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賽後簡評:湯渣黑哨 ● 奶媽脫腳 ● 胡官抽鞭

2017/3/7 — 19:51

林鄭月娥、胡國興

林鄭月娥、胡國興

【文:王亞樵】

入閘賽事第一場、第一班、短途賽。

是日夜馬,晚上7點半,賽事在奶媽馬房「民主短路」主場進行,據聞入閘馬匹1號「鬍鬚」因不善跑泥漿摔角場地及明知場內滿佈陷阱,怕落場中伏影響日後長途賽事水準而臨時缺席。有指該馬房希望「觀戰及養戰」,專心應付往後的焦點賽事。

廣告

「奶媽」跑出成馬王有暗湧

2號大熱「奶媽」戰意高昂,盛傳她擁有強大馬房及龐大資源,加上阿爺「欽點」加持,故是次賽事無需「戴眼罩」掩飾其目中無人的眼神及表情。 

廣告

3號「胡官」因賽前其中一位外圍莊家「民主300+」公開表示已有共識,會集中票源投予高民望馬匹「鬍鬚」,加上老馬不擅夜間作賽,故賽情一直被看淡,視為冷門。

另一馬匹「葉劉」雖戰意十足,血統優良兼久征沙場,可惜幕後操盤人 (中央呀!!)怕其入閘後失控放甩欽點「奶媽」數十個馬位號出,故此提早落閘,無緣落場。

值得留意的是,操盤人及奶媽馬房雖一直認為剔除「葉劉」後,民意會過戶及所有投注額會過「奶媽」身上,可惜根據港大最新公布的民研計劃,「奶媽」支持度僅較上月中進行的調查微升1.7個百分點。故此能否順利過關「三穿七」成為本屆特首馬王仍存暗湧,隨時「陰溝裡翻船」。

「黑哨」湯渣裝彈弓

首場賽事縱然「三缺一」,但仍無損各界熱度,大家都期望透過電視台及網上直播,一睹馬匹的實力、狀態及風采,相信操盤人亦對奶媽首戰甚為緊張,遠在中南海也要看賽事直播。

賽事開始,一開閘即見「胡官」搶韁開腔炮轟現屆政府。在論壇早段簡介中,指自己在油麻地榕樹頭長大,看見廟街地下秩序,眼見黑社會收取5毫保護費,令他立志讀法律。如今已71歲,但仍常見社會不公義,官員專橫,但卻不會因政策失誤而問責。想不到這匹老馬,就然「搶韁」在頭段放鞭嘗試內欄領放拋開對手。「奶媽」則以熟書及主場優勢,利用自己在政府工作逾30年的資歷,質疑「胡官」鮮有踏足政界的對管治政府不認識,緊貼其後。

豈料兩隻馬開始上力轉彎時,突然殺出黑哨「湯渣」,以主持人身份在跑道裝彈弓,質疑「胡官」落場並非為嬴頭馬及言辭偏激,企圖力阻奶媽跑出。幸好「胡官」不是省油的燈,反指主持人湯渣的中間路線及身份「沒有人會相信」,前蹄發力一躍,避過場地陷阱。

奶媽跌鞭 大熱脫腳 

過彎位轉入直路,兩匹馬火力全開,「奶媽」多次以「不懂金融」、質疑對手行政經驗及經濟認識、在政府工作超過30年的熟書及好打得形象,在外側力壓「胡官」至內欄窄位,並加以抽鞭推進。被力壓的「胡官」稍為收慢避開「奶媽」陰招及後蹄,繼而催策坐騎,以「擔任過選管會主席13年,當時與政務主任(AO)級別公務員合作沒困難。」等守招頂住,待走勢持續良佳後,即使出「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曾涉獵很多職業,如酒保、教師,但從未行政經驗,指杜魯多當選因願聆聽,相反杜魯多當時的對手哈柏,即使有行政經驗卻落選。」、「香港現不需因循守舊的「技術官僚」,高官、特首愈熟悉行政,就愈膽大妄為,愈懂得繞過程序,自把自為,故認為香港現需一位心術正的特首。」等連環鞭成功突襲偷位閃出,場內場外馬迷即時響起一片掌聲及歡呼聲,「胡官」愈戰愈勇。

未知「奶媽」是否眼見被「胡官」發力爬頭,竟急就章使出「回馬鞭」,指參選前從沒人指她是「梁振英2.0」,更稱「我同梁先生分別很大,佢係男人,我係女人。」,但已被沖昏頭腦的「奶媽」可知,你這樣回應,外界即可標籤你與689兩人除性別之外,其他卻完全相同嗎? 

老馬有火 嬴兩個馬位

賽事進入最後二百米,「奶媽」一系列甩轆及背稿式招數,已猶如跌掉馬鞭,於最後2分鐘總結環節,指選舉工程和論壇令她感受很深、變得謙卑、須為下一代努力等官腔式發言,已無力回天;相反「胡官」尾段以「口講「同行」建共識,但從沒往績」,如數白欖般狂數奶媽「一舉過撥款令社福界怨聲載道」、「清拆皇后碼頭開啟年輕人不滿」、「西九故宮博物院沒諮詢,將一件「大好事」大打折扣」等劣績勁勢衝刺,至少嬴奶媽兩個馬位,在滿佈黑哨的情況下作客勝出,果然是「老馬有火」,不能小覷。

場外花絮:雖是第一場賽事,但場外火藥味不比賽場遜色。多個馬迷「團體」如社民連、人民力量等到門外示威,高舉標語大叫口號,其間社民連黃浩銘更遇上「落重飛」買奶媽的港區政協常委「寸王」何柱國,兩人隨即展開口水戰,「寸王」更突然掉頭到黃浩銘面前說:「我攞咗勳章關你咩事」。據聞不少在場馬迷表示,希望看到兩人動手過招,上演一幕「社運人士」鬥「寸王」。
 

作者自我簡介:新界居民,走訪大小村落,近年開始參與鄉郊事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