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豆知識】議員的責任是甚麼?

2016/1/26 — 17:15

有些人主張,人類所有行為,都是經濟行為。
說到底都是取得物資,收入,然後消費在自己喜歡和需要的東西上。
包括衣食住行,很多香港人就因此覺得,
人應該專心進行經濟行為,而不涉及政治行為。



但這種想法,一定是錯的。因為人類的經濟行為,是會互相影響別人的利益。
例如在一間食店附近,開一間會排放有毒氣體的工廠,一定會傷害到食店。
你的經濟行為會影響到別人的經濟行為,最終產生不滿甚至衝突。
而人類的經濟行為與交流越繁榮,衝突就越多,越難解。
如果衝突一直不處理,那就會不斷的惡化。
食店的老闆最後活不下去,可能就殺死工廠的老闆。
這樣就是對雙方都最差的結果。

大家所討厭的「政治」,其實正是處理衝突的學問。
他的目標是防止不必要的衝突發生。
或者在衝突發生時,透過各種手段,令雙方都能夠接受而化解衝突。
這些手段可以是調解,可以是討論,可以是賠償,可以是鎮壓。
例如上面的案例,在血案發生前,還是有很多解決方法的。

比方說把工廠開在別處,不去影響食店。
也可以工廠把部份的收入分給食店,彌補他們的損失。
又或者工廠付一筆錢讓食店搬走。
又或者工廠說服食店變成了工廠的食堂。

這一種怎樣把一個衝突,弄到大家接受甚至互惠的政治。
一點也不如刻意印象中的「骯髒」,反而是維持人類共存所必須的。
也就是說,以政治處理衝突,正是為了保障我們能夠安然的繼續過經濟生活。

但是社會有成千上萬種不同的人,並不是每人都懂得用政治解決問題。
他們可能沒有那個耐心去商議,或者沒有那個智慧想出辦法去解決。
或者沒有知識去理解那些問題原因,或者單純沒有興趣。

但不發言,又沒有人知道我們的意見,那怎樣辦?答案是「議員」。
議員的作用,就是代表一群人,去代表他們的立場,說出他們的意見。
並嘗試想出以政治的方式去解決任何已有的衝突。
現實上不可能所有人都參加議會討論,
所以才會有議員專門為支持自己的人說話。

議員的責任,就是代表一群人,
參與一場他們不能或不想去參與,卻影響到他們未來與權益的會議。
議員作為職業,就是一群代客開會的人。
跟代人餵奶的奶媽,
代人開車的司機,
代人救火的消防員,
都是一樣的,就是當一個專業,做一些本來該是那些人自己的責任。

議員會負責監督著議會出現的每一個議案,
例如法律將會有甚麼改變。

為自己所代表的人,發表意見。
推演這些議案會導致甚麼結果,
表達支持者們會產生的不滿或疑慮。
會因為這些議案而有甚麼得失。
甚至在某些場合,要講出這些議案通過,
會對社會有甚麼嚴重的不良效果。

由於不同的議員,代表不同的群體。
所以他們之間也會常有衝突,這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也反映了他們代表群體之間的衝突。
議員私下可以是好朋友。
但在公事上,他們必須代表好支持自己的人。

如果他所代表的群體,對一個議案非常不滿。
那議員也必須,將這種不滿,放大到議會裡。
讓別人知道隨便通過這法案,很可能會引起社會撕裂。

議員在議會裡,可能會大罵,會打架,會激辯,會拉布。
有些人單憑表面,就以為議會應該溫文儒雅,這些激烈的行為是不正經的,
他們卻不明白,這些行為才最負起了議會的機能。
因為如果該議員底下的支持者,真的會因為這議案而極度憤怒的話。

他們的反應一定比那個議員做的,還要誇張和危險百倍。
議員深知這點,而做出的行為,其實就是透過發出警告。
讓議會裡其他人,完全從你的劇烈反應中,感知到危險性。
在投票之前,議員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解釋給議會其他人知道。
他和他所代表的群體,為何會支持或反對一項議案。
以及他們反對的程度有多大。

如果沒有議員把他們的憂慮表現出來,而這些法案通過後。
那麼在這法案中,被影響權利或利益的人,就會群起反抗。

正如有些人覺得議會應該斯斯文文,互相合作,輕率通過議案。
這樣的議會,其實沒發揮任何消減衝突的效果。
這種徒具其形的議會,因為無視了每個法案的反對意見。
最終整個社會必須充滿怒火,大家人走向討厭政府,
引發最巨大的連鎖效應。

因此,無法將社會上的憂慮和不滿盡可能傳達,
並細心審議每一個法案的議員,其實是失職的。
他們本來的作用,就像是大門護衛。
遇到可疑的人進入,一定要查清楚他的身份,而不是任由他通過。
如果一個大門護衛隨便讓所有人通過會怎樣?
那麼大門就形同虛設,治安會崩潰。

惡法就是亂源。
所以,一個無法和疏懶審議議案,隨便就讓議案通過的議員。

就是一個懶惰的護衛,他沒有幫社會守住門口,讓亂源隨便進入。
把一堆影響大量老百姓生活的議案,輕率的通過。
每一個這樣的法案被通過,社會就會進一步走向動亂。

讓不公平和有問題的惡法成為了法律之後,
法律本身的毛病將會變成現實,不斷製造出尖銳的矛盾。
受害或者損失的人,屢積起不滿,
最終爆發出衝突,這就是選了不盡責的議員,或者議員沒有做好的結果。
不審慎的去審議案,唯一的結果,就是社會會因為動亂而滅亡。

所以議員的責任,正是去懷疑每一個議案,盡可能找出他的所有問題。
放在檯面討論,以力保那議案是不會對社會構成不良影響和衝擊的。
並將議案盡可能修改到不會引起大禍,
如果怎樣修改都不能做到,就應該斷然的否決他。

如果沒有思考副作用,僅僅只是開會和投票,只有贊成或反對。
那麼實在也沒必要「議員」了,還議甚麼?
打個電話說自己贊成或反對就好。

如果有人產生像「議員的責任就是通過議案」這樣的曲解。
這跟說守衛的責任就是幫賊帶路去綁架居民沒有分別。
當然我不排除那種人自己真的當過綁架犯的幫凶就是了。

[文:ChengLap]
[圖:蕭邦]

原刊於光輝歲月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