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大家失望,對不起

2016/4/16 — 11:54

周庭與黃之鋒

周庭與黃之鋒

過去一星期的表現,確實讓大家失望,對不起。

不論記招抑或文宣,還是戶口和域名,創黨短短數天,香港眾志面臨各種事故。怪責自己安排活動不當、質疑自己未能平伏心境、後悔自己無故失言,那種久遺的自責感,再度湧上心頭,特別是自己失言,為香港眾志帶來打擊。

面對接二連三的公關危機,連累整個團隊,絕不好受;但更不好受的,就是看著網民留言,說著昔日對我抱著期望,今天卻是對我感到失望。犯錯以後,那種疚咎公眾,對各位自責的感覺,至今仍是揮之不去。

廣告

這個時候,不值得為自己開脫,也不需公眾替我解釋,因為再多的借口也是無補於事,因為事實很簡單:作為政黨領袖,我的表現實在未如人意。

過去一段日子,我明白到參與公民運動的學生,往往能在輿論層面,爭取多一份諒解,甚至「大人們」也會多加保護我們。不過,當我們決意組黨,早應預料改變的到來,在踏足政壇的一刻開始,這個學生身份的「保護罩」就會消失。

廣告

我清楚明白,學生身份的安舒區已不屬於我們組黨的每一人。年紀少,不再是表現差劣的借口;經驗少,也不會值得大家體諒。我們理所當然,需要被公眾以從政的標準評頭品足。我們的一言一行,也應該具細無遺地被你們放大檢視。因為,我們確是斬釘截鐵部署競逐公職的新興政團。

我充份感受到,公眾對政黨的基本要求,還有社會對政治人物的標準,絕對跟學生組織是差天共地。或許今天的黃之鋒,仍未符合你的期望,甚至你和一些私訊我的網民一樣,亦認為我走錯了路,黃之鋒從根本開始也不應組黨參政。

沒錯,去年二月我的確無意組黨參政。但在政改落幕和佔領告終,看著三十年民主運動無功而回,我不甘心。當香港的民主運動走到掘頭路後,如何跳出「民主回歸」的死胡同。省思以後,當意識到學生組織未能盛載「民主自決」的宏大綱領,並萌生組黨念頭,終在暑假期間立定心志,決意埋班開始組黨工程。

這個星期,有疲累乏力的時候,亦有心灰意冷的一刻。但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但我沒有打算放棄,那個遵從自己初衷,考慮半年後所作出的抉擇。

在這路途上,總有高低起跌,說不定未來我會跌得更傷,但在過去數天,大家的善意提醒,甚至是惡意批評,你們寫下的一言一語,也讓我學懂把步伐慢下來,學習謙卑待人,省減銳氣,謝謝你們,讓我成長不少。未來,或許我會犯錯,但請大家繼續以政黨的標準嚴格檢驗我,黃之鋒願意接受你們嚴厲的鞭策。

沒錯,選舉是很現實的事,到底九月四日過後,我能與你們創新時代,還是被時代淘汰?我不清楚。但,我不滿足於過去,也不安於現狀,所以我有責任思考未來,繼而把我思考的未來實踐出來。因此,我無悔參政,把我們對香港未來的希望,呈現出來。

創黨首週,經歷風風雨雨未如人意,下週就讓香港眾志交出成績。從明天開始,我們將會走出香港,連結國際社群,於世界舞台打好基礎,為香港自決累積籌碼,亦會開始每週發表一個範疇的政策總綱,透過政策倡議推動香港自主自立,深入社區繼續宣揚理念,為著未來重點跟進的地區議題,作好準備。

我們不會氣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