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5/1 - 18:25

走進歷史.觸摸五四

1919 年 5 月 4 日,北京十三所學校的三千多名學生,集會於北京天安門。

1919 年 5 月 4 日,北京十三所學校的三千多名學生,集會於北京天安門。

「五四」百週年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呼籲「聽黨話」、「跟黨走」,是新時代青年的必走之路。實際上,無論新文化及五四運動,強調「民主」與「科學」,要求「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然而事件卻不斷被扭曲、改寫,作為學習文科的教師,即使文化水平不高,亦要嘗試介紹當年歷史,讓學子明瞭真相。

德先生和賽先生

自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即使建立共和,普遍中國人民仍是守舊迷信、抱殘守闕。為了進行思想改革,啟蒙去昏,遂有民初的新文化運動。其中所謂「德先生」(Democracy)及「賽先生」(Science),即呼籲民主及科學,前者針對中國長期進行帝制,後者解救國人的愚昧迷信。當時的學者、作家及其他文化界人士,通過不同類型的改革,務求建設民主及科學的中國。

廣告

《新青年》第二卷第一號封面

《新青年》第二卷第一號封面

一九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魯迅《藥》在五四運動前夕脫稿。小說中,華老栓象徵中國人愚昧無知、盲目迷信,竟然相信人血饅頭可以治病,最終導致兒子一命嗚呼;另一主角夏瑜象徵革命民主先驅(角色原型為秋瑾),高舉「這大清的天下是我們大家的」,認為中國屬於每一位中國人,卻得不到普羅大眾的接納,被國民視為大逆不道,最終作者認為以紅白花圈寄託革命才是推行民主及科學的必行之路。

魯迅,具有深厚的文化根基,卻對中國傳統的劣性有深刻的批評

魯迅,具有深厚的文化根基,卻對中國傳統的劣性有深刻的批評

一九一九年的五四學運

自一八四零年「鴉片戰爭」開始,中國差不多逢戰必敗,各國在中國圈畫勢力範圍,其中德國強佔中國山東權益,直至一九一九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為了決定德國作為戰敗國的命運,戰勝國舉行了「巴黎和會」。雖然,中國屬於戰勝國,但長期積弱,所謂「弱國無外交」,英、法、俄等國看不起中國,決定將原屬於德國的權益,轉移給日本,當中包括中國山東主權。消息一出,中國全城震怒,認為世界列強無視中國主權,中國外交代表斷送山東主權。

一九一九年.巴黎和會

一九一九年.巴黎和會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京各大院校學生共三千多人齊集天安門,直呼「外爭國權,內除國賊」,要求中國外交代表拒絕在「巴黎和會」和約上簽字,並即時收回中國山東主權。遊行期間,隊伍途經中國駐日公使曹汝霖的官邸,學生在盛怒之下登門卻無法捉拿曹汝霖,卻毒打了登門造訪的章宗祥,最後火燒趙家樓,揚長而去。

當年,北京學生「火燒趙家樓」、「痛毆章宗祥」的事件,今日似乎逐漸被人淡忘。學生遊行隊伍曾經遇上數百軍警,阻止他們前往趙家樓,當學生高呼愛國旗幟之後,軍警亦只有放行。直至趙家樓被燒,軍警逮捕學生代表 32 人,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為營救學生,發動全國罷市,迫使總統徐世昌罷免章宗祥、曹汝霖及陸徵祥等親日官員,釋放學生,並囑託「寬厚待之」。由於群情洶湧,中國代表最終沒有在「巴黎和會」上簽字。

扭曲五四的用意

當年五四運動的呼聲,正是政權避免倡導的精神。當局會容讓學生集結示威嗎?今日武警會被民眾說服放行示威嗎?毆打官員毋須被判無期徒刑嗎?大學校長會站出來營救學生嗎?全國上下會被學生感動進行罷市罷課嗎?學生運動會影響中國政府的內外國策嗎?二零一九年的今天,恐怕沒有奇蹟降臨了。上一次的奇蹟,已經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了。

五四運動與香港似乎沒有意義,但「內除國(港)賊」、爭取民主,仍是中港人士的共同訴求。現今的政治爭議,已非純粹的政見差異,放眼基建、醫療、土地及人口政策,幾乎已經是正義與私利、光明與黑暗的對決。現今學子厭棄中國,設若還原中國值得高舉的人文精神,不僅可以倡導正史,而且對於培養香港學生的人文及公民精神,必有積極的作用。