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議會一片和諧? 那戰爭就轉移到社會了

2016/2/9 — 14:42

意料之內的, 傳統意義上的泛民及其同情者, 或者是年紀比較大的香港人, 或者是警察與其親屬, 都會感到一定的恐慌. 他們恐慌的理由不同, 但同一個理由就是害怕事情將來會更升級下去, 去到一個他們很難避免在經濟與人身上受傷害和被波及的情景.

泛本土派很可能指責這些人, 當然, 能理解的是的擔憂其實也是很合乎人性的, 因為事情慢慢已去到超越他們能夠處理的範圍. 被擲磚會不會去到要開槍? 開槍是否就能解決問題? 還是走向一個更大的死局, 甚至導致埋下日後政治環境真的極端惡化後, 因為開過槍或過去的言論而被清算的可能性? 特別是公務人員, 自己越來越會陷入是否有可能有一天要進行這個選擇? 大家認識和想像中的舊香港, 瓦解的跡像已越來越明顯.

這不是不斷高調譴責暴力就可以解的, 因為這是一種雙向的.

廣告

如果政府的爭議工程或有問題法例不斷被譴責, 還可以不斷被通過, 一些政府人員的委任, 即使被大量人反對, 也不斷被無視. 那實際上, 這些示範, 就會令大家越來越對「譴責」這件事麻木. 譴責從一個道德指控, 慢慢淪為一個笑話. 而再也沒有人會因為害怕被譴責, 而不做自己認為需要做的任何事.

高調譴責, 是泛民的牌.
而現在泛民變成了小丑.
政府也想看到這樣.
卻不知道, 泛民其實同時也在保護他們, 讓事情停留在譴責.
政府對他們的譴責感到厭煩, 結果想要廢掉他.

廣告

政府想要廢掉了譴責對自己的作用, 不知不覺的, 同時也廢掉了對其他所有人的作用. 潘朵拉的盒子是不應該打開的, 這不是之前能夠花很多時間去預備的「佔中」, 而只是擦槍走火, 一個星火就可以燎原, 事情是那麼隨機, 你又怎樣在事先準備?

況且越想要事先準備, 反而越容易導致沒有回頭的大爆發, 敘利亞內戰的成因, 就是當初想要拘捕一些畫牆的學生... 看起來是防範於未然? 其實是相反.

社會就像一個煮滾水的茶鍋, 他屢積了壓力, 蒸氣就會向外排出, 如果沒有蓋子, 任由排出, 他還雖然熱還是溫和的. 如果你把出口收得越細, 排出的力量反而越暴烈. 如果你把所有的出口蓋住了, 那麼這個壺就會爆炸, 我知道很多人妄想, 既蓋住所有的出口, 同時期望能夠平和而不爆炸. 這是不切實際的. 既然一方沒有任何代表的候選人, 或者議員代表人數少到沒有影響力, 結果不會是反抗的沒落, 反而是所有的反抗力量都會走向暴烈和無法控制.

本來該在議會出現的爭執, 不在議會出現, 讓議會一片和諧? 那議會的戰爭就會轉移到社會了.

你可以看到, 2012 年的政府的選擇, 何其的目光如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