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貿易戰不休 或顯示西方對華定位已變

2018/7/25 — 15:03

近日,中美關係可謂高高低低跌宕起伏。

中美關係跌宕起伏峰煙屢起

原本以為,副總理劉鶴訪美談判,與特朗普會面,兩國稍後於 5 月 20 日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六點共識,大家且可以鬆一口氣,兩國貿易戰可暫告偃旗息鼓。不料 5 月 29 日晚,美國又再點名「中國製造 2025」,並宣布對有關企業 500 億美元的產品,徵收 25% 關稅,霎時烽煙再起,讓之前劉鶴訪美的努力愰如徒勞無功,反像被摑了一巴掌。之後,美國又再出招,宣布收緊與「中國製造 2025」高科技領域有關的研究生赴美進修簽證。此外,放生中興一直「只聞樓梯響」,卻傳出美方條件不斷加碼,大家且要擔心會否有另一中國科技龍頭再遭美國拿來祭旗,一派山雨欲來。

廣告

總之一句,雖然特朗普開口埋口說習主席是個好人,但卻笑裡藏刀,口蜜腹劍,背後磨刀霍霍,兩國商貿經濟上難言休戰,反而烏雲蓋頂,磨擦糾紛沒完沒了。

美國緊咬不放,是純粹因為商務糾紛?是因為美國換了特朗普這個出爾反爾的莽漢總統?還是還有其它更深層次的政治原因?

廣告

《經濟學人》替西方承認看錯了中國

很多朋友或許對一件事走漏了眼。

今年三月,在歐美甚為權威的《經濟學人》雜誌,有一期題為〈How the West got China wrong〉(西方如何看錯中國)的封面報導。當中指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使自己可以終生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那是使中國由專制(autocracy)走向獨裁(dictatorship),這一重大變化,證明西方過去 25 年是看錯了中國,甚至是「對中國 25 年的賭注失敗」。

該報導進一步指出,在蘇聯解體後,西方國家歡迎中國加入全球經濟秩序,西方領袖認為,讓中國參與世貿(WTO)等組織,能讓中國遵從二次大戰後建立的一套國際規則,並期望經濟一體化能鼓勵中國融入市場經濟,而隨著中國經濟越來越富裕,人民就會追求民主、自由、權利、法治。

文章說,在胡錦濤掌權時,大家仍然相信西方的押注會有回報,但習近平上台後,令人開始質疑,這種幻想已經破滅,習已將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推向打壓和國家操控。

當日大家對此或許掉以輕心,但事後看來,這並非只是一本雜誌的個別觀點,而大有可能是西方對中國認識的「典範性轉變」(paradigm shift)。

「經濟改革最終會帶來政治改革」幻想破滅

不錯,「經濟改革最終會帶來政治改革」,「市場經濟會帶來民主、自由、權利、法治」,確實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學術圈、知識圈、政治圈的典範性想法和觀點。

舉個例:想當年,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風華正茂但卻被北京視為「眼中釘」的香港民主派領袖李柱銘,曾數度訪美游說白宮以至克林頓,希望美國能夠繼續在貿易上給予中國 MFN(最優惠國待遇),背後的理念就是這一套,哪怕當時是六四之後。

但習近平上台後的所作所為,無疑已讓上述幻想破滅。《經濟學人》甚至認為,西方勉強容忍中國濫權的時間越長,將來挑戰他們的危險就越大。

習近平修憲,香港和海外華人知識界的批評聲音,他當然可以當作耳邊風;但西方世界對此反應之大,以及惹來的猜忌,恐怕卻在他意料之外,且後患無窮。

十九大「強國」目標「強軍夢」讓西方起戒心

我相信,近年中國挑西方敏感神經的,不止單單修憲一項。

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中國要在 2035 實現社會立義現代化,之後到本世紀中業,再把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成爲「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此外,報告中進一步在「中國夢」之餘提出「強軍夢」,要建設一支「能打勝仗」的「世界一流軍隊」,「向能打仗、打勝仗聚焦」。

中國雖然不斷強調「永不爭霸」,且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範圍,但十九大報告中提出這些「強國」、「國際影響力領先的國家」、「強軍夢」、「能打勝仗」等目標,中國人自己看來理所當然,但在西方看來,或許已經大起戒心,覺得新一波大國競賽已經迫在眉睫,而中國在南海的頻繁動作,更可能被西方拿來對號入座,成了最佳註腳。

「強國」之路「中國製造 2025」遭西方針對

此外,邁向「強國」目標的其中一條主要路徑,無疑就是「中國製造 2025」。這個規劃是中國在 2015 年頒布,把工業目標由國內轉向國外,提出:通過三步走實現製造強國的戰略目標:第一步,到 2025 年,「形成一批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跨國公司和產業集群,在全球產業分工和價值鏈中的地位明顯提升」;第二步,到 2035 年,「中國製造業整體達到世界製造強國陣營中等水準」;第三步,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即 2049 年),「綜合實力進入世界製造強國前列,製造業主要領域具有創新引領能力和明顯競爭優勢,建成全球領先的技術體系和產業體系」。

中國這個規劃當然並非由市場自然而然發生,而是涉及大量政策扶持和政府資金投入,並由國企實現。這種模式在西方被視為「國家資本主義」,受到很大猜忌以至質疑,美國更擔心製造業的霸主地位會被中國所取代,於是難以安寢,得先發制人,這也是「中國製造 2025」近日被多次針對的原因。

於是,中國人自己心目中的「志氣」,在西方人眼中卻成了「威脅」。大張旗鼓大肆宣傳的結果,也只會愈加挑動西方敏感神經。

從經濟競爭到大國競賽再到兩大政治陣營之爭

「中國製造 2025」,本來只是國與國之間經濟上的競爭;但再加上十九大提出的「強國」目標「強軍夢」,就被進一步看成是大國競賽;到後來再加上修憲,那就重新按鈕啟動了《經濟學人》眼中的民主和獨裁兩大政治和意識形態陣營之爭。於是也愈來愈多西方興論在問一個問題:中國到底是西方的朋友,還是對手,又或者甚至是敵人呢?

我還記得,當初特朗普爆冷選嬴希拉里,內地不少人都為此雀躍,覺得美國由一個「傻佬」當總統,是天賜良機,讓中國可以「大國崛起」;

我又記得,特朗普訪華,臨走時賣盡口乖,內地很多人又為此自信滿滿,覺得「吃透」了這個暴發戶,只是耍了幾場皇宮秀和馬騮戲,滿足了其愛面子的性格,便可以搞定這個美國總統;

或許今天他們終於明白,當初他們實在樂觀得近乎「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世情並沒有他們想像般簡單。

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和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

鄧小平生前為中國定下「韜光養晦」的外交戰略思想,說:「我們千萬不要當頭,這是一個根本國策。這個頭我們當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夠」。到了江澤民也相信「悶聲發大財」。到了習近平,如今卻反其道而行,究竟是禍是福?

中國要「大國崛起」、「實現民族的偉大復興」,在中國人眼中自然是理所當然,但當中國大張旗鼓大肆宣傳時,卻沒有代入想像西方會如何看待和反應。我相信在十九大及修憲這兩件事之後,如今很多西方國家對中國已經大起戒心,甚至在後冷戰年代,首次重新把中國認真看成威脅。

在這風高浪急的國際大環境之下,香港未必可以像以往般獨善其身置身事外,隨時也會遭西方針對,因此,也宜格外留神,自求多福好了。

 

原刊於 2018 年 6 月 6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