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貪官賺盡 香港埋單 — 兼回應沈建法教授

2015/3/25 — 10:55

為了支撐內地官員每年從水貨集團收受幾十億元貪款,香港人付出了多少代價?這便需計算陸客消費對於社區和環境影響的「界外成本」。

筆者在《明報》3月4日《陸客成毒癮  梁振英推港入窮巷》一文中分析,為了向包含水貨客和掃貨客的7.7萬人「陸客流動社區」提供符合政府規劃準則所要求的公共空間,便須投資公帑1390億元,,由於「根據經濟學者關焯照及周文林去年利用計量經濟預測模型推算,一刀切削減兩成訪港陸客(即約950萬人次)會令本港生產總值減少400億元」,因此推論「若果全面考慮社會整體成本,每削減一人次陸客香港最少倒賺700元」。換句話說,將每年陸客數目從五千萬削減至四千萬人次,香港可穩賺70億元。

廣告

中文大學沈建法教授在3月9日《明報》撰文《每削減1人次陸客,香港最少倒賺700元?》,認為上述結論「似乎不盡合理,不合邏輯」,因為「公共空間建設的投資是一次性的,每年可供7.7萬陸客使用,至少使用20至50年。如以20年計算,香港在公共空間方面的每年每人次陸客的補貼是二十分之一,即245元...因此每1人次陸客使香港淨賺3955元」。

沈教授願意探討陸客消費引起的界外成本,補足多年來本地學者政策研究的一片空白,實屬可喜可賀。可惜沈教授的上述質疑,是基於兩項對筆者和關周兩位學者分析的基本誤解。

廣告

低估社會成本   高估經濟效益

首先,沈教授混淆了用於決定政策取捨的「靜態分析」和計算社會成本效益的「動態分析」。

香港市民今天最擔心社區質素因陸客擠迫而變差,所以放在社會大眾面前的抉擇,是投資1390億元以回復原來應有的公共空間,還是削減950萬人次陸客而令本港生產總值減少400億元。這是此時此刻政府需要面對的政策選項,正是筆者進行「靜態分析」的目的。「每削減一人次陸客香港最少倒賺700元」的推論,是在削減兩成陸客的框架內分析,筆者從沒有如沈教授所言倡議「全部停止陸客訪港」。

反過來說,若果要做陸客消費的社會成本效益「動態分析」,便需估算未來一段時期(例如20年) 的總經濟收益和社會環境成本,遠不止於增建公共空間的投資,例如額外的道路、鐵路、公共泳池和商場投資、以及由此引伸的廢物處理、空氣和噪音污染的健康成本,還有小商戶和創業者因租金推高而被擠壓掉的經濟活動,都是全社會實實在在付出的代價。這是十分有意義的政策研究,但並非筆者在《陸》文所涵蓋的分析,希望有本地學者能擔此重任,因為現今特區政府不重視科學研究,公眾早已不存厚望。

其次,關周兩位學者去年發表的計量經濟預測模型推算,只是分析削減陸客後對本港生產總值的負面影響,不能引伸作為增加陸客對本港生產總值的貢獻。換句話說,削減陸客950萬人次會令本港生產總值減少400億元,不等於增加陸客950萬人次會令本港生產總值增加400億元。事實上,假設其他制約條件不變,增加陸客的效果,必然受經濟學上「回報遞減定律」所規範,即陸客增加越多,每人次陸客的經濟貢獻越少。因此沈教授說「每1人次陸客使香港淨賺3955元」,雖受業界歡迎,卻難有實證支撐。

沈教授早年在華東師範大學畢業並任教,在內地有很深的人脈網絡,若果能就水貨交易如何影響兩地經濟發展作深入研究,定對港人俾益不淺。

窮根究底,香港人為陸客付出了千多億元的界外成本,其中一項是用來補貼內地貪官每年幾十億元的水貨贜款,同時令很多本地商人在有意無意間成為受惠於走私活動的共犯。稍有智慧而尚未被政治計算沖昏頭腦的官員,都明白「反水貨」與「反反水貨」正在令界外成本與日俱增,而且社會譟動不會因官員齊聲譴責而消失,反而因為有人把問題上綱上線而製造更激烈的社會對立。「貪官賺盡、香港埋單」這種荒唐現象,恐怕只會在梁振英治下的特區才會出現。看來在深圳河對岸,上上下下感謝梁振英特首的官員真為數不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