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贈十六大字給撐警的所有人士:狗仗人勢 嗤之以鼻 飛揚跋扈 自取其辱

2017/2/24 — 15:24

【文:伍麒匡】

一場我以為只會在杜琪峯與韋家輝的電影中出現的戲碼,在2月22日終於活生生地上演了。一群手持警察牌,穿著白色衫,走上街頭,大呼「爭公義,撐七警」等口號。噢!一直以「除暴安良、維護法紀」自詡的警察,理應得到市民的敬畏。但為什麼要這麼大陣仗,舉行所謂的集會為自己挽回顏面?百思不得其解也!不過,對著一些警察及撐警人士,這十六大字,絕對送得起有餘:狗仗人勢、嗤之以鼻、飛揚跋扈、自取其辱。(我比較文雅一點,不會開口埋口就搬母親上枱贈字給人)

狗仗人勢,顧名思義,就是借著某些勢力來做壞事。警察也是公務員,薪俸福利優於其他紀律部隊,各種「武器」幾乎有齊。雨傘運動時,你們所謂的「維護治安」卻在肆無忌憚地亂棍毆打,粗暴對待示威者,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暗角打鑊,濫用私刑,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而且還用「服務社會,維護法紀」自詡,其荒謬程度堪比狗血大媽連續劇。市民對你們的期望是適當使用公權力去維護法紀,可惜這些權力只淪為讓你們腐化的手段,至今仍胡鬧地爭取公義?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廣告

令人嗤之以鼻的是,竟說自己工作辛苦,經常被市民辱罵。那我想問,雨傘運動時的新聞工作者被你們、藍絲團體辱罵時,他們也能像你們利用權力去胡作非為嗎?辛勞工作、經常被問候父母的行業,數之不盡,但他們沒你們那麼well paid,亦沒有政府的「細心呵護」。到了現在,因七警受到法律的制裁,就開著所謂集會在訴說自己的工作有多麼的辛苦,多麼的痛苦。但一個問題已能打破你們的荒謬言詞:辛苦、有壓力時就可以胡亂打人了嗎?濫用私刑時還說自己辛苦,貽笑大方。七警知法犯法,亦竟用「工作辛苦、有壓力」,「警察也是人」來包裝,以歪理連篇來迎合自己的觀點,也許是撐警的警察及其他人士的最後絕技。那種氣焰,不但飛揚跋扈,而且,很嘔心。

自取其辱還是這次撐警人的一大特色。3萬3千人的集會,一起抬舉母親。究竟是要做什麼?

廣告

當初說粗口不宜上大枱的作家,竟為警察一同問候母親之舉拍掌起揚。見警叫好的議員亦急急露面,圍爐取暖,有人還放飛機,放棄自己的選舉工程。我笑而不語。發言時說自己像猶太人被納粹德軍迫害,簡直是國際笑話,還衝出國外令以色列領事館都要發聲明批評香港警察的荒謬比㖮。「警粉」議員事後還高聲說著要為「辱警罪」提交草案。呵!警權已大到可以胡亂打人,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來曬馬,立法?亦是充分反映其丟架之態。如何構成「侮辱」這些主觀問題不但在製造灰色地帶,而且還令市民無所適從。這究竟真的是在讓市民尊敬警察嗎?不然,只是在增長市民對警察的仇恨。

可惜,不但撐警的警察在為「自己友」合理化一些歪理,而且還有一些「警粉」平民百生或專業人士在盲目跟隨,共同製造歪理污染香港。哀哉!正如區家麟先生所說,「警粉狂潮,借勢發難」,不得了,亦不禁失笑,不禁再抽一口涼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