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讚香港抗爭者勇敢 英哲學家 A.C Grayling:他們正承受西方國家人民沒有的威脅

2019/8/13 — 14:45

英國著名哲學家 A.C. Grayling 昨晚 (8.13) 參與澳洲時事評論節目 Q&A 。他回應有關香港近期抗爭時,表示香港人展現出勇氣,並形容他們正面對很多西方國家人民未能感受到的威脅。

有份參與澳洲昆士蘭大學集會活動的大學生 Drew Pavlou 在節目問及嘉賓對於香港近日抗爭,以及在澳發生的中港學生衝突的意見。

Grayling 表示非常同情香港抗爭者,並希望他們可以保持克制,因為以往已可見到中國政府失去耐性時的處事手法,包括 1989 年天安門事件。 Grayling 亦認為香港抗爭者表示相當勇敢 (courageous) ,並指如果西方國家人民在倫敦、悉尼等地示威的話,他們不會面對香港抗爭者所承受的威脅,因此必須對香港抗爭者致敬 (takes their hats to them) 。

廣告

他亦指昆士蘭大學中國留學生威脅香港留學生的事件令人相當憂慮。因為當大量中國學生到外留學時,他們當中會有人在監視他們一舉一動,而此些舉動顯示中國政府對事件的耐性有限。

廣告

同場另一位講者 Li Shee Su 則認為現時有不少有關香港的報道,所以要小心審視報道以取得平衡看法 (balance view) 。他指現時媒體有偏頗情況,例如當在澳洲發現炸彈時,媒體會稱其為「恐怖分子」,但在港同一情況,媒體則會稱其為「民主抗爭者」。然而,現時並未有證據顯示今次香港示威者有使用任何炸彈。

他續指,今次抗爭活動相信是源自香港經濟逐步下滑,而令年輕人感到沮喪所致。主持人 Tony Jones 再問及 Li Shee Su 是否擔心有中國政府勢力監察學生時,他表示的確令人憂慮,但同時指出美國政府也有類似舉動,監控到外的國民是否威脅到國家利益。他再指暴力行為會令「抗爭」失敗,並指相關暴力反映背後似乎有組識控制抗爭者行動,包括情報機構。

Drew Pavlou 則指對 Li Shee Su 暗示香港學生為恐怖分子的說法令人極為失望。主持人再問及 Drew Pavlou 亦有對中國留學生發表較差回應,是否反映中國留學生及香港留學生雙方已變得已不再讓步。他坦承自己的回應可能有點「不成熟」,但提醒自己只是和平示威者,不應因而收到死亡恐嚇,並批評主持人問題不公允。

與會其他政治人物則表示,澳洲不容暴力事件。歷史學家 Claire Wright 亦認為大學應該容許不同意見討論,並對於有 Drew Pavlou 這類敢言、密切跟進時事的學生感到欣慰。她同時對 Pavlou 收到死亡威脅表示遺憾,並重申不接受大學或任何地方出現暴力。她指香港今次事件真正源頭顯示不是《逃犯條例》,觀乎抗爭歷史,抗爭從來不是一兩個法案所致,反而是由政府有沒有聆聽市民意見,以及市民真正面對的問題等引起。 

文/Edward Ho 、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