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壁行動

2018/12/6 — 19:27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立法會 Flickr)

近日李卓人敗選及朱凱廸鄉選被 DQ,宣布港人抗赤化的運動走入最黑暗的時期。在此先說筆者的預測,再分析大勢,最後再提出一個新構思應付面前絕地。

筆者認為,2020 立法會建制派會全奪功能及直選兩組的半數。政府在「毫無置疑的民意授權下」會修改議會規則及推出一連串法律永久奪取行政立法的控制權,以及壓制在野力量的反對方式。非建制陣營在制度內抗爭的力量正式滅亡。如果再戲劇性推論,非建制力量只剩下暴力抗爭一條不歸路。

正因為此,所以筆者認為需要在距離下屆立法會選舉前仍有時間勾畫局勢,令有識之士可以思考對策,避免災難性的結果。

廣告

筆者分析的方法,是一概用的方式:不問立場對錯,只看互動關係的必然成因與結果。我認為只有這個方法才能化解矛盾,尋求共識。

先說上屆立法會選舉,非建制及建制的得票比例大約是 6:4 之比。但非建制陣營當中,有大約一成上下的選民可以說是「本土青年派」,筆者很概括將他們定性為傳統泛民以外的非建制選民。這個比例細節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他們是非建制派的決定性一員。缺少他們,建制即使不是穩贏,這之間的差距必然很小,泛民沒有任何出錯的空間。

廣告

之後,我們要探討「本土青年派」的特性。他們無論主張如何,歸根究底是對傳統泛民不滿而衍生(也可以說是分裂)出來的非建制力量。這一點重要在,他們因為與泛民排斥而立,在建立自己一套論述,也就是解釋自己的存在過程中,必然更強調自己與泛民的分歧。客觀效果必然是造成兩派之間的磨擦及敵視。

反之,傳統泛民也不可能在太多的政策取態中與本土青年派完全兼容,因為他們的核心選民事實上比本土派支持者多。路線與本土派過份接近反而失去自己原來的支持者。

本來非建制派分裂,拉闊政治光譜,能吸引更多人出來投票制衡建制。事實上,由 2012 至 2016 年間,非建制的得票率的確壯大了。在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下,這轉化成非建制得到更多的議席,在制度內的力量大增。

但建制派看中非建制力量合則強不合則弱的缺點,而且泛民與本土青年派互相之間的排他性極強。建制派如何才可以利用這點,打破地區直選的六四必敗之比?

答案當然是靠 DQ。

DQ 之惡,相信不再需要覆述。而且朱凱廸完美示範,龍門可以不斷移動,目的凌駕程序。終極目標,是令本土青年派所有下屆立法會選舉的潛在候選人入閘有效性全部成疑,令欠缺經驗的年青人無法部署。

接著,就是有「CY 完美版」的林鄭月娥粉墨登場。她之所謂是完美版,因她表面尊重程序,卻無視公義。同時所謂撥亂歸正的小動作很多,政策也貼地而且執行力強,卻沒有梁振英的惡型惡相及眼高手低,愚民能力一流,令中間選民被溫水煮得很窩心,少了出來投票的誘因。如是者,下屆立法會選舉,本土一盤散沙無以為繼,泛民孤掌難鳴,六成少下少下,就算撇開陰謀論中的「𠝹票」,非建制派幾可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至於會否今屆立法會 DQ 朱凱廸,建制派反而不大介意。反正兩年後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也不爭這一年多的朝夕,以免激起民憤。到時名正言順,挾民意得天下,古今中外都不得插嘴。

說到這裡,前面是懸崖。如果非建制派依然無新策略應對,香港民主化力量勢必車毀人亡。所以筆者拋磚引玉,希望在此先獻九流屎坑橋,激發社會討論,從中尋找出路。

筆者前面花了大段篇幅討論泛民與本土青年派的分歧,無非是希望帶出,大家的表現都是形勢所為,逆地而處的話,就應該明白大家可以相距但不需要凡事作對。看透這點才可以有合作的空間。

而合作的方式,就是筆者建議的「混合名單,赤壁一戰」— 可稱之為「赤壁行動」。

首先雙方要明白,大家就如三國時期的劉備及孫權勢力,面對曹魏一面倒的力量進犯,大家面對的是個共存亡的絕地。多一個少一個議席,如果不能奪回關鍵少數,將會毫無意思。泛民作為非建制力量的中流砥柱,有責任主動伸出橄欖枝。

筆者認為,下屆泛民內有好幾位資深議員已到臨界之齡:勉強選下去也可,但也適合交棒。他們分別是民主黨的涂謹申,公民黨的郭家麒,工黨的張超雄,議會陣線的毛孟靜以及梁國雄。說他們五位,未必最德高望重,但肯定涵蓋整個泛民的光譜,也有一定威望。

筆者的建議是,由這五人,在五區各自為一名本土青年派的候選人抬轎,放在名單的末席。

筆者不相信到時本土青年派,其實還能派出任何具知名度的人參選,而他們派出什麼人,既不會被 DQ,又能爭取到選票,到議會内亦能發揮作用 — 這個是本土年青派到達「而立之年」要思考的問題。

這個方法,按以下沙盤推演,有幾個可能性:

(1) 名單起碼有一位本土青年派候選人能出選的話,該張名單的泛民候選人會盡力為名單拉票。傳統泛民選民當中有部份其實願意給予年青人一個機會,在選民有智慧地配票下,這張名單應該有望當選;

(2) 如果名單上所有本土青年派候選人全部被 DQ 的話,其候選人就應該無懸念為該名單上剩餘的泛民候選人拉票,好讓非建制有足夠的候選人進入議會,延長抗爭;

(3) 假如一張名單,連泛民候選人都全部被 DQ,那麼該名單的候選人應該呼籲支持者集中投該名單泛民候選人同黨派的泛民票 — 例如涂謹申被 DQ 的話該區青年派全投民主黨的票,郭家麒被 DQ 就投該區的公民黨等。目的是一鼓作氣,讓該票可取兩席,守住議會内抗爭的力量。

泛民政黨在五區公投一役中,證明如果計劃可取,他們不介意凝聚力量一起行動。五區公投的敗筆是,計劃由面世到執行時間太長,建制有充足時間應付。但「赤壁行動」可在暗地裏進行,到報名參選最後一刻才面世。建制欠缺時間對應,而且非建制派可以看著建制派的行動來出棋,贏面大增。
泛民政黨伸出橄欖枝後,就輪到本土青年派自己出棋。接受與否,出什麼人,内部能否團結達成共識,之後如何執行等,要看他們自己的修為。再延申開去的問題,其實都是一些執行上的細節,可以討論。

「赤壁行動」不是一個完美方案,成功之後亦不會對建制派造成致命性的打擊。但非建制力量可獲多四年時間喘氣重整旗鼓,年青人可多四年磨練自己,筆者認為非常值得。

如今距離 2020 年立法會大選只餘兩年不到的時間。朱凱廸已經流了第一滴血。非建制的朋友,你們做好拼死一戰的準備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