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我香港之路,守護香港精神

2019/8/24 — 17:52

8 月 23 日晚上,市民於深水埗手牽手連成「香港之路」。

8 月 23 日晚上,市民於深水埗手牽手連成「香港之路」。

一九年夏天,香港人告別功利與走精面特色,用不屈意志尋公道,持續與極權政府對抗,給「香港精神」賦予刻骨銘心的內容。

昨夜「香港之路」人鏈,橫跨港九新界,獅子山山脊也被電筒照亮,成為反送中抗爭一個動人時刻。世界各地人民被打動,中國官方媒體卻一如以往,再扣港獨帽子,指人鏈乃不歸路。

無疑「香港之路」的意念來自「波羅的海之路」,但二者相隔三十載,國際政治環境和脈絡大不相同,只因歷史淵源,便馮京作馬涼,強加「港獨」於黑衣人身上,試問有血性的香港人怎會服氣?事實上,這種屈人招數,中共用慣用熟,連藝人在社交網呼籲香港人登記做選民,也被誣衊為鼓吹港獨。把追求民主和爭取港獨劃上等號,以為指鹿為馬有阻嚇和分化作用,最終只會令港人麻木,造成反效果。

廣告

不論「挑戰國家主權」、「外國勢力傀儡」、「顏色革命的特徵」,抑或「恐怖主義的苗頭」,都是具陰謀論色彩的統戰術語,配合扣帽子的毒招,以「民族大義」區分敵我,團結大多數(中國人),孤立一小撮(香港人) 。所有令人民對政權不滿的真正/深層原因都擱在一邊,維護國家統一和強大有凌駕性,不服從這種鬥爭思維者,皆民族敵人,要被清算。自 689 上台後,西環高度介入香港事務,這種以鬥爭為主軸的治港攻略,便開始猖獗。一面任自己友私相授受,DQ 這 DQ 那,一面不斷製造敵人,把社會問題推到其身上,再大力打壓,套取本來不會有的「政績」。感絕望的苦主越來越多,政權的道德欠債越積越重。到林鄭做了特首,弄出個大頭佛,仍未改弦更張,甚至變本加厲(最新例子是港鐡停駛,拒絕向包括示威者在內的巿民提供正常服務。這是繼國泰炒人事件後,香港的文明體系再一次受破壞 — 原本一個人的政治立場不會影響其職場待遇,亦不會導致其失去社會提供的方便,現在沒有保證了)。

香港人最不能接受的便是中共把這種治術全方位套用到香港社會各層面之上。

廣告

學者鄧鍵一、袁瑋熙、李立峯團隊在 6 月 9 日大遊行當日做過問卷調查,自稱「溫和民主派」及「無政治取向」的受訪者高達 61%,遠越過「本土派」及「自決派」的 15% 及 11%;學者李峻嶸、馮志強團隊 8 月 5 日下午於金鐘、旺角和沙田三地向參與罷工集會的市民做問卷調查,選擇「溫和民主派」的回應佔 61.54%,而開宗明義選擇「港獨派」的則只有 2.29%。兩個調查皆顯示,示威群眾當中,接受一國兩制的民主派支持者佔多數,沒理由因一句口號或一個抗爭行動就上綱上線,判定運動「變質」。換言之,以西環為首的治港集團,並非以求真的態度正視管治問題,盼能對症下藥,解決市民所面對的苦況。相反,是以國內維穩方式,針對做出頭鳥的苦主,誇大少數人激進行為的傷害,合理化自己的重手打壓,殺雞儆猴,嚇唬大多數比較怕事和軟弱的人。社會在白色恐怖下得以維持所謂正常秩序,既得利益者繼續安享太平(譬如說,做官的繼續做官,那些在外國生活的官富二代,駕法拉利出巡去撐警又可以威,又可以愛國,窮L連愛國也不夠資格)。

不滿政府者是國家的敵人,不容許爭取自己的權益,要用盡方法撲殺 — 這種中共的管治之道,與香港奉行多時、深信政府替市民服務、該受持份者監察和批評的現代文明社會思想,相差十萬八千里。反送中至今,有識之士的訴求很清楚,便是要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深究下去,還有錯綜複雜的深層次問題。這些問題,除了政經結構的不公義,也包括制度背後價值信仰的巨大差距。一方要政府鐵腕管治萬無一失,一方要政權接受文明社會要求的管束和變革(這其實公認對要實現強國夢的習近平也最有利),兩種對一國兩制的想象,不可能並存。這是在眾所周知的訴求底下,潛藏著的一重中港矛盾。

香港人重視規章和法治精神,黑白要分清,擇善固執,不會任大權在握者胡來。可是,官商鄉黑的勢力過去幾年大幅度敗壞香港人引以自豪的價值觀和生活規範,去到兩制瀕臨瓦解的地步。林鄭強推送中條例,意外點著藥引,引爆積聚多時的民怨炸彈。積弱的民間力量,得以超乎尋常的力度反擊。所謂「因果由國」,大概是這意思吧。總之,香港之路,只是要取回香港人應該有的東西。但願香港精神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