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無力感」領我們走向民主

2015/5/8 — 2:11

Penelope Tang,從事藝術和音樂的90後,自由工作者。看見社會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決定走出安逸,看清現實,將無力感化作動力,以勇氣對抗強權,以決心彰顯公義。

要以一個詞語形容對雨傘運動的感覺,我會用「無力感」。

早於梁特首就任之時,因著他的往績,我對香港前景未敢樂觀。接著,新界東北、國民教育、特首僭建風波、電視牌照風波等等…... 荒謬事件層出不窮。

廣告

猶記得上年七一遊行,中途下起大雨,我和友人躲在旁人的雨傘下避雨。沒想過,這互助互勉的景象,竟是雨傘運動的預演。曾有評論指香港人一貫奴性,「每逢大節出嚟行一行,第二日照返工返學。」我心想:「又好似真係噃。」但又可以做什麽呢?事到如今,特區和中央政府對市民遊行似乎已看不上眼,不痛不癢。

扯遠了,無非想說,市民在雨傘運動中很多前所未有的行動 : 在夏慤道與警察對峙、催淚彈驅趕不去、到政總門外紥營等等,不是一時三刻造成的。

廣告

正因為我們什麼都做不了 — 梁特首沒申報的五千萬被揭發了,下文欠奉;全球首屈一指的貧富懸殊系數,自回歸以來更每況愈下;做牛做馬的薪金永遠追不上瘋狂樓價 ....。說到這裡,我想起曾經探訪過的露宿者、在教會認識的單親家庭、基層街坊、老友記。一張張面容,一個個有血有肉的故事,他們都值得受更多關注。

信仰領我走出安逸區,看清現實世界,更使我深切體會這世代的不公義!

我們沒有辦法進入建制改變現況。我們投訴、請願、遊行,打後往往不了了之。香港被視為文明的城市,可是政府卻一次又一次用無恥手段,我們無法以「正常」的方式爭取我們應得的,只能以「犧牲」換取僅餘的發聲。

店鋪生意受到影響,警民之間的僵持局面變本加厲,但說到底,一班市民怎麼會處於這種水深火熱呢?

在這個充滿荒謬、欺詐、貪婪的時代,對發生的一切一切,大家都看在眼內。就讓這份「無力感」,化作動力,使我們有勇氣做正確的事,有決心拒絕妥協,且為彰顯公義付上更多。 願真普選實現。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另看書本網站瀏覽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