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財經記者,提防政府將經濟受損責任推給示威民眾

2019/7/29 — 16:38

【文:BW(前記者,現為大學新聞系老師)】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民間抗爭沒完沒了,過了近兩個月,政府對民間訴求無動於衷,同時不斷提出「向前看」,各政策局開始發佈此議題外的其他政策及變動轉移視線,例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上星期四就公布金融管理局換帥安排。

根據新聞公報的紀錄,有記者提問「一連串事件,會否擔心影響到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但陳茂波將問題歸咎於「一些暴力事件,事實上對我們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是有所損害的」。陳茂波星期日網誌亦再次提出示威抗議及暴力衝擊,影響市民生計、國際形象及營商環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星期六出席電台節目時亦有類似論調,認為社會暴力衝突為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廣告

很明顯,政府不斷推卸自身管治及政治問題,試圖將問題塑造成街頭、警民衝突,又將本港經濟受損的責任推給示威民眾。究竟真正損害外資信心的是什麼呢?

投行指政府接納民間訴求對投資者最有利

廣告

投資銀行大和資本日前發表研究報告清晰指出,香港現時面對的是「史無前例的政治危機」(unprecedented political crisis),目前對投資者最有利的處理方法,是政府接納民間大部分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政府如果進一步收緊示威活動,或者對待示威者的武力升級,才容易令營商環境變壞,對香港經濟以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都十分負面。

外國旅遊警示反映港府處理手法才是問題核心

細心檢視各國向香港發出的旅遊警示,不少國家之所以發出警告,主要並不是因為示威者的「暴力」問題,而是對特區政府的應對手法沒有信心。例如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的最新警示指出,過去兩個月香港有示威抗議逃犯條例修訂,「政府(對這些抗議)的回應方式不時令場面演變成衝突」(原文:the government’s response have intermittently turned confrontational)。愛爾蘭外交及貿易部的警示就提及,示威活動整體和平,小部分示威者與警察有個別衝突,警察會使用催淚氣體、胡椒噴霧及橡膠子彈。可見外國的旅遊警示主要是對政府及警察維持秩序的手法及能力沒有信心,而不是擔心國民受示威者攻擊。

信貸評級機構認為抗議制衡政府有利港評級

另外,信貸評級機構穆迪七月初的報告就指出,香港評級未來可能被下調的主要風險,是香港的政治及經濟自主性被損害,令內地與香港的差異消失,而民眾的抗議活動反而是有效制衡政府的手段,有利維持香港的信用狀況。

仔細分析一下評級機構的評級準則,以標準普爾為例,他們的評級準則主要分五個範疇,與政治比較相關的,主要是制度範疇(institutional assessment)。在此範疇的細則中,確有考慮一個地區的內部衝突會否對政府做成影響,但著墨非常少。反而政府的施政透明度以及問責性,包括政府的權力有否得到制衡、法治有沒有得到尊重,以及媒體能否獨立運作,提供可靠資訊,這些評分的著墨就更加多。

香港自 97 年以來,標普對香港的信貸評級總共變了 7 次,5 次都是升,只有 2 次下跌。第一次是 98 年 9 月, 當時香港經歷亞洲金融風暴,而第二次降級就是兩年前 9 月,主要是因為擔心內地太快的信貸增長造成債務問題,很容易影響到香港,特別是內地與香港在制度及政治上有十分強的關聯性。大家不妨回想,2003 年有 50 萬人遊行反廿三條,2014 年試過 79 日的雨傘運動,2016 年 2 月旺角街頭出現的衝突都好,都從未影響過評級機構對香港的信貸評級。

政府本星期三將公佈香港第二季經濟數據,有機會調整今年經濟增長預測,我在此建議財經記者們,下一次遇上財金官員特別是問責官員時,盡量避免籠統的提問方法,如:

「香港社會一連串的衝突事件,會/有資金流走嗎?會影響經濟嗎?會下調經濟增長預測嗎?會擔心有更多國家發出旅遊警示嗎」。

大家可以考慮更具體更清晰的提問方向,如:

 「投資銀行大和認為,政府接納民間訴求才是對投資環境最有利的出路,相反武力升級、戒嚴等都十分不利香港經濟,政府可否承諾不使用更高武力以及不戒嚴,以免損害經濟?」

「美國的旅遊警告認為政府應對示威方法是令現場多次衝突升級的原因,政府會要求警方克制以及停止激發衝突,令美國撤銷旅遊警告嗎?」

「愛爾蘭的旅遊警告提及要國民留意警方使用淚氣體、胡椒噴霧及橡膠子彈的情況,政府會要求警方減少使用這些武器,令愛爾蘭撤銷旅遊警告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