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質疑踰越法律權限 陳文敏:選舉主任沒獲法例授權 決定是否信納參選人聲明

2016/8/10 — 9:20

資料圖片:陳文敏 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陳文敏 圖片來源:朝雲 攝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明報》專欄撰文,再度質疑選舉主任沒有權力,基於是否不信納參選人作出聲明的意圖或誠意,否決參選人的資格。

陳文敏提到,參選權是一項重要的基本權利,受《人權法案》的保障,法例對參選資格和程序均有明確的規定。他舉列說明,如《立法會條例》第38條列出參選資格,第39 條則列出那些類別人士喪失參選資格(如法官),第40 條列出一些程序的要求,如提交按金及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等大都是簡單和客觀的事實。

他解釋,選舉主任有權核實這些事實,如查驗參選人的身份證、居港年期、有否簽署第40 條所要求的聲明等,對那些沒有簽署有關聲明的參選人,選舉主任有權認為他們並不符合參選資格。但陳文敏認為,選管會的相關規例指出,選舉主任只可基於提名表格是否填妥或簽署而宣布提名無效,這並不包括信納作出聲明的意圖或誠意。

廣告

原因是後者涉及對法律的詮釋、搜證和對證據的裁斷:「選舉主任得解釋聲明的內容,何謂擁護基本法?如何詮釋基本法不同部分的條文?繼而他需要裁斷有關人士的意圖,他的搜證權力有多大?什麼證據可以考慮?可否傳召證人?他對聲明的內容和基本法的解釋,或是對所搜集的證據的判斷,參選人可有答辯和逐一反駁的機會?要決定聲明者的意圖,已超越核實事實而屬行使司法聆訊的權力,需要明確的法律授權。」

陳指出,選舉主任的決定,正令選管會陷於作出政治裁決以限制參選的境地。「我也不支持港獨,但光有一個良好的理由,並不足以賦予選舉主任否決參選人的資格的權力,這是法治的根基。在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和授權下,選舉主任的決定便踰越了法律的權限。」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