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賽馬界反送中聯署開創歷史先河

2019/6/2 — 17:40

本地賽馬資料圖片

本地賽馬資料圖片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聯署遍地開花後,有部分人批評只簽名聯署但不參與遊行是可恥的表現,亦有部分人批評指,即使參與聯署和遊行,也只是行禮如儀,不見得對大局有任何重大幫助(註一)。然而,對香港賽馬界別而言(註二),出現一份相關的聯署聲明已是破天荒的事宜(筆者翻查六四事件爆發前夕及往後重大政治事件的聯署名單,找不到任何香港賽馬界別的聯署,如有疏漏,還望指正)。

多年來,香港賽馬與維穩的關係密不可分,當中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馬照跑,舞照跳」論。事實上,「七.一」、「十.一」已成為其中兩個主要的賽馬日;若然「六.四」碰上周日,香港賽馬會自然會如常舉辦賽馬活動(的而且確,「六.四」對香港香港賽馬發展確是個重大的里程碑:「靚蝦王」於2000年6月4日勝出日本安田紀念賽,成為首匹揚威海外的香港代表賽駒,但這件事與政治沒有直接的關係。)。甚至有言論指,馬會在那些日子舉辦賽馬活動削弱了遊行集會的力量(但筆者十分質疑,即使那些日子沒有賽馬活動,入場的馬迷是否便會轉為參與遊行集會?)。

對於香港賽馬界別反送中聯署人數廖廖可數(註三),筆者完全不感到意外。首先,具影響力的華人評馬人和練馬師大多也是親建制派的,或至少對民主抱有強烈的質疑(由於這篇文章不旨在公審任何個別人士,恕筆者不公開列出所認知的名字),當中固然有既得利益的成分,但亦與賽馬活動崇優的性質不無關係。例如大眾經常對賽馬一知半解,由他們集體作決定甚有可能會誤事。又例如,馬王和大賽騎練既不一定要親民,亦不是靠一人一票選出來的。

廣告

其次,有不少從事賽馬行業的人也是求財至上的。他們未必全都旗幟鮮明硬挺權貴,但他們也不至於要明刀明槍與權貴對着幹。其實,香港賽馬業內本身也有不少不公義的事情,例如評磅員調整馬匹評分、競賽董事小組判罰均存多重標準(譬如賴維銘策騎「贏馬神器」被罰停賽十日事件)、莫振華在晨操期間意外離世揭露馬會對前線策騎人員安全保障不足事件等等,但只有小部分敢言的賽馬界別從業員和組織願意公開為此發聲(值得一提的是,即使他們願意為此發聲,也不表示他們在政治取態上是親反對派的),遑論出現大型的聯署聲援/討行動。這足證香港賽馬界別的整體作風是傾向保守的。

更何況,在直覺上,修訂《逃犯條例》對香港賽馬界別並無直接的影響。一般而言,從事賽馬行業的人都不會活躍於參與中國大陸的政治和宗教維權活動,他們被中共羅織罪名的機會看似遠比一般人低。誠然,馬會與中國大陸合作拓展賽馬業,難免有金錢上的瓜葛,但若然馬會員工嚴格按照目前的方式辦事,他們被「祭旗」的風險並不會急增。部分馬主固然擔憂通過修例後會影響自己的生意利益,但他們極其量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要他們向馬圈人士施壓反對修例更是痴人說夢話。此外,修例既不見得會影響整體的投注額,亦不會打消海外練馬師和馬主派遣賽駒來港角逐大賽的念頭。從自利的角度來看,馬圈中人在整體上實無重大的誘因去參與反送中的聯署。

廣告

不過,如撇除政治意識形態的分歧不談,筆者不見得反對派陣營的支持者必然較他們所批判的對象高尚得多。就以談論賽馬為例,他們當中也有不少人曾犯上張冠李戴、倒果為因、錯誤陳述事實的毛病。近年「賽馬與動物權益」的議題愈趨受到重視,這本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筆者曾不止一次在香港媒體閱讀到直接翻譯外媒報道而不加任何資料來源的新聞,再追查下去,更發現要不是查無相關研究,便是文章作者錯誤理解研究報告/論文的研究方法、數據和重點。另外,有些評論人縱然能夠清楚掌握應用倫理學的學理,但他們對賽馬實際運作詳情的理解實在讓人不敢恭維。難怪有些資深評馬人在社交媒體的私人帳戶中嘲諷指,黃絲/黃媒連賽馬的基本常識也未能掌握得到便學人高談闊論追求公義。

當然,有部分人可能認為,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我們理應對維權人士犯錯予以較大程度的寬容。然而,這種說法是不能成立的。維權人士的道德高地建基於他們能合理指出當權者歪曲了甚麼事實、隱瞞了甚麼真相,但若然他們所陳述的理據和指控也與事實不符,卻又要以此作為政治動員的基礎,那麼他們與其批評的對象並無明顯的分別。

無可否認,在極度特殊的情況下,撰文者稍為扭曲事實的陳述是情有可原的。例如記者披露中國大陸官員貪腐的實況時,他們為求保障線人的人身安全而刻意錯誤陳述消息的來源、在引述對方說話時略作語調上的修飾,或在處理一些關鍵的細節時刻意隱而不發。可是,在談論與賽馬相關的議題上,筆者完全看不到有任何類似的實際需要。

一言以蔽之,如果有人認為開宗明義打着曉以大義的旗號,便可不重視核對事實和邏輯推論的重要性,那麼他們與惡之間的距離,就真的相差無幾了!

註一:這個批評在一定程度上有其可取之處。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過往有些簽署譴責中共六四屠城的人已經公開轉變了立場,所以單純的簽署,並不足以反映當事人往後的取態。

註二:筆者在現實生活中尚不認識聯署發起人,過往只曾閱讀過對方數篇有關賽馬的文章。

註三:平情而論,單憑這份聯署名單,莫說可以說服港府撤回《逃犯條例》,連向香港賽馬會表達訴求,對方也很可能不屑一顧。

香港賽馬界聯署網址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聯署網址

運動愛好者聯署網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