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豐子愷支持簡體字?

2016/3/4 — 11:08

【文:chengkman】

豐子愷去世已四十年,今天香港有繁簡之爭,黨媒炒作豐老漫畫舊作,以證明他也支持簡體字。

豐子愷的漫畫,題字寫繁體字,署名子愷,若署全名,則為豐子愷,不是丰子愷,不在乎多寫很多筆。他的字好看耐看,豐字寫成丰,是大殺風景。

廣告

丰與豐是兩個字,權威的北京中華書局《王力古漢語字典》指出:「兩字古音不同,古意也有別。丰字一般只用來形容容貌和神態,豐字卻可以形容各種事物。丰字既表容貌丰滿,又表儀態美好;豐則重在表事物的豐富、繁多。」可見兩個字誰也代替不了誰,很不幸,簡體字裏只有丰沒有豐,豐被丰代表了。

廣告

豐字被消滅,豐子愷是否有意見,我們無法知道,他是否自願地支持簡體,更加無法知道。

豐子愷是弘一法師的學生,信奉佛教,與世無爭。八年抗戰,老家緣緣堂毀於空襲,他躲過了日寇,卻躲不過文革。七旬老人,運動初起就被抄家,名列上海十大重點批鬥對象,罪名包括反革命畫家、反共老手。網上有一篇〈豐子愷的晚年〉,作者劉英,原載2005年大陸《讀書文摘》,當然是簡體字,其中一段如下:

在畫院(上海中國畫院)的一次批鬥會中,造反派把豐子愷按倒在地,用腳踏用皮鞭抽,在他的背上澆了一桶漿糊,貼上大字報,然後讓他雙膝下跪低頭認罪。批鬥會結束後,因他跪得時間太長,站起來時眼前發黑踉踉蹌蹌又跌倒在地。他回到家後,甚麼也不說,只是不停地喝酒。妻子和女兒看到他滿背的漿糊和疲憊不堪的身軀,痛心得哭起來,可他仍是強作鎮靜,反過來安慰她們,說:我不是照樣回來喝酒了嗎?不要去談這些,不要管它,給我把酒斟滿一點!

豐子愷飽受摧殘,患上肺癌,1975年含恨長逝(其子豐華瞻語),要到毛死三年之後,才「平反昭雪」。

適逢文革五十周年,姓黨的利用完豐子愷的文字改革漫畫,如果有點良心,應該寫紀念文章,譬如說豐子愷雖然支持簡體,文革來了仍然免不了挨打。

豐子愷是散文大家,寫過一篇〈帶點笑容〉,在林語堂三十年代主持的宇宙風雜誌上發表。文章裏說:

我並不主張照相時應該板臉孔,也不一定嫌惡裝笑臉的照相。但覺得照相者強迫鏡頭前的人「帶點笑容」,是可笑,可恥,又可悲的事。

文章收進《緣緣堂再筆》一書,舊書重讀,不禁聯想起至今不自願回香港的李波,早兩天在大陸某地召開“記者會”時的勉強笑容。

豐子愷的漫畫很特別,十多年前在杭州買了一幅木版水印複製品,此後人在哪裏就掛到哪裏,現在掛在倫敦家中。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