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個別事件成為告別事件

2016/5/11 — 15:3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年,特區政府對一切醜聞都以「不評論個別事件」作回應。

前一哥曾偉雄一年前說退休後決不從商或從政,信誓旦旦表示只會做$1酬金的慈善工作。今天,高官退休冷河期未過,便竄進民建聯議員蔣麗芸的家族公司,以百萬年薪作顧問。解釋?天方夜譚吧!不評論個別事件。

永遠站在打工仔對面的工聯會,一年前與保皇黨們堅定否決男士七天全薪侍產假。今天,很介意被罵出賣打工仔的他們,大大幅海報說他們全力向七天侍產假邁進。解釋?夜以繼日地等待吧!不評論個別事件。

廣告

把接二連三的個別事件串連,便會發現同出一轍。

梁振英由字字鏗鏘的「N屆唔選特首」到堅拒落台;羅范椒芬由咬牙切齒的「不會加入政府」到企硬做行會成員;取消強積金對沖和標準工時立法由競選承諾到「研究過便等於兌現了」;特首防貪條例由梁振英候任時表示任內會嚴格落實到末期已到仍未見影蹤…… 誰看不出這是同一條腸出的語言偽術?

廣告

數之不盡的個別事件,令人質疑精神分裂是否特區政府及一眾保皇黨的入職條件。過去數天熱烘烘的還有新民黨與工聯會區議員聯署反對群育學校遷校事件。兩黨的區議員毫不猶豫地聯署反對,但其立法會黨羽卻在輿論壓力下轉軚贊成。如此自打嘴巴,還要解釋嗎?也是個別事件吧!

如果你的子女連續四年考試肥佬,每次也解釋是個別事件,你能接受嗎?

昨天,日薪過萬的馮煒光撰文,讓人反芻梁振英過去四年激起民憤的一眾個別事件。重溫震怒,不禁讓人嘆問:「個別事件」何時能成為特區政府和保皇黨的「告別事件」?討厭「個別事件」的,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請一起用選票給個別事主送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