子(當時人沒有一百二十歲命)。試問那一個情況比面對看似要失去一切更絕望?看倌們,在這六月風暴之前,你們是否已經對香港的現況感到失望無力?一切的禱告和工作都好像徒勞?好像處身於無盡的黑夜,究竟盼望可以從何而來?

廣告

就在這時上帝就宣告必有人再置買這田地(32:43),今日所保存的地契將有人傳承,代表了以色列人被擄歸回。耶利米當然知道有歸回的一天,但單單知道不能釋懷。故此上帝用一張地契教導耶利米,他們這一代縱是不能看見歸回,但仍在這將來中有份。這份 “sense of ownership”(參予感)一方面為耶利米帶來盼望,另一方面也使他變得謙卑。面對上帝宏大而可望不可及的的計劃,這時謙卑並不是純粹信仰情操,而是以參予上帝的計劃為一己最終依歸。沒有人宣稱能夠明白上帝全盤的計劃,只有努力和謙卑才能明白甚麼是交托而得盼望。也因著這份謙卑耶利米才能對被擄倖存同胞作出勸勉,就是今日香港教牧界經常提及的「為那城求平安」(29:7),用今日的講法就是 “business as usual”,就像亡國沒有發生般生活,繼續結婚生子做買賣。如果成果不在這一代,人們只可以這轉變作為遠象,每日審視自己的行為是否有貼近。因著近日的社會事件很多人也高談盼望,但只是將之與絕望放到對反的位置,悲觀不會自動質躍成為樂觀,有如耶利米那個不完整的禱告。一無所有帶來絕望,故由絕望轉入盼望的過程就需要在順服上帝之中,得知自己於將來有份。

香港人爭取自由和民主的路道相當漫長,既是本地公民社會的必然結果,也是整個華人社會邁向國際、成為世界公民的一個環節。而所遇到的抗力也是深深植根在文化在基因,就是「洋務運動」式精神鉫鎖:除「富國強兵」外一切都不重要。這些都遠比今日的「送中條例」、「雙普選」等切身的議題更大,有很多香港人不可抗力的因素在其中。從耶利米的經歴教人明白,今日香港人參予爭取自由在整個民族,甚至人類歴史上有重大的意義,但都非全盤的計劃。若果今日的世代未是時候竟全功,我們只能謙卑地參予和讓自己的世代過去。就算是失敗,好像以色列人被擄,也有番盤逆轉的一日;同樣,如日方中的新巴比倫也有敗亡之期。其中的關鍵就是人在上帝的計劃中的位置是甚麼,這一代擁有和傳承的是甚麼。當日耶利米傳為巴比倫求平安,“business as usual”,就是保持準備和自己的身份。這不是消極空等,今日能夠積極參予的人們都應支持,但心㡳裡明白今日投入不是最終的鬥爭。就像耶利米的地契一樣,意識到今日看似徒然的努力在將來的美好有份,謙卑地讓自己過去讓後人傳承。

廣告

今日大量年青投入運動的,並不是甚麼「後物質」問題,而是他們感覺在這個本應是自己城市的未來無份,要以守護來掌握這城未來的一份,爭取 a stake in the society,否則就會就像 14 年傘後進入永恆復返的永恆復返的絕望。最後是否遂其所願倒不是最大問題。以色列人被擄後重整了自己的身份和信仰,才有七十年後能夠回到應許地建國材料,大流士的諭令只是不可抗力的因素。同樣,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準備自己和教育下一代具備公民社會的質素。時人盲目崇拜進步,只道謙卑深耕細作是精神勝利阿 Q 精神,忽略了民眾的質素和文化需要累積,是革命和暴力的改變不能翹的課。或許不是這個世代,但這堅持到了一天終能成為開花結果的養份。功成中必有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