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入窮巷的本土思潮

2017/6/9 — 12:5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發表聲明,呼籲大家以本土關懷為重,必須跟八九民運切割。此議一出,不僅校友及公眾譁然,其偏頗狹隘,正盡顯如此的本土思想注定走入窮途。

這個聲明譁眾取罵,不但由於出言不遜,邏輯不通,更是通篇充斥着排斥、對立和敵意。同一個香港、同一段歷史,竟然可以不斷切割,然後宣稱把本土關懷局限於眼前的問題,才能為香港找到出路。

因此之故,在他們眼中,香港本土運動發展是唯一焦點,其他都是多餘的事,可以不理。八九六四與我何干?二十八年前的舊事,二千公里外的屠殺,上一代人的政治憧憬,老一輩的民族情懷,都與本土社會運動毫不相關,他們這代人的政治啟蒙只源自雨傘運動和魚蛋革命,因此必須心無旁鶩,堅壁清野,把八九六四和悼念活動統統送進歷史的垃圾房。

廣告

這番說話,就算代表全部25歲以下一代的心聲,也僅佔香港人口五分之一,不能蓋過全港的想法。更不要說,發聲明的中大學生也自知自己屬於少數派,根本欠缺代表性。

更重要的是,本土意識須建基於社群中人的共同想像和價值,當你強調雨傘運動對年青一代的啟航作用,其實不必排斥八九民運對上一輩人的政治啟蒙。不同年代當有不同的政治遭遇,重要的是不同遭遇都同樣塑造出香港人的獨特身份,凝聚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以至利益的熱誠和力量。其實,不管年少、年長,要的是互相連結,互相支持,而不是割裂、排斥。

廣告

同樣,狹隘的本土情懷,除割裂世代,亦割裂歷史。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在於有其獨特的歷史發展軌跡。歷史事件固然是本地社群想像和身份的一部份,港人參與歷史從而喚醒良知,突顯香港的核心價值,亦同樣已經成為歷史。八九民運當年,正是香港民間群眾運動的元年。自此之後,大規模和平抗爭行動此起彼落,世代相傳,也逐漸形成港人敢於挺身而出捍衛公義的身份認同標記。

歷史有始終有因果,若說八九民運已完成歷史任務,只要果不求因,而當效用不再便可一概撇除的話,那麼,除了割裂歷史,也等同消除不少人社會抗爭的集體記憶和思想資源。這種與當權者合流的想法,不僅橫蠻霸道更且自作小人,肯定不會成功。

也許中大學生會確實害怕八九民運霸佔港人記憶,有礙形成本土議程。但有誰不明白,八九民運以及港人參與其中的歷史,確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重要部份,卻又不至沉醉於悼念六四,緬懷民運,而忘掉眼前中港矛盾和社會紛爭。

奇怪的是,支聯會一面被批評悼念活動行禮如儀,只懂年年叫口號,對“建設民主中國”無處着力,但每年一度的六四悼念活動,又被指責強大得霸佔了港人記憶,彷彿單是一個燭光晚會已吞噬了港人的思想空間,使他們無法聚焦和投入本土運動。勢不兩立下,只有從記憶中鏟除民運歷史,才能安置本土的關懷。

可以說,中大學生會的本土想法,是通過割斷世代、割斷歷史、割斷記憶而形成。他們的假設是,八九民運的港人經歷不是香港歷史,不能世代相通,無助形成社群,甚至會擠走大家對本土議程的關注。但正如上述,這些想法不但妄顧事實,思想混雜,更且製造分端,當堅持悼念六四的港人都被視為仇敵,本地社群的信念、團結和力量,只會不斷削弱。

不過,這些只懂吹噓本土至上,卻無視歷史事實,不顧社群取向,兼且行動綱領空空如也的學生領袖,也不能說毫無貢獻,就憑他們的清楚示範,足已說明這樣下去的本土思潮,只能是越走越窄的一條死路。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